我的“块规”情结
蓬铁权
 

  块规(Gauge Block),又叫量块,是最精密的量具,被称为量具之王。

  我的一生与块规有不解之缘,说来话长,还得从头说起。

  还是在北京四中读高中的时候,我常看一本苏联杂志《知识就是力量》。有一次看到一篇文章叫《精密度的钥匙》,说的是苏联工程师谢苗诺夫如何冥思苦想,创造发明了一种神奇的研磨机,制造出苏联自己国产的块规。从这篇文章里我有生第一次听到“块规”这个词。知道块规是人类生产、生活中长度计量能够统一的基准工具,是社会化生产实现互换性的保证。由于精度极高很难制造,当时仅有德、美等4-5个国家能够生产,工艺方法严格保密。谢苗诺夫的发明打破了西方人的垄断,为国家建立了功勋。这篇文章的全新概念和神乎其神的描写给了我难忘的印象,但对我,一个中学生来说仅仅是长了一点知识,记住了谢苗诺夫和块规。

  后来,我上了大学,学的是“机床和工具制造”。再后来,我考上了研究生,研究课题是“超精密加工工艺”。当时清华大学对研究生的要求是: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真刀真枪解决生产实际问题。63年,在导师的指导下,我走出校门准备到昆明机床厂、上海油泵油嘴厂和哈尔滨量具刃具厂去了解已备选的工艺问题。

  三月,春寒乍暖,我首先北上来到著名的哈尔滨量具刃具厂。美丽的厂房、整洁的环境、井然的车间、热情的师傅都给了我很好的第一印象。而当我亲眼看到了那4台崭新的原装的谢苗诺夫研磨机(已称3894型)时,真是惊呆了。啊!这就是谢苗诺夫!这就是块规!那一个上午我竟没离开恒温的精研车间一分一秒。师傅们去“放风”15分钟,我仍然在“谢苗诺夫”身边里外端详。在那里,我又看到各种尺寸的块规,每块的二个测量面光洁如镜,相互研合可以组成上万个尺寸值,真是奥妙……。第二天,第三天,我一连“蹲”了10天。从头到尾把块规的每一序都看了一遍,对至关重要的五道研磨工艺更是虚怀若谷,悉心考察。我感叹苏联老大哥的无私,也佩服“哈量”技术人员和工人师傅能独立掌握这套工艺,成批生产出了块规。车间领导和职工给了我热情的指导和帮助。我了解到当时“哈量”还不能生产作为计量最高基准的0级块规,主要是光洁度达不到要求。致使我国还需进口高等级的块规作为国家计量基准。厂里正在组织力量准备攻关。当我在厂长办公室受到杨安平厂长接见时,心情特别紧张和激动。他曾是清华大学“老干部培训班”的班长,是机械部来厂下放交流的局级干部。他对我讲了块规升级攻关的重大意义。他说已经跟清华校方打了招呼,欢迎我来“助阵”。我紧张是因为任务艰巨,我激动是因为受宠若惊。

  回校汇报以后,系里和导师都说:干吧,别无选择!昆明和上海就不要去了。

  ??? 这以后的两年,我就来往于北京-哈尔滨之间。厂里组成了干部、工人和技术人员的“三结合”小组,成员六人。我在厂里和大家天天工作在一起,提方案,作设计,搞试验,测数据。在学校,我把带回的样品在实验室里做模拟试验,在电子显微镜下观察分析微观机理,到图书馆查找相关资料;访问国家计量院、机械部情报所等相关单位了解情况,搜集情报。经过不懈的努力,破除迷信,解放思想,通过理论分析和实践验证,我们得出结论:现行的苏联块规加工工艺的研磨轨迹先天不足和研磨平板材质不理想是阻碍块规产品质量的关键。为此,我们在这两方面下功夫:精研工序摒弃了谢苗诺夫研磨机,另辟新路;精研平板按新要求配制。终于,在工厂十周年诞辰的前夕,我们围着刘凤祥、刘锡政师傅操作的新研磨机,看到研磨出来的块规,表面光洁度大大提高了,黑亮黑亮的,以前从没见到过。这正是我们梦寐以求的结果,我预感成功的时刻就要到来。送检后片刻,检查员王凤跑过来告诉大家:全面达到0级标准!

  我们胜利了!的的确确这是学校和工厂相结合的胜利;是干部、工人和技术人员三结合的胜利!

  怀着喜悦的心情回到学校,我用心写完了研究生论文《0级块规的研究与制造》,经答辩通过并受到学校和老师的重视和表扬,还让我在全校研究生大会上作了心得体会的报告。不久,系主任找我说:“‘哈量’希望你毕业后去厂里工作,你有什么意见?”我说:“0级块规已经干出来了,我还去做什么?”他说:“人家还不满足,还要干更高级的块规。”我无话可说,因为当时毕业生的信条是:祖国的需要就是我们的志愿。何况我对“哈量”还有那么好的印象,在“哈量”还有那么多的朋友呢!更欣慰的是爱人王美娜给我支持,临别前我们还特意到王府井东来顺涮了一次羊肉为我饯行。

  63年11月25日晨,我走出白雪皑皑的哈尔滨火车站,扛着行李乘1线电车来到“哈量”正式报到,住进独身宿舍十几个人的大房间。

  到厂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参加组织新产品鉴定会,0级块规是新产品之一。部、省、市及有关单位都派领导和专家前来评审。会上对0级块规的新工艺和产品质量予以肯定,对0级块规的诞生给了很高的评价。国家计量院和军工系统计量权威部门-304所都决定用 “哈量”的0级块规替代德国“蔡司”(Zeiss)块规作为国家长度计量的传递最高基准,实现了计量基准的国产化。国家科委把这一项目确定为建国以来重大的科技成果之一。《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都在《我国自力更生培养研究生取得成果》的新闻中,报道了研制0级块规的事迹。

  我进厂的第一个单位是新组建的科研科,是厂里最小的单位,仅有八人。但藏龙卧虎,包括建厂的元勋、超八级技师、留苏和赴苏联实习的大员,是杨厂长“钦定” 的单位。我的工作任务是:与车间配合,完善与提高块规的新工艺。这样,在一个新的目标下我以“自家人”的身份,与曾经共同战斗过两年的“老战友”继续战斗。

  但是好景不长,“文化大革命”爆发了。杨厂长调走了,康书记和大批干部挨斗了,科研科取消了,我也被下放到车间三班倒站床子劳动了。因为出身不好,与外宾谈项目被拒之门外,车间评上“先进”也被厂“革委会”拿下。大约两年的时间,我埋头于块规的研磨机床操作,增长了实践经验,培养了动手能力。

  乌云渐渐散去。老干部恢复了工作,康书记复出当了厂长。原本“哈量”就是文化和科技素质很高的工厂,建厂时的骨干都是从全国选调来的精英。因此崇尚技术,追求一流的传统很快得以恢复。块规的升级换代又被工厂定为重要的攻关项目,攻关小组也重新组织起来。任务是:巩固成果,改善条件,建立全新的块规生产线,提高0级块规的出产率并生产00级块规。

  什么是00级块规,为什么要生产00级块规呢?

  由于计量体制的不同,欧美和中苏阵营的国家在长度计量基准-块规的使用方式上是不同的。中苏块规最高等级是0级,“使用”其计量部门测定出的尺寸值;而欧美最高等级是00级,“使用” 其出厂标定的尺寸值。我厂不满足于为国内供货,要向欧美出口就要生产00级块规。而0级和00级是怎样的精度概念呢?仅以10毫米以下块规的“中心长度”为例,0级的精度误差值为正负0.07μ,相当于一根头发丝直径的千分之一,而00级块规是正负0.05μ,这已是现今计量精度的极限。

  目标高任务艰巨,但没有退路。 工厂和车间领导全力支持我们的工作。要到外地出差,工厂从不阻拦;要制造和改进零部件,车间成立革新组负责加工。厂里有关部门领导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我分工设计新的研磨机。在设计过程中,我把图纸挂在车间墙上,让师傅们了解并提出意见。几经修改,最终确定设计方案,我日夜兼程完成了研磨机的全套图纸,投入机修车间制造。其间,我还到汉中、北京和长春研制了新的研磨盘。

  81年4月,在娄礼明厂长的主持下,经改造扩建的新块规车间完工了,12台新研磨机投入使用。至此,一条“哈量”独创的块规生产线才算真正建立起来。

  然而,好事多磨。当新车间启用,新机床开动起来,却干不出一件合格的产品来。一个月、二个月,眼看就过了一个季度,一直研不出合格的光洁度!难住了车间,惊动了工厂,也吓得我们出冷汗。那真是难熬的日子,工作陷入了困境。好在厂里没有责难,车间还在鼓励,我们几个也没有泄气。我分析了自己设计的机床,查验了新研磨盘的硬度和金相,确认没有技术问题。这样,大家取得共识:新机床要有一个操作熟悉的过程,新研磨盘也要有一个磨合周期。坚定了信心并设法尽量缩短这个过程和周期。

  果然,刘师傅的机床率先出“活”了!接着处处开花结果,新的生产线产量逐渐上升,0级块规比例提高,00级随之诞生。在那一年国庆节前夕,为美国“联邦”(Federal) 牌带商标生产的29套(盒)00级块规按期交货。实现了高等级块规的批量出口。

  我们的成果引起国内外的重视。中国机械设备进出口公司准备向罗马尼亚出口“哈量”的块规工艺和设备,可以赚到数额可观的外汇。被机械部机床局梁训暄局长断然否决。他几次在公开场合大讲:块规技术,国之珍宝,Know how精髓,绝不出卖。

  82年3月我被任命为块规车间主任。

  83年春,“哈量”块规获国家产品质量金牌奖。刘承濂厂长带我到北京领奖,归来时在火车站受到职工敲锣打鼓的欢迎。当天哈尔滨日报头版发了消息,并刊登了产品照片。

  85年初,我被任命为哈尔滨量具刃具厂厂长。

  这就是我的块规情结。块规给我磨炼,给我喜悦,给我无尽的回味。请理解我在本文里使用“块规”这个老名称,而没使用后来改称的“量块”。因为这两个字对我太熟悉,太习惯,也太牵动我的情感和神经了。

  

蓬铁权 于波士顿


攻关现场(右2为蓬铁权)

 (本文是厂50年庆写的,登于厂报,厂刊和<清华校友通讯>52期上)   

 

 


 
 
相关链接:老校友蓬铁权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