扩展道路,建于1929年的老校门拆了,校友心中难免有些伤感……
  今后,能见证四中近百年沧桑的,可能唯有车库墙边的一株老银杏了,若说是“硕果仅存”,也不确切,因为也已经病得不轻,“硕果”是名不副实了,未知还能“仅存”几年?
   然而,古老的北京四中必将青春永驻,四中学子将依然高歌猛进,踏歌前行。
 

 
    
以下转载校友在网上留言二则:对老校门的记念

 
 

<其一> 作者:臧充之 - 北京四中2001届毕业生

  北京四中的老校门拆了。

  在校友会的网站上看到由于道路拓宽要拆除老校门的消息,心里咯噔一下。于是在一个阴霾的午后,我赶到了西什库大街,为了再看一眼那座历经风雨的老校门。可眼前却已是碎石瓦砾,尘土飞扬。昔日的建筑物已被一面粗糙的砖墙取而代之。
  校园里一片静寂,甚至带着一点凄凉的静寂……

  从校史中得知,这座校门建成于1929年,六个生肖轮回的历史,也算是文物了吧。上个世纪80年代全面兴建新校园时,老校门是唯一被保存下来的老建筑,在一座座现代化的楼房前独显出一种凝重的文化氛围。

  但老校门似乎是被忽视了,特别是在校园里的一角建起那座新的“克隆门”之后。好像已多年没有修缮,以至于看上去比它实际上还更显得古老,显得沧桑。

  记忆中第一次从老校门进入四中,是在中考体育加试的那天。当时骄阳下的拚搏如愿换来了我属于这里一员的骄傲。在这片沃土上摸爬滚打的三年,竟是这样的转瞬即逝。在离开这里仅几个月后的今天看到这面目全非的景象,心情怎会平静?

  曾听一位老校友说,他们当时生活的老校园中的老建筑除了校门已全部拆除了,而现在四中的校园景象已不能勾起他们对中学时代的回忆了。当时我还并不完全理解他的想法——新的校园应该更美啊。而今,看到那座暗灰色的新楼拔地而起的时候,我却觉得它与我们四中的校园是那样的格格不入。忽然间我明白了,它是那样的不能让我接受,不仅仅是因为它破坏了四中校园的整体建筑风格,而是因为四中的校园在我的心中经历了三年的凝聚已经定格在2001年盛夏的那一刻了。她即使算不上完美,也像走过的三年时光一样,已经是不能改变的了。

  不,我不是守旧,更不是裹足不前,拒绝发展。发展是无法拒绝的。就像电视里在一遍遍讲述的90多岁的老奶奶与老伴亲手种下、陪伴她80多年的老枣树的故事,老房子拆掉,要盖新楼,
  是为了发展,为了更好的生活,谁也拦不住。而对于人,在发展的喜悦背后,又难免有这样挽留不住逝去的往事旧物的伤感。
四中及其周边的环境在这个时代大潮中当然也要不断的变化,不停的发展。我不想在提对文物的忽视和对整体建筑风格的破坏这些问题。可如果若干年之后的某天当我再回到这里时发现现在
  那些由洁白的六边形构成的漂亮的教学楼、科技楼、图书馆也不复存在了时,将会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很难想象。
或许记忆中的事物是注定只能存留在回忆中。就像回忆不尽的四中课堂,即使今天让我们全班50余名同学一个都不少地再次齐聚在走廊尽头六边形的“高三1班”教室里,高中时课堂上的那种感觉也是不可能再找回来了。
  青山当不住,毕竟东流去。
  而现实的改变不会抹煞回忆的美好,因为我把她珍藏在心中。我们仍然要积极地大步走着今天的路。对周围环境的变化,我只有微笑地去看;对母校的未来,也只有默默的祝福。留在我心中的,永远是最美的北京四中。

  2002年2月11日(除夕)夜

 
 
 
 

 

<其二>
作者:hzhanzhun 时间:2002.02.14 01:07


  老校门是四中的一个标志,至少我这样认为。最早看到这老校门,是在初一的开学前。那时,心中便有了一个梦,一个四中的梦。

  中考体育的时候,从那里走进了四中,走进了那个还是煤渣跑道的操场。梦圆了,四中也就变得真切了。从前每周一次的“约会”不再,变成了三年朝夕的“亲密接触”。甚至后面的两年,与家倒是每周地“约会”。

  四中留给我的记忆太多,有人,有事,也有景。人,已经不是当初的人;事,已经成了历史。只有这景物尚存,本以为可作为见证,现下却也仅存于图片了。很后悔,为什么没有在老校门前面留影。

  四中也走过九十五载的春秋了,留下了一串辉煌的足迹。我们,便是一个金色的脚印。校园里面真正的“古物”,或许只有老校门和老校长室了。老校长室修缮得太好了,看起来没有一点沧桑的感觉。倒是老校门,不知什么原因,疏于修缮,或许它被拆掉的结局是早已注定的。它肩头长了草,更显得破败,但就是这破败,给人太多的沉思。历史是无情的,老校门却有情,一代代的四中人将自己的感情熔铸在老校门。它承受了太过的感情,才会如此沧桑。正所谓“天若有情天亦老”。

  我们离开了,老校门也没有了。四中在发展,四中的历史已经交给那些孩子们去写了。当初,我们拿过接力棒的时候并没有太过感悟,或许只有对自己成功的欣喜。但是当我们送出这接力棒的时候,心中又是怎样的苦涩?虽然不舍,却也无法改变。既然四中已经成为我们的历史,我们也就只能成为四中的历史了。我们离开了四中,留下了什么?不知道,或许很多,或许全无。

  新的教学楼拔地而起,虽然在我们的眼中并不那么美丽。甚至建设的噪声,曾经让我们在燥热的夏夜难以入睡。但它终究是立在那里了。有人说,那新楼没有四中的风格,心中暗自点头。老校门拆掉了,有人说,四中的风格被破坏了,我也无法否认。但有时候会想,其实这些都不重要。外在的东西终究是表象,四中的“勤奋、严谨、民主、开拓”是一届届四中学生打拼出来的风格,是四中的真正的风格。虽然我们在四中的生活只有区区三年,但我们承载了这种精神整整三年,感悟了这精神整整三年!我们从学长那里学习它们、理解它们,用自己的行动实践它们、诠释他们,最后,在我们要离开四中的时候,将这八个字送给了还在四中奋斗的孩子们。

  其实老校门也好,六角的风格也好,多少是一种象征,象征着特立独行的性格。很多人喜欢将自己淹没在普通人的海洋之中,那他就不可能杰出。四中的优秀,就在于她能够“苏世独立,横而不流”。这是我所欣赏的,也是我性格完善的目标。无可否认,这是一个浮躁的社会,每个人都沾染上了浮躁的气息,四中也不能例外。或许老校门就是历史和传统的象征,就是这浮躁社会中甘于清贫、甘于无闻的一种象征。现在它不见了,不知道这样的风格会不会随它而去。希望不会的。

  我们曾经的教室里,坐着另外一群孩子,他们正在为高考而奋斗。天气就要变暖了,他们也要开始冲刺了。在他们的楼下,是更小的孩子们,他们在四中最快乐、最活跃的一段时光马上就要到来了。再向下,就是刚刚走进四中不过半年的孩子们了,他们或许已经开始领悟“勤奋、严谨、民主、开拓”的含义了。最下面,便是我们的老师了。这些可爱的老师,梦中仿佛还听着他们的课,醒来却发现,一切都不见了。但是最难忘的,还是同窗三年的同学和朋友,同学是可以分清班级的,但是朋友却是没有间隔的。是无数同学和朋友给了鼓励,给了我信心,给了我现在最美丽的回忆。每每想到这一切,便怀念曾经的四中,曾经的生活。

  清楚地记得一个朋友,也曾是我们的同学说过,“我是一个怀旧的人,如果那‘旧’的确值得怀念”。我对于四中,对于那老校门,也是有同样的感受的。我们深切地感受了四中的发展,无论是一点一滴的改变还是建楼拆门的巨变。我所怀念的四中,究竟是怎样的呢?我也不知道,或许四中值得怀念的,便是这一些同学和四中的精神、风格了。风格和精神是无形的,却寓于有形。长廊、礼堂、体育馆、图书馆、教学楼、科技楼和这老校门,都是值得怀念的。我喜欢将欣赏的对象完美化,不论是人,或是其他。四中的精神和风格是我所欣赏的,它们在我的心中已经完美了。不管这些有形的物件是否依旧,这无形的内容却再也不会消逝了。或许我还会有新的感悟,但我相信,我一定会记住,这些在我的心中是完美的,至少曾经是完美的。

  四中给了我很多遗憾,有些可能是终生都无法改变的。遗憾也是一种美,或者被称为“残缺美”。正如四中的校刊,虽然曾经倾注了很多心血,现在却也消失了。“四维世界日方明,四方田里嫩芽青;四面其欢校刊创,四中学子踏歌行”各个班级写给校刊的祝词中最有趣的一则。现在想想,虽然校刊停办了,但是曾经有过那么多的同学在为她而努力,鼓励着我们这些办校刊的人,心中就已经很欣慰了。

  老校门也算是一个遗憾吧,最后一次见到的日子也已经模糊了。老校门没有倒,因为在我们心中。我们是最后一届与它整整相伴三年的学生,不敢说后面孩子们的四中生活是不完整的,但我更愿意相信我们比他们幸运,因为我们是它见证的最后一届毕业的校友。但是,我宁愿不是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