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读书成为“时尚”
高一(9)王婧
学生
园地
 

  据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统计数字,近几年中国每年出版的图书在三十万种左右,每年的总印数也高达六十多亿册。然则,一方面是热闹的图书市场,五花八门的畅销书各领风骚三五月,各式媒体铺天盖地地宣传炒作;另一方面却是人们的精神文化素质并未见得显著提高。个中缘由恐怕要归结于,对多数人来说,读书已从文化需求蜕化成为一种时尚,书籍也正由高洁的思想与智慧结晶演变成简单商品。

  看看时下各种报刊杂志所推荐的“畅销书”,大都是有关健康、理财的生活手册,临时性的政治读本,充斥着种种新奇术语的“励志类”图书,乃至风靡一时的通俗文艺作品。愈来愈多的读者被这些诱惑与鼓动冲昏头脑。只看重作者的名气,全然不顾作品内容;时时关注畅销书排行榜,惟恐自己跟不上潮流。而人们的读书方式同样堪忧。草草浏览过所谓“成功学”图书便忘乎所以,梦想着一夜之间成名致富;翻阅了一点经典普及读本,便俨然也置身于当下的“国学热”之中,以“国学爱好者”自居;更有甚者,不惜重金买来装帧精良的《前四史》束之高阁,作为用以标榜风雅的装饰品。众士喏喏之中,人们似乎全然忘记了书籍作为文化载体的本质,转而用庸俗浮躁的世风为之涂抹上一笔暗淡的灰色。故而,且不说陶渊明读好书而欣然忘食,得忘筌之机的潇洒韵致;易安室夫妻品茗共论经史的闲情雅致;苏子美读《汉书》以下酒的放旷不羁,单是独坐斗室,沉下心来品味经典,踏踏实实读一本好书,于如今惟时尚是尊的人们来说,也日渐成为一种遥不可及的高远之境。

  有追捧时尚,便不乏有制造时尚者。古人有三不朽之说,其上立德,其次立功,再次立言。立德立功既不可唾手而得,于当今“文化泛滥”的潮流之中率尔操觚,博取“立言”之美名,想来亦不难矣。于是乎,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君不见,许多人一旦成名便急于挂名写书,全不顾这些急功近利之作一霎风光过后便成“明日黄花蝶也愁”;君不见,所谓“网络文学”、“青春文学”之类接踵而至,鼓吹沉浸在“小资”情调中的自我陶醉;君不见,由某著名历史学家主编的《中国通史》竟然将正史与传说混为一谈,错漏百出……当“吟成五个字,用破一生心”,当“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这样的词句淡出现代人的视野之时,我们的文化收获了什么?

  其实,无论制造文化亦或索取文化,都需要一派阔大的胸襟,一份悲悯的情怀,一种超功利的意识,相伴而来,亦免不了孤寂与冷落。张横渠先生有句令后辈学人为之泪下的名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或许,这才是求学与治学的真正要义。

  于是,我们期待着,祈求着,在熙熙攘攘的读者人流中,多一些严肃从容的面孔;在书籍的字里行间,少一点浮华的夸饰与矫情的喟叹。毕竟,中国人在热闹中盘旋的时间,真的有些太久了。

  高一(9)王婧  
注:指导教师为于鸿雁老师

  编者后记:《四中校友》自本期起开辟《学生园地》专栏,欢迎在校的学弟、学妹们把你们在学习生活中的所见、所闻、所感诉诸笔端,踊跃投稿,与广大校友分享。来稿请交校友会《四中校友》编辑部。感谢刘葵老师和语文教研组各位老师对本报的热情支持。当读书成为“时尚”谈对“北京四中训诫”的理解


2006年6月28日《四中校友》报第二版

 

 
 
 


手指磨碎的流年时光
高二10班 景悠悠
学生
园地
 

  夏天终究还是提着她翠绿的裙角悄然溜走,只留下身后带起的一阵干燥的微风。

  我突然很想打开窗户抬头看看星星。然而或许是太久忽略了它们的存在,我看到苍穹就像一块黑的沉重的幕帷,夜风都吹不起它的涟漪,所有的星星都闭起了眼睛吧。

  很多事情都是如此,它安静地存在于那里,你视为理所当然。当某一天的某个时候,你忆起它来,回首望见的总是它渐行渐远的背影。一如这看似冗长实则短暂的夏季;一如儿时收集的会发出清脆声响的五彩糖纸;一如被遗忘在角落还沾有些许颜料的画笔;一如曾在我漫长旅程中稍作停留的美好的人们。留给我的是身后那一长串亦深亦浅的脚印,或许过不了多久,这些足迹也会被风沙抹平,成为我生命中一片纯粹的底色。

  我匆忙拉开抽屉翻出一盘斑驳的卡带,是我小时候听的摇篮曲。迎着澄澈的歌声,我看到逆流中交织的无数影像,有些曾经从岁月的深处缓缓泅渡而来,看到那些伴着这些摇篮曲而眠的夜晚铺散开来,我伸手想抓住,却发现原来一切都只是倒映在时光上的虚无镜像,我所做的一切仅仅是惊起一圈涟漪,它向外散开来,直至所有再次恢复从前。《花样年华》里说:“那些消逝了的岁月,仿佛隔着一块积着灰尘的玻璃,看得到,抓不着。”再抬头望,月亮也藏起的脸庞,是不是这个世界都睡着了。

  想起前些日子为原来的班级做的一支MV,隔着电脑屏幕像一面奇异的镜子,让我在恍惚中,模糊看到许多定格的碎片,在回忆里拼合。

  运动会后迎着阳光绽放笑脸的那张全家福;教室后墙贴满的奖状;无数节晚自习头顶的光晕;军训时被当作宝贝的西瓜;曾写到凌晨四点的一摞卷子;我们共同奋力唱响的那支歌。

  我害怕微凉的夜风一丝一缕过滤掉这点滴过往,我睁大眼睛努力地看屏幕上闪现的每个人的脸。这次,一定要在它们消逝前用力抓住。这些眼神、这些鬼脸、这些笑容,我要把它们刻在水底的石头上,然后沉淀下去,任时光怎样流淌也无法磨灭这些深刻的印记。

  我突然明白,时间洪流,就任它消逝,有些过去我们经历过便已无悔。然而有些事情,要趁它走远前伸出手去,哪怕只抓到它光滑细小的尾巴。

  迎面走来一位老人,他银白的胡子闪着晶莹的光芒。他将从我身边走过。我很清楚,擦肩而过之时,他会带走我那些正在远去却永远不可能远去的时光。可是他又会为我带来新的未来。秋天的云朵即将微笑;嘴里溢满糖果的甜蜜;画笔又可描绘出一道彩虹的颜色;新的旅人会在我小小的驿站驻脚。

  东方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竟又是一夜未眠。

  一个日子在我笔下画下一个句点,它是这么漫长,又显得那么渺小,时间流水缓缓前来,从容载起它向着远方流去了,我笑着与它挥手告别,我的路仍延伸至无限未知的前方。耳边渐渐模糊了声音。“乖乖罗,小宝贝。不要一直不得睡;醒来后,你将有,所有你的心爱宝贝。”

 

语文教研组花中欣老师供稿


2006年10月16日《四中校友》报第5版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