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知,求是,求臻”——再议“四中精神”
63届校友 张季略
 

  前曾写过一篇短文参加“四中精神大家谈”,认为“四中精神”的本质是“求实,求是”。而后,又有幸听到四中一些老先生及老校友的相关谈话,还有四中在校同学组织的“我的四中”系列对话等。从中受到不少启发,对于什么是“四中精神”有了进一步认识,想再次写出来与校友交流。

  非常明显,具有强烈的“求知欲”是四中人突出的共有品质。我们都知道“欲望”是一切生物行为的原始动力。“求知欲”支配着、驱动着、激励着四中人的行为,从而决定了四中的“学风”、“校风”,也因此奠定了“四中精神”的基础。曾经听到一些院士、一些学有所成的校友的谈话,对于锲而不舍坚持学习,百折不挠刻苦工作的动力之源,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那就是“兴趣”。是对事物本身的,不计名利,甚至不计成败的兴趣。这“兴趣”必须是没有功利目的的纯粹的“求知欲”,否则是很难不半途而废,很难坚持到“苦尽甘来”的。正如丁肇中所说:“如果你是为了得诺贝尔奖来工作,那是很危险的!”就是这个意思。

  再有,“求知”者必然要“求是”———求“是非”之“是”。否则就不是真正的“求知”了。四中人求知识,学做人,凡事认真。夸张点说就是“是非不明死不休”!这才是真正的“求是”精神。正是这种“是则趋之,非则去之”的“求是精神”直接决定了四中的风气。从而学风正、校风正,人气正,从而形成了“爱国、勤奋、严谨、朴实……”等等诸多优良的校风。大家都清楚:在四中历来是邪不压正,蝇营狗苟者无立锥之地。这方面的实例太多了。很多人在四中都有一个突出的感觉,就是“风气正”。“风气”似乎是无形的,然而,风气的力量是无穷的,在四中读书,不仅学到知识,更重要的是,还在这里感染到一种正气,一种浩然之气,这就是“四中精神”。

  最后,所谓“求臻”就是坚持不懈,求索不止,努力争取做到尽真、尽善、尽美。也就是说:客观事物无止境,对真理的认识亦无止境,从而“求知、求是”也没有止境。决不能半途而废,否则就不是真正的“求知”了。另外,“求臻”也有“全面发展”的含义,这也非常重要。简单地说:一个有知识没文化的人,一个有学问没思想的人,一个有能力没品格的人,都不是一个臻于完美的人。虽然说“人无完人”,就像数学中的极限,可趋而不可及,但不懈地追求完美是四中的品格。

  可以说,多少年来,在四中先生没有“求知,求是,求臻”的精神何以立足?学生没有“求知,求是,求臻”的精神何以自安?四中没有“求知,求是,求臻”的精神何以为“四中”———“求知,求是,求臻”这就是四中的精神。我们就是要继续发扬这种精神,不断培育出更多的“求知不辍,求是不苟,求臻不止”的有知识、有文化、有能力、有品格、有益于人类社会的优秀的学生。

  这次的讨论,不管结论如何,应该看作是一次有意义的自检过程。我们讨论“四中精神”不是为了缅怀昔日的辉煌,更不是志得意满,自我陶醉。———其实,四中也曾有过不那么辉煌的时期,四中人也并非个个都是精英。有些人年纪不大就已经老态龙钟,有些人年过古稀却依然年轻,就在于他们的精神状态不同。一个人是这样,一个学校也是这样。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到,历史形成的优秀“精神”可以永存,但这种精神不一定永驻四中。我们曾经有过“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辉煌,但是,曾经的辉煌并不等于永远的辉煌。总之,我们应该努力的是继承精神,而不是继承辉煌,因为辉煌是不能继承的。

  有一则众所周知的古代神话,感人至深,是我在四中上学时读到的。录如下:

  夸父与日逐走,入日。渴欲得饮,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未至,道渴而死。弃其杖,化为邓林。(见《山海经·海外北经》)

  远古神话无从稽考,夸父“历史地位”亦且不论,我只认他是一位童心未泯的英雄。那种一往无前的勇气和坚韧执着的求索精神非常令人感动。我感觉“四中精神”就像是与“夸父”有某些相似之处:没有功利色彩,只为追求真理而义无反顾,勇往直前。

  百年校庆时,不知道有无可能筑一座“夸父与日逐走”的雕像(或壁画像),我想,那一定能非常形象地表现我们的“四中精神”,一定能激励四中人奋发不息。

  愿与日逐走、与时俱进的四中永远年轻。

  
 
 
《四中精神大家谈》……
 
 
xyb50316p6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