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岁月
崔希通(68届初中校友)
 

  时光荏苒,转眼40多年过去了,离开四中已近半个世纪,可母校留给我的印象永志难忘。当年的校舍、过去的老师和同学,仿佛仍在眼前,他们伴我走过了坎坷的岁月,给我以无比丰富的精神财富,是我战胜困难,勇敢的面对人生的力量源泉。

  当年我在四中作学生正值文化大革命,政治风云变幻,极“左”思潮泛滥。当时我父亲作为一个民主党派的老同志正在蒙受不公正的待遇。由于家庭出身的原因,我性格内向,不爱与人交往,但是火热的校园生活,老师和辅导员们的循循善诱,同学们的友情,爱党、爱祖国、爱人民、立志一辈子为人民服务的四中精神,使我一次次鼓起生活的勇气,坚定地学习下去,并为以后的人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当时有几件事,至今记忆犹新:当年作为一个年轻的语文教员,我的班主任孟吉平老师,不满足于仅把书本知识传授给学生,为了让学生问不倒,自己刻苦自修,不断“充电”。每天早晨,他到住家附近的玉渊潭公园仔细地研读《论语》,到后来几乎能成篇背诵。在一次作文考试的时候,他用鲁迅的一句诗:“心事浩茫连广宇”为题,要考一考我们这些刚刚踏入初一课堂的孩子们,当时有很多外校老师听课,他们的表情都很诧异,觉得是不是太难了些,但出人意料的是,下课铃声未响,同学们纷纷交卷,他们以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立志做社会的栋梁为己任,很好的诠释了鲁迅先生这句话的精神。

  现任商务部长的薄熙来同志是我们当年的辅导员,他每次到我们中间都会给我们讲许多革命的道理,做人的准则。一次学校组织到南口劳动,我家离他家很近,我正准备提着行李上公共汽车,正巧薄熙来同学路过,他一见到我,便执意要用自行车帮我驮行李,送我到十几站外的火车站。还有现任国家发改委主任的马凯同志,当时也是学校的专职辅导员,有一次他叫住我,问我道:“你父亲是做什么的?”我当时心里很害怕,扭头就跑掉了。可是过不多久他又一次叫住我,大概他已经了解了我的身世,郑重而和蔼地对我说:“一个人的路是靠自己走的,不要有思想负担,应该放下包袱,轻装前进。”短短的一席话让当时思想负担沉重的我热泪盈眶,至今难忘。我当时所在的班,是初一年级的尖子班,集中了当时成绩最好的学生,其中就有现在的大兴区委书记沈宝昌同志。我那时出身不好,正赶上文革,有一天我战战兢兢地去到当时的学生宿舍,向身为班长又是干部子弟的沈宝昌同学汇报家庭情况。沈宝昌同学仔细听完了我父亲和家里的情况,笑着对我说:“回家好好休息,准备将来参加军训,不要胡思乱想,也不要对别人瞎说了。”回家后,我向父母述说了一切,家里人都非常感动。今天想起来,真是令人感慨万千。想一想他当时也仅仅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呀,正如我历尽沧桑的老父亲平反后说的第一句话:“我从40年代参加革命,就坚信只有共产党能够救中国。”我庆幸考上了北京四中,庆幸遇到了这样好的同学,由此我更加热爱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相信他们一定会领导人民把中国建设成全面小康的社会主义新国家!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几位校领导和老师,当时刘铁岭同志任副校长,高大魁梧的身材、温文尔雅的仪表,不时出现在校园中。当时一有外宾来校参观必是刘校长陪同,所以我们只要一看到刘校长穿上了他那身米色的中山装,就知道有外宾来了,大家也就格外注意自己的形象,从小就知道不能给祖国丢脸,不能给学校抹黑。还有当时任校长的杨滨同志,是位和蔼可亲的老太太,有一次,我们在教室做算术题,有一道题我算错了,旁边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这道题你再算一遍,要细心哟。”我抬头一看,竟是杨校长,原来她老人家正默默地和我同时在算这道题。当时校领导的工作细致入微,由此可见一斑。另外,韩茂富老师对文革中别的学校殴打虐待老师的行为,深恶痛绝,在教研室里顶着压力对着众人说:“我认为这不是毛主席的革命路线,总有一天是非会纠正过来的。”我当时在场,心里真替韩老师捏了一把汗,今天想起来,这不正说明了四中的老师襟怀坦白,仗义执言的高尚品格吗!

  以上仅仅是几个简单的例子,说明了四中是一所师资力量雄厚,学生素质优良,以热爱祖国、教育学生立志为人民服务而努力学习,甘于奉献社会为宗旨的优秀学府。值此母校建校一百周年之际,仅以此文表达对师长和同学们的感激之情。

  

 


 
 
xyb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