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将上网代读书
赵之蔺(43届校友)
 

  这也许是个有争议的问题,笔者的观点是标题中的一个“代”字。即二者不可偏废,而应相辅相成。

  问题起因于自1999年开始的“全国国民阅读及购买倾向调查”。结果显示:国民读书率逐年下降,至去年为48.7%,跌破50%。即全国一半人不读书。而其中有一半是十七八岁的青年人。同样据调查,上网率正逐年上升,去年达到27.8%。其中高中生在双休日为70分钟/日。本科生及研究生为82.6及96.2分钟/日。对此看法不一,有人认为是阅读危机,也有人认为不足为怪,笔者则认可前者。原因是读到一些报道:某大学入学口试,问一位“尖子生”:“山东省省会在那里?”答曰,“我是理科,这无需记,上网一查就行了。”另有一位毕业生,在填简历表时,除了名字尚可辨认外,其余均不成字形。自我解嘲说:“平时上网,几年来没写字了。”还有一些学生,习惯于网络语言语法,用以作文,老师看不懂;写家信,父母不知所云。像这些难道不该引起我们注意吗?这些年轻人正是祖国的未来呀!

  众所周知,网上传达的只是信息(Information),而书则是知识(Knowledge)。前者是浅层次的,后者才是所谓学问。只上网而不读书,常易浅尝辄止,思维是不连续的,难以形成系统。其危害在学生时代也许还不明显,但层次越高,则影响越大。如某博导说:他带的研究生思维方式受网络影响很大,完全是碎片式、跳跃式的。想法很多,却无法深入,提不出创见。笔者也曾和一位硕士生谈写论文,他说:你们过去跑图书馆、写卡片等方式都过时了,现在坐在家里上网,可一切完成。据知他们确是往往弃导师指定的成摞参改书不顾,只在电脑中查些资料,便拚凑成章了。资料亦多是第二三手,拾人牙慧。如果和三四十年代或五六十年代的论文相比,其广度过之,深度则不足。正如一位学者说:网络文学有99%的好处,只有一个坏处。但它却是致命的,即使文学廉价化了。文学如此,其他又何不然。也是据统计:我国研发人员数居世界第二,但能跻身前沿、参与国际竞争者则凤毛麟角。在158个国际一级科学组织及1566个二级组织中,我国学者参与领导者仅2.26%。在一级组织中担任主席者仅一人,二级亦仅1%。其原因也许是多方面的,但阅读危机不能不说是其中之一吧。不少专家有鉴于此,去年“两会”上有设立“国家阅读年”的提案。

  关于如何读,读那些书,前贤时哲论者多矣,情况人人殊别,未可强求一律。兹只提几点个人续貂之见。

  一是多读原著,讲求版本。由于市场大潮,当今书市上平装、简装少了,装帧华丽,价格不菲者日众。其中金玉其外,败絮其中者正自不少。对古籍、国内外名著假精本、节本、插图本之名,行割裂滥等等之实。如抽去难印的图表,首尾的序跋;却增加拙劣的译文,无用的天地等。世界名著,名为新译,实为剽窃。所以读书最好读原著,好版本;外文不行也要找三四十年代或五六十年代的名译。当时译校都还较严格。

  二是要读精品,不迷信权威,什么是精品,又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笔者有个笨办法,虽不全面,却屡试不爽。(一)写作时间较长或虽不长却是多年研究的成果。所谓“十年磨一剑”,今人所谓“一本书主义者”。当然不能要求每个精品都像曹雪芹那样“披阅十载,增删五次,”但厚积薄发,应是颠扑不破的真理,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一个人一年中出若干本“精品”,我是抱怀疑态度的。

  (二)作者成名成家之作。一个学者或作家,可能著作等身,但总难字字珠玑。诗圣如杜甫,不是还有连城璧和之别吗(元遗山:《论诗三十首》)。但成名作泰半是精品。

  (三)经过时间考验的作品。白居易诗:“赠君一法决狐疑,不用钻龟与祝蓍,试玉要烧三日满,辨材须待七年期。”识人如此,评作品亦然。所以有的书初版印数也许不多,但能再版三版,多是精品。

  至于如何做到上述鉴别,手段有二:

  一是要看书的序跋、凡例、后记等。序常是讲书的纲领,别人作的还多讲优点。凡例是作者提示应注意的地方。跋或后记则是作者写作历程从中见其深度。再翻阅目录,则书的梗概虽不中亦不远矣。当然,如能看作者的传记,知人论世更好。二是多看书评、作者介绍等文章。这点上网就有优越性了。通过网络,易先博后精。

  胡适之有句名言:“为学要如金字塔,要能广大要能高。”通过网络,可以广知;从而读书,达到精深,二者实相辅相成,未可偏废。

  应该指出:有些书已制成光盘,可在网上阅读,足以缩小网络和读书的距离。但不仅数量品种有限,且存在版本、装帧、序跋、批注、互见等问题。据闻曾集国内名家点校的二十四史,初印为16开精装巨册。毛泽东说像个砖头,看书还要先学举重呀!所以后来改为32开平装薄本。而上网要正襟危坐,光束直射,又不仅是举砖头而已。更不用说再现柳荫把卷,痛饮读骚的雅兴了。这些属于个人习性,不必强同。笔者孤陋,未识绮罗绵纩,献曝而已。

  当然,更深层次的知识是实践。陆放翁诗:“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但已超出本文范围,不再论列。

  三是要举一反三。即在读名著或精品时,可以从它们谈到的书和参考书目录中得到启发,发现精品,扩大眼界。还可以从而学习作者的研究或写作方法。如读《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时,可以引出《牛》;读《谈艺录》、《管锥篇》,可以知道许多同类好书,并学习作比较文学等。当然,这要有点唯物史观,不迷信权威。如毛泽东诗:“孔子名高实秕糠”;鲁迅说梁实秋是“乏走狗”,都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写的,未经时间的考验,不可相信的。所以多年销声匿迹的孔、梁之书,又都成显学了。

 


 
 
xyb70110p3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