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师高徒”之我见

周长生


 

  最近,《北京晚报》刊登了京城课外辅导机构关于教学状况的报道,他们办学所以红火,主要一点,名师作用和名师效应也。为此,他们还要培养自己的名师队伍。受启示,于是,想到写此文也来谈谈我对名师的看法,请教于课外辅导的专家们。

  名师出高徒,这是中国古时的一句名言,家喻户晓。这句名言,对于“什么是名师”这个问题作出了准确的回答。

  名师和高徒有密切联系。名师教出来的学生一定是高徒,反之,若非高徒,定非名师。评断一个老师是否是一个名师,就要看他的学生是否是高徒。

  用现代的话来说,高徒,就是优秀的学生,就是一流的学生。

  一流学生是名师的唯一标志。

  那么什么是一流学生呢?这就成了关键的问题。显而易见,如果人们在这个问题上有不同的看法,就直接关系到对名师的评断具有不同的标准。

  根据教育的任务是培养习惯,根据古往今来的大量事实,我认为一流学生的首要标志是必须具有这样三种良好的学习习惯:(一)认真读书的习惯;(二)深入思考的习惯;(三)不断总结的习惯。

  为什么要把这三种习惯作为一流学生的首要标志呢?

  这是因为,这三种习惯是学生学好各科尤其是理科的一条基本规律。有了这些良好学习习惯的学生,他获取知识的主要途径是依靠自己的读书、思考和总结。书者师也。

  怎能证明这三种习惯是学习的基本规律昵?

  笔者手头有一本书,叫做《智者的箴言》,是一本关于中国古代读书、教学、教子方法的辑粹,由北京四中前副校长俞汝霖同志编注,河北省教育出版社出版,在读书方法中,有一节专门收辑读书和思考的论述,定名为“熟读精思”。俞汝霖的编注是:

  孔子认为学与思不可偏废。以后朱熹总结的“熟读精思”的学习方法,就是把这一原则具体化了。所说熟读,并非对所有的书,一律熟读,只是要求对打基础的重要书,一要熟,“一唤便在目前”而不是随得随失;二要精,吸取营养,逐渐形成自己的能力,而这两点的关系又是相辅相成的。这是千百年来人们学习的一条重要经验。

  熟读精思,说的是认真读书的习惯和深入思考的习惯。可为什么又把总结的习惯作为一个要素放入学习基本规律之中呢?因为总结太重要了,不妨看一些重大的事实:

  牛顿定律是牛顿的总结。

  达尔文的进化论是达尔文的总结。

  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学说是马克思的总结。

  鲁迅《阿Q正传》中的典型人物阿Q,是鲁迅观察了众多人生之后的总结。

  华罗庚在谈到其读书体验时,说了六个字“少多少,薄厚薄”第一个“少”和“多”是日常生活中的少和多,第一个“薄”和“厚”就是日常生活中的薄和厚。而第二个“少”和第二个“薄”,显然就不是日常生活中的少和薄了。而是达到少而精的境界,也就是达到了融会贯通。读一本书,怎样才能达到融会贯通的境界昵?我看除了熟读精思这个条件以外,唯有不断总结了。

  事实上,总结可以创新,总结可以发明,总结可以推陈出新,总结可以进到一个更高的层次。各门学科的理论,大都是用总结的方法得到的。

  你所列举的事实都是大科学家,大文学家,大数学家,而我们的教育对象却是十多岁的青少年学生,怎能把大学问家的经验拿来要求他们呢?

  我之所以列举出这些大学问家,并非要求我们的青少年学生去学习他们研究的内容,而是去学习他们的研究问题的方法,即总结的方法。

  其实,把“总结”作为学习规律的一个组成部分,完全不是从我列举的那些大学问家那儿学来的。用“总结”二字表述他们的研究成果,既不是这些大师们自己所说,也不是其他别的什么人所说,而是今天写此文时我给他们“强”加上去的。

  我为什么把“总结”作为学习规律的一个组成要素呢?这是五十多年以前,我从一个普通中学生那儿学来的东西,是这样:上个世纪50年代之初,北京市组织了一场中学生学习经验交流会,会上,一个育英中学的高一学生,谈到他之所以数学学习成绩优异的唯一的一条经验是不断进行学习总结。他的发言给我的启示很大,从那时起,总结,不断总结,就深深地印在我的脑子里。之后的一些年里,当我学了一点哲学和逻辑学以后,我逐渐地意识到这个日常生活用语“总结”却大致与“概括”同义,与“归纳”同义。再往后的一些年,当我反复地精读上百遍毛泽东《矛盾论》的有关段落以后,我才把“总结”、“概括”、“归纳”与矛盾的精髓“共性个性绝对相对的道理”联系起来,从而我最终理解到,总结的方法是最高层次的认识方法。事实上,用之四海而皆准的辩证法也是那些大哲学家总结出来的。“总结”者,认识方法和学习方法之母也。

  把“读书”、“思考”和“总结”作为学习规律的三个要素之后,需要特别指出,“总结”与“读书”、“思考”有所不同,“读书”和“思考”易于为学生所了解。并且只要努力就可做到,而“总结”则不易为学生所了解。为了使学生具体掌握“总结”这个方法并应用于学习实践当中,我打算从哲学的角度对于“总结”二字的含义给予一个明确的解释。

  说到这里,可能有人不太理解。认为“总结乃生活工作当中一个经常使用的字眼,通俗易懂,人人皆知,还有什么必要对其进行解释呢?岂不是没事找事吗?”

  我不这么想。有一些东西,虽然常挂在嘴边,但未必都能了解其确切的含义。“总结”一词就是如此。

  查一查词典不就全明白了吗?我查过词典。《现代汉语词典》(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词典编辑室编,修订本)上是这样说的,有两条:①把一阶段内工作、学习或思想中的各种经验或情况分析研究,作出有指导性的结论。②指总结后概括出来的结论。看!用“结论”说明“总结”。可什么是“结论”呢?只能再用“总结”去说明了。这不是同语反复吗?实际上,这本权威的词典并没有给“总结”一词一个明确的诠释。

  就“总结”一词的通常使用情况来看,其本意有二,例如,思想总结和总结思想。思想总结,是把总结当成名词,总结思想则是把总结当成动词。刚才《现代汉语词典》上所说的两条词义,正好一个是名词(即什么是总结),一个是动词(即怎样总结),这是无可非议的。但在实践中,总结的根本目的在于应用之指导思想工作,即为什么要总结的问题。因此本文所说的作为学习方法的总结,我特赋予其三个方面的涵义:一方面是什么是总结?其次是怎样总结?第三是为什么总结?

  什么是总结、怎样总结以及为什么要总结,如果不把这三个问题给学生讲清楚,他们就不可能自觉地应用总结这个方法去学习,当然就更不可能形成总结的习惯了。

  大家不妨试一试。叫学生做几个数学题目,一般说来他们并不发怵,但是,叫他们做完题后写一个总结,他们就是很畏难,不知何从下手。事实上,百年以来,多数学生,是在不知总结、不会总结从而远离总结的情况下,低效率地进行学习的。

  围绕这“总结”的含义,现在来谈谈我的具体意见。

  什么是总结?从特殊得到的一般。

  为什么总结?再从一般回到特殊。

  怎么总结?从特殊到一般。

  以上关于总结的三个问题,说来说去,无非是正确处理一般和特殊的关系。所以,我认为,作为方法的“总结”,其本质涵义就是关注一般和特殊的关系。也就是逻辑学所讲的归纳法和演绎法,或归纳推理和演绎推理。说得更为准确一点,是归纳演绎相交替。

  一般和特殊可以看做两个不同的层次。一般的东西是高层次,特殊的东西是低层次。“总结”既然是从特殊得到的一般,这个“一般”自然就是“高”了,而“特殊”就是“低”。当我们再从一般回到特殊的时候,自然就是用高观点去审视特殊的事务。此即所谓:

  任何事情只有用较高的观点去审视才能看清它的本质。

  总结的重要性正就在这里。

  用一般和特殊诠释“总结”以后,虽然把日常的“总结”提到了逻辑学和哲学的高度,但是,从教学的角度来考虑,仍然没有使学生顺利的理解并抓住“总结”的具体内涵,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一般”和“特殊”这两个概念本身仍然具有相当抽象性。同样,逻辑学上的归纳演绎,青少年学生也较难理解。所好,毛泽东在《矛盾论》中给我们解决了这个问题。“一般性”又可以通俗地说成“共同性”或“共性”,“特殊性”又可以通俗地说成“差异性”或“个性”。于是,一般和特殊的关系就可以说成是共性和个性的关系。这样一来,就可以把“总结”与《矛盾论》中被毛泽东称之为矛盾精髓的东西共性个性绝对相对的道理具体确切地联系起来。关注事物的共性,包括共性的寻求和应用,是“总结”一词的实质涵义,既通俗易懂又富于哲理,这样来诠释“总结”,就使“总结的方法”等同于“辩证的方法”。

  从共性这个角度来考虑,“总结”、“概括”、“归纳”、“抽象”等可以大致的看成同义词。通常在应用这些字眼时,为了加强语气,人们也把其中两个连起来,诸如,总结归纳,总结概括,归纳总结等。之所以能够如此,正是因为它们有着大致相同的意义。

  还应指出:普遍性或矛盾的普遍性,一般性,共同性,共性等大致同义。特殊性或矛盾的特殊性,差异性,个性等大致同义。了解这些约定以后,关于总结的表述,关于辩证法的表述,就非常灵活了。例如,类似成语的“异中求同”,就是总结,就是归纳,就是概括,就是辩证的思维。

  可能有人想,这是不是把辩证法庸俗化了?是不是把辩证法简单化了。我看不是,因为依照毛泽东《矛盾论》的观点,共性个性乃矛盾的精髓,怎能不是辩证法呢?恐怕也应该是辩证法的精髓吧!我非常不同意这个:把哲学讲得谁都听不懂才叫哲学。

  如此解读“总结”、“概括”、“归纳”等名词,还有一个好处,就是,使人,尤其是青少年学生,对于这些理念可以分辨,可以掌握落实,并取得实效。

  事实上,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其本来面目,其本质特征,是有异有同的世界,处处异,事事异,时时异,处处同,事事同,时时同,是异同并存的世界,是异中有同、且同中有异的世界。正是基于这个人人都能看得见的事实,才有所谓辩证的思维———异中求同,同中寻异。

  综括以上所说,可以看出,今天我所谈到的“读书”、“思考”以及涵有共性个性关系的“总结”,都是我们中国自己的经验。“读书”和“思考”是中国最古老的东西,来自两千五百年前的孔夫子,涵有共性个性关系的“总结”则是取经于70年前毛泽东的著作《矛盾论》(1937年8月)。但我认为,“读书”、“思考”、“总结”在内的学习规律或学习方法,具有普遍性和永恒性,它不仅适用于中学生,它也适用小学生和大学生,乃至终生的学习,它不仅适用于当前的学习,也适用于将来的学习。当然,除去普遍性和永恒性以外,它还具有具体性和实践性,就是说,易分辨、易掌握、易操作、有实效。

  普遍性、永恒性、具体性、实效性,合在一起就是科学性、规律性。读书、思考和总结,毕竟是三个事,它们之间是可以互相割裂的。比如,有一句相当有名的民间谚语,“读书不想隔靴搔痒”,又比如,孔子所说的“学而不思则罔”。又比如,有些人,也读了,也想了,但是,由于思不得法,却不能达到融会贯通的地步,我想这种现象可能是不知总结造成的吧?当然,读书、思考、总结三者也可以密切联系起来。事实上,古今中外,学习优异学业有成的人都是由于把三者密切相联系的结果。尽管他们并非都完全自觉。因此,割裂是我们所反对的,联系是我们所提倡的。于是,学习的基本规律可表述如下:

  学习必须读书;

  读书必须思考;

  思考必须总结;(共性个性关系)。

  从笔者长期教学实践来看,大多数学生没有读书的习惯。通常,比较用功的学生,也只限于课堂听讲按时完成作业而已。因为这是比较容易做到的,所以这些学生难以学得深学得透。学生为什么懒于读书呢?这是因为读书比听讲要艰辛得多,他们不愿付出更艰苦的脑力劳动。我有个很深的体会,要求学生把听讲改变为读书很难很难,难似上青天。如果向全班学生提出这样一个要求:下一章由他们自己看书并独立完成作业,他们就会像没娘的孩子一样。

  比起听讲来,读书更难。但是,比起读书来,总结呢?那就难上加难。因为,总结比读书需要更多得多的冥思苦想。因此,要善于引导学生并严格要求学生经常的自觉的处于共性个性关系的思考当中,以培养他们总结的习惯。

  现在,让我们看一个例子。一个六岁的孩子,刚上小学一年级,是怎样学习认识“5”这个数呢?在课本上有一个主题图,其中,有5个人,有5张桌子,有5把椅子,有5本书,校园里有5棵树,天空有5只飞鸟。让孩子们观察思考。

  学生观察思考之后,教师可提出如下问题:

  图中的桌子和椅子是一样的东西吗?桌子和飞鸟呢?……。

  数一数有几张桌子?再数一数有几把椅子?……。

  桌子和椅子是不是一样多呢?桌子和飞鸟呢?……。

  人、桌子、椅子、书本、树木、飞鸟,虽然是不同的东西,并且有很大的差别,但是各自的数目却是一样的,都是“5”。很明显,六岁的孩子认识“5”,是从差别之中看出共同性。这个认识事物的方法,就是归纳的方法,就是概括的方法,就是抽象的方法,也就是总结的方法。既然小学一年级的学生,就已开始使用共性个性关系进行学习,那么,其他年级小学生、初中生和高中生,不是更可以使用同样的方法进行学习吗?关键是教师要有意识地引导。

  总之,要把读书、思考、总结联系起来,必须要付出艰苦的脑力劳动,别无其他捷径。

  靠读书、思考、总结这三种习惯能考上清华北大吗?依笔者管见,有了这三种习惯比清华还清华,比北大还北大,所以,我认为,能教出有这三种习惯的老师才是一名名副其实的名师。

  
周长生(四中数学老教师)


 
 
xyb70310p3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