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文理双馨谈到语文课本
 
 
———校庆寄语
 

 

  时下,有一种重理轻文和曲学阿世的趋向,我虽是学理工的,却于此不无戚戚焉。所以在本报发表的拙作,多与此有关。如《传统文化的失落》(2004年4期)、《德育、繁体字及其他》(2005年3期)、《文以育德,理以益智》(2005年4期)、《莫将上网代读书》(2007年1期)等。即特别赞赏母校的文理双馨,认为是四中传统之一,不容偏废。近见报载语文课本改制了,黜鲁迅而登金庸,弃《孔雀东南飞》而代以《面朝大海》,不免又杞人忧天了。但家中无中学生,未见其书,不便妄评。恰好读到《南方周末》(2007.9.20)中缪哲先生文章《与H先生谈语文课本》,与拙见君合符契,而文笔辛辣生动过之,正好借花献佛。据缪先生说他还是喜欢金著的,曾缩食以求其书。他认为:“弟(缪自称)是以游戏的态度读之的,以为贤于博奕而已……与读福尔摩斯、尼罗河惨案等同,(至今)态度依然没有两样。盖凡事有体亦有用,金大侠的书,好到了天,也就是游戏文……待之以过其所当待,以为柯南道尔可方驾莎士比亚,金庸雁行鲁迅,那就忘了必也正名乎的古训了。”他分析了发生在这种变化的原因是:“田舍翁多收几斗红高粱,犹有易妻之想,这些年国人富了,自该有些变化。盖卧薪尝胆时,但得以警醒以自策,自掩其长,不讳其短,此阿Q正传所以为昨日之用也。现在富了,列国间俨然称强了,我们沾沾自喜犹不暇,豈容阿Q败人之兴乎?此金大侠所以为今日之用也。所谓此一时,彼一时,北京的改课本,亦圣之时者之所为,又曷足怪?”当然这是讽喻之言,作者的真意则是除北京等大城市外,我国仍属于第三世界,因之“他断不会明白今天我们所需的,何以仍是未庄的阿贵,而非雪山飞狐。”

  对于以海子的《面向大海,春暖花开》来代《孔雀东南飞》,缪先生认为:“读大学时,弟与海子有过数面之缘……海子的诗更多感性,没有学究气和智性的枯燥,也是我当时叹为不及的。但总的看来……作品亦为习作的性质。《面向大海》也是如此。比如它的后半截,就大有力竭之嫌,成熟的诗是不可以如此的。……课本是给下一代编的,它需要的是判断力,不是滥情的自恋。”

  此外,报载陕西某教授以诸葛亮是愚忠,主张把《出師表》也赶出课本。限于篇幅,就不絮陈了。

  笔者认为除了缪先生谈及之外,还应指出:尽管代者也是佳作,但同学们尽可课余自行阅读有得;而被代者则为经过时间锤炼的精品,所谓“吹尽狂沙始到金”的。如果不经名师讲评,一般较难窥其堂奥的(如阿Q正传及某些古典文学)。作为过来人,笔者认为失之东隅以后,有时桑榆是补不来的。值兹校庆一片前瞻声中,希望不要忘其故步。君不见,国歌迄今未替,难道是偶然的吗?

 

赵之蔺(43届校友)

 
 
www.szxy.org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