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中奠定了我人生观的基础和毕生事业的方向
王亨运(53届校友)
  一、解放初期学校的爱国主义教育:我是1950年到1953年就读于四中高中的,当时正值抗美援朝战争开始的时候,社会上有许多混乱思想。国内解放战争刚刚结束,还没喘过气来,我们要不要出兵,能不能打赢以美帝国主义为首的联合国军?学校进行了反对崇美,恐美的思想教育,让大家讨论。使大家明白了唇亡齿寒的道理。当时的教育形式丰富多彩:(兹从简述之)1,每天上第一节课以前听电台的时事广播。2,英语教材采用活页的新华社英语通讯稿。3,经常性的、制度化的、面向全体学生的时事报告会,由区团委书记王大明,或校长主讲。4,各个班级自编自演文艺节目配合运动,宣传群众教育自己。我们高一乙班编演的活报剧,到街上演出,同学化妆成杜鲁门,麦克阿瑟,还很受欢迎,取得了很好的效果。5,学校组织合唱团由凌青云老师指挥排练鸭绿江组歌,还在市人民广播电台播出,反响很好。6,每逢节日还由各个班级准备节目,届时在大礼堂演出(如五四,一二·九等)。7,爱国主义教育落实在行动上,表现在大家踊跃报名参加军干校,赴朝保卫祖国。

  以爱国主义为中心的,丰富多彩的教育效果很好,通过这些教育为我们的人生观奠定了正确的,坚实的基础。

  二、在特定的条件下,我涉足了教育事业:

  我作为一名团员,在四中的第一份社会工作是1951年聘为设在四中的儿童补习学校的业余义务教师。至今我还保留着1951年北京市第五区公所颁发的第一儿童补习学校的聘书。

  这是一所为贫困儿童开设的免费的高小补习班。我们这些高中学生,虽没学过专门的教学法,但在教学内容的掌握上是没什么问题的,而且我们的教学态度及学生的学习自觉性都很好,因此他们毕业后大都能考入中学。

  我在这所学校教了一个学期以后适逢团市委要在高中优秀团员中挑选任初中少先队中队辅导员的试点工作,于是我便做了中队辅导员,直至高三(我们是全国第一批学生辅导员)。

  这是我在高中阶段对我影响至深的经历。团市委还专门在暑假组织我们西城区的中队辅导员(西城区是试点),集中食宿进行培训,请儿童教育专家讲课。讲少先队工作的特点,工作对象的特点。从此我对教育工作,对作为一门艺术的教育,产生了极大的兴趣,也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半个世纪过去了,至今我还和一些我昔日的队员保持着很深的友谊。

  我是1953年高中毕业的,那时国家百废待兴,急需建设人才,大规模的经济建设即将起步,所有同学都立志学工科,理科,我们那一届我是唯一一个把师大作为第一志愿的,从此我立志将我的一生献给祖国的教育事业。为此我得到了向锦江老师的赞许。我想假如重新给我一次选择的话,我仍然会当一名人民教师,和青年人在一起,看到的永远是希望,是成长,是朝气蓬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