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徐光老师
梁域卉(64届校友)
  徐光先生在20世纪五六十年代在北京四中任高中化学教师。他勤勤恳恳、兢兢业业,一心扑在教学事业上的敬业精神和诚恳、和蔼、热情的为人,深受教师同事和学生的好评。徐光先生虽然离我们而去了,凡是与徐先生共事过的教师、徐先生教导过的学生都不会忘记他,永远怀念他。

  当时的初中就有化学课,只是学习最初等的化学知识。高中的化学课则在这个基础上有系统地学习化学理论,按照元素周期表的排列,掌握重要化学元素及其化合物的性质。要求有一个大幅度的提高。徐光先生在教学中循循善诱,深入浅出。按照现在的讲法,就是教学互动。课堂上,他先提问学生:“什么叫分子?”一个学生答:“能保持物质物理化学性质的最小颗粒。”“对啊,但是这个最小颗粒可不简单呀,它不是个‘死膛儿的秤砣’,里面有着比太阳系还复杂的结构呢!”说着,徐先生转身在黑板上写出“原子结构”,开始了新的一章课程的讲述。生动的语言,形象的比喻,把看不见的原子、电子、中子、质子,讲得出神入化,让学生记得清清楚楚。

  无论是数理化,还是史地文,老师在开始上课的时候经常用提问的方式让学生回顾一下上节课的内容,以便接续讲下面课程。可是提问的方式往往让回答提问的学生感到紧张。徐先生有一块特制的小黑板。经常是提着小黑板来到教室。刚上课,就把小黑板往大黑板的前面一挂,上面写着一道测试题目,或是上节课讲的基本概念,或是要求写出一个基本的化学反应方程式,要求每个学生拿出纸张来笔答问题。既不是提问,也不是测验。同学们习惯了,也就不紧张了。而徐先生从学生的答题中迅速了解了大家对上节课的掌握程度,便于今天开讲新的课程。

  徐先生讲课风趣幽默,把不好懂的化合价、共用电子对、官能团、络合物等等概念比喻得形象生动,通俗易懂;把难于平衡的反应方程式做成数字游戏那样有趣。绝不让学生死记硬背,一知半解。以至学生们把徐先生的化学课当成单口相声,把徐先生的化学实验当成魔术。在徐先生的教导下,不喜欢化学课的学生,化学课学得不太好的学生,化学学习成绩都显著提高。

  化学课总离不开实验。每个实验,徐先生必须在课前先演练过。熟悉每一件仪器,熟悉每一种药品,使演示实验有条不紊,熟练准确,一次成功。在课堂上做演示实验的时候,向学生清楚交代仪器的使用方法、添加药品的安全注意事项;实验步骤清晰明确,并提示学生观察反应现象,讲解反应机理。

  在化学实验室上实验课,每两个学生共用一套仪器,同做一个实验。徐先生要求大家预先准备好实验报告。到了实验课的时候,徐先生身穿实验室用的白大褂,坐在实验室门口逐个检查每个学生的实验报告。有的不符合要求,为此,徐先生推迟了实验课,专门给学生讲如何准备实验报告。他要求大家在实验课前,就把实验目的、实验原理、操作程序都事先在报告书上写好。在实验过程中逐步填写化学反应出现的现象,最后写实验总结。徐先生说:“你们不要嫌麻烦,我是按照在大学里上实验课的标准来要求的。形成习惯后,你们将来上大学,以至参加工作做实验的时候都会觉得顺手。”徐先生严谨的治学精神和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让他带出的学生受用终生。

  每到学期末总复习,特别是高三总复习的时候,徐先生积累多年的教学经验,总结出化学课的重点、难点,把复习提纲用毛笔工整地写在大张纸上,像大字报那样一张接一张地挂在实验室墙上,供同学们复习使用。徐先生还对同学们笑谈:“这些都是我们四中的法宝,秘不外传啊!”其实,凭四中的名气,徐先生的这些复习资料通过学生的抄写,早已经通过许多渠道传到其他学校的学生手中了。用徐先生的心血积累起来的教学资料,如果整理成书,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四中精神成就了徐光先生和像徐光先生一样的一大批教师精英;

  四中精神培育了更多的像徐光老师教导过的优秀学生。

  在北京四中百年校庆的时候,我们永远怀念徐光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