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高而独
学生作文
北京四中高三(1)班丁秋实
  古今“独”者,不下千矣。然我以为皆归为三类:乱世而独者,才高而独者,矫情而独者。此三者,皆为“独”,然有所不同。“乱世而独者”,比如屈原,当他独立汨罗江畔,口诵“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何其独也!他的独不在于其个人的突出,而是举世的混浊,世人的排挤。他的独是无奈的独,乱世所逼、如果说“乱世而独者”是世事所迫,那么“才高而独者”则是才高超世所致。

  梵高的画现今为世人所称赞,但在当年,处处受人嘲讽,被人鄙弃。但梵高依然故我地创造出一幅幅被今人称为“圣画”的珍品。人说梵高孤僻,岂是他自己愿为。他毕生追求,希望让世人理解他的画以及他的人,然而世界还没有准备好。

  我想这恰如王安石所说的“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故非有志者不能至也”。当有志者至矣,览尽世之非常,却发现自己已处于无人之境,知音难求。古者俞伯牙摔琴,就因如此。所以“才高而独者”是无知音的孤独者,是悲凉的。

  “乱世而独者”“才高而独者”我以为其实非独,今人自可以理解为其无奈与悲凉,并歌颂其超然之妙。

  我想也就是这促使了人们“矫情而独”吧,当无奈与悲凉被人理解,就变成崇高与脱俗。人们都希望自己崇高脱俗,便矫情而独起来。正是“欲赋新词,强说愁”,此乃人之常情,但又实非必要之为。

  我不反对人们标新立异,但如何标新,我有一言:养心而已,何必矫独?不如修养自己心胸,养浩然之气,自有志气。志高而独,才为善独,如志高而不独,岂不幸哉?屈原在盛世,伯牙得知音,岂非世之童话?

  独乃果,非为因。志高而独,因志高为善,非为“独”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