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难忘的灾区之行
初一(1)班刘佳艺

今年的暑假生活对我来说是非同一般的,这是因为我们的国家经历了大喜大悲的形势。大喜的是我们成功举办了堪称是非常成功、非常满意、非常精彩的,全中国人民梦寐以求的奥运会,国际奥委会主席给予了“无与伦比”的高度评价,下届奥运会举办地、英国的伦敦市长表示难以超越。但是在这大喜的欢庆中,我们不能忘记撼动了中国的5·12四川汶川大地震给全中国人民带来的大悲,这次天灾虽然摧毁了人民的家园,夺走了数万条鲜活的生命,但我们全国人民众志成城,万众一心,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谱写了一首首震撼人心的诗篇。

 国家经历了大喜大悲,我感同身受。因为我也经历了十二年来最大心灵的挑战。大喜的是,我与全国人民一同享受了成功举办百年奥运的喜悦,同时我如愿已偿地被具有百年历史的名校———北京四中录取为一名初中学生,人生的新篇章就此打开,我向往灿烂新鲜的中学生活,我盼望成熟与长大。但与此同时,我的心灵却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折磨,这就是我要告别相濡以沫六年的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告别如同亲人般的班主任老师、数学老师、英语老师……特别是要与朝夕相处、“情投意合”的小学同学分别。不管妈妈之前怎样给我进行了数次的心理调整,也不管我自己如何做了数不清次的心理准备,我还是在分别之时,无法抑制决堤的泪水。小学毕业典礼,我是主持人之一,台上,我无法抑制那失控的眼泪,字字句句饱含着对老师的感恩,对同学伙伴们的不舍;台下,我们与老师、同学抱头号哭,我们舍不得啊,我们无法接受一个暑假后会看不到对方的现实。妈妈破例在典礼后为我们全班又举行了一个小聚会,使我们的情绪有了略微的缓解,我们终于在笑声中告别,相约有机会再聚!

毕业后的第二天,我和妈妈便起程前往成都。后来才知道,这是妈妈精心设计的,她要让我懂得,我们小学同学的暂别不是永别。而四川灾区的同龄人在大地震后,有许多人面临着与亲人、朋友永远的离别。她要用事实教育我,人生旅途中会经历许许多多,要拿得起,也要放得下,心要向远想,眼要往远看,无论遇到何种挫折,最重要的是要坚强。的确,在灾区看到和经历的一切,教会了我许多人生哲理。

6月22日清晨,我和妈妈冒着小雨,扛着三大箱礼物,包了一辆出租车前往离成都近200公里的彭州市龙门山镇,一路上我的心情如同成都的天气一样压抑、昏暗,是还在思念我那些同窗好友?还是有些预感到要面临那些失去家园、校园和亲人的灾区同龄人?说不清。出租车飞快地奔驰着,道路上几乎没有车辆,司机介绍说:大地震后成都好像窒息了,打工的外地人都回家避震了,没有外来的观光者,整个成都宁静、冷清。大地震虽然对我们成都没有大破坏,但人们的恐慌心理一直没有散去。

听说高速路都封路了,只允许运送赈灾物资的车辆通行,我们不敢冒险,只好乖乖地走辅路,一路上到处可见赈灾物资接收处。成都的郊外是现代的、美丽的,道路是平坦的。随着赈灾物资接收处的密度增加,特别是道路开始颠簸,我开始感觉到要进入灾区了。我的眼睛开始瞪大,远望窗外,看到道路两旁的现代化楼房完好无损,心又放了下来,我看到交通指示牌才知道我们已经到了彭州市,这里离龙门山镇还要有近八十百公里的山路,彭州市的道路和危屋有一些损坏,但非常轻微,老百姓依然安居乐业。

此时的雨下得更大,出租车飞驰在如大号鱼网(地震造成的地裂)般的柏油路上。“妈妈,看!”我惊呼着,垮塌的房屋已经在我的视线里出现了,透过布满水珠的车窗,我看到了曾经相识的场景(因为地震后,灾区场面每天都能在电视上看到),但此时的心情非同一般,因为这是我身临其境与灾区零距离接触,我不顾雨水潲进车箱,摇下车窗迫切寻视车外,我们已经进入山区,盘山公路像一条条蟒蛇,盘绕在崇山峻岭之中,因为下着雨,地上满是泥泞,一路上震垮的房子越来越多,没倒的也是裂痕累累,窗破梁斜,几乎找不到完整的房屋,只有天蓝色和迷彩色的抗震篷,成为这里唯有的“建筑物”。望着碎砖裂瓦的废墟,我不禁心酸,唉,这里的百姓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家园,太可怜了!

山上怪石突兀,绿色的山脉中经常能看到,大片的土黄色。我知道这土黄色的地方是发生过泥石流,有的大山像窝头般被大地震撕裂成两半,房屋和生灵被掩埋了。想象一下,一块块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袭击着无数的村庄,太恐怖了!在路边和路中心,还能看到可怕的巨石,它可能夺走过多少生命,被砸的扭曲变形的车辆,凄惨地躺在路边。行驶在这样崎岖的山路上,感受着头顶巨石咄咄逼人的霸气,用司机的话说:这些巨石都是松动的,哪怕一颗落下的雨滴,甚至一缕阳光带来的热胀冷缩或是汽车的喇叭声,都有可能让这些巨石顺势而下,把你砸得稀烂。

汽车顺着破碎的山路爬升,车越往山上走,惨不忍睹的画面就越来越多,我实在不忍再看了。到达龙门山镇要经过白水河,前方指路牌明示:大桥已断裂,车辆请绕行!于是包括我们车辆在内的几辆车又开始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颠簸下去。终于驶进了经常在电视里讴歌的画面,眼前是一座用大石块和钢板临时搭建的“桥梁”,一块醒目的大红路牌上面清晰地写着:生命桥车站,“生命桥”,顾名思义,它是那些敢于拼搏,挑战生命的最可爱的路桥部队的解放军官兵,用生命筑起的桥梁,战士们为了把灾区受伤的群众救出,把全国人民慰问灾区人民的物资运进山区,冒着生命危险强行修建的。就在离它不远的地方,在湍急河水上清晰可见,一座大桥已经拦腰折断,望着“生命桥”下飞涌的河水,真的可以想象战士们是花了多少功夫,才筑成了这座英雄桥。车越往前开,映入我视野的惨景越令人揪心,龙门山镇与汶川一山之隔,它是一个成都人民最喜爱的避暑胜地,过去是满目青山,清凉四溢,亭台楼阁,龙门山风景被成都人称为:“东方阿尔卑斯山”。而现在,翠绿包裹的龙门不时地露出大片土黄,像满头秀发中间生出的瘌痢头,难看得刺眼,坍塌的“农家乐”比比皆是,“山水画廊”、“避暑天堂”的景区宣传牌歪斜在一片碎石堆上,周围瓦砾成堆,废墟一片。在废墟前我拍了一两张照片,一反我过去在镜头前的“嚣张”和灿烂,我现在的表情是凝重和悲伤的,因为我深知,在我背后的画面里曾经发生过令人战栗的悲惨场景。此时,带我们进入重灾的成都疾控中心的叔叔也来接我们,在他的带领下我们顺利地来到龙门山镇九年制义务学校,其实,这所学校已被大地震像烙饼一样摊成一片。在群山环抱中,在我眼前呈现的是蓝白相间、整齐宽敞的活动板房。校长说:“我们的学校原来是四季花开,绿树成荫的绿色学校,突如其来的大地震把它给震碎了,这是在大地震中他们第六次搬的家了,也是最稳定、最安全的家。我们要带领全校师生重建校园,恢复昔日的校园风貌。”

我们首先进入了英特尔教室(英特尔公司赞助的),里面有50多台电脑,孩子们正在用电脑画画,电脑上醒目地打着的标题都是“四十年后的家园”,他们有的在思考着,有的在用鼠标点击着,发挥着各自的想象力,为未来绘制着美好的画面。虽然他们失去了美好家园,但他们没有失去美好的信念。在他们画的一张张图画中,已绘制出他们重建家园的瑰丽景象,我真的从内心敬佩这些同龄人。由于他们要准备明天接待英特尔公司董事长的视察,我就没过多地打扰他们,帮了几个小同学操作了几下,就离开了这个班。之后我又进入了四年级的教室,令我没想到的是我接受了空前的欢迎,同学们蜂拥而上要我签名,并附上联系电话。望着他们个个黝黑健康的灿烂脸庞,感受着他们为我们的到来雀跃开心的氛围。我依次把我们带去的礼物亲自发给每一位可亲可爱的小伙伴。边发边告诉他们,可爱的KATY猫毛巾是为了让他们每天洗脸时都能感受到北京姐姐的关爱;卡通小指甲刀是希望他们做好个人卫生,不要让大人操心;清凉油是为了避免蚊蝇叮咬也可起到消暑作用。他们不停地点着头,眼神里透出感激的目光,他们虽然争先恐后,但是都非常自觉地排好整齐的队伍,一个个走到我面前,“谢谢姐姐,谢谢姐姐”,一声声道谢发自他们喜气洋洋的小脸蛋上。他们笑得开心、灿烂,他们真的很乐观。全然不被倒塌的家园所吓倒,依旧天使般地快乐、嬉戏,我坚信他们将成为重建家园的小主人,从他们的笑脸中可以看出希望、看到未来。

因为他们也要参加第二天的大型活动,我不好意思再耽误他们的时间,临别时和他们合影留念,我几乎是被簇拥着推出教室的。他们有的抱着我的胳膊,有的扯着我的衣服,有的拽着我的手,有的钩着我的脖子,随着咔嚓咔嚓的快门声,一幅幅欢天喜地的动人画面留在我的相机里,我大声告诉他们“北京姐姐给你们留了联络地址,你们今后有什么需要,及时与我联系,我会用最快的速度帮助你们,有时间我还会来看望你们”。看着他们依依不舍地松开小手,脸上的笑容开始慢慢地收起,我心里真是难过无比。仿佛又回到了我与实验二小同学惜别的时刻,但此时的我却是无比坚强的,因为在灾区伙伴面前,我实感自己原来真是太脆弱了,他们面临了成人都难以承受的天灾,校舍没有了,家园垮塌了,有的甚至已经失去了亲人、老师、同学和朋友,但他们还是如此的开朗、如此的阳光、如此的热情,如此的开怀大笑,而我呢。此时的我,完全地懂得了妈妈为何毕业典礼后第一时间把我“扔到”灾区的目的和意义,我感谢灾区的同龄人,是他们使我懂得了什么是真正的坚强,什么是比阳光还灿烂的积极心态,我更要感谢妈妈,是她为我奉献了心灵鸡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