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部传世杰作
评王行国夏培卓合著《华夏五千年名人胜迹》

(一)

 一部构建恢宏、内蕴丰富、观点新颖、人物鲜明、风格独特、文笔生动的好书,一部雅俗共赏、老少皆宜、填补文化、出版、旅游空白的鸿篇巨制《华夏五千年名人胜迹》(以下简称《华夏》)出版问世了,‘可喜可贺,值得欢呼!

拜读此书,令我震撼不已,令我拍案.叫绝,让我感慨万千,让我浮想联翩。于是,我由《华夏》和其作者王行国、夏培卓伉俪,联想到《史记》和司马迁。我不是把二者相提并论,仅仅是一种联想而已,仅仅。

《史记》是我国古代第一部纪传体通史。是“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伟大著作,是司马迁在史学和文学上,对我国古代文化做出的伟大贡献。《史记》被后世誉为“史家之绝唱,无韵之离骚”。司马迁成就《史记》,简言之,我以为原因有四:一是他天赋过人,自幼聪颖好学;二是他读万卷书,继父任太史令,在皇史宬博览皇家图书典籍;三是他行万里路,随侍武帝出巡,周游全国;四是李陵事件受宫刑,蒙受奇耻大辱,承受着精神和肉体上的极大痛苦,使其发奋著述,忧愤成书。

  司马迁是纯粹写史。王行国、夏培卓夫妇的《华夏五千年名人胜迹》(以下简称《华夏》),这是一部以史为据,以情写入、别具一格的人物传记。全书15卷420万字,囊括从远古到民国的280位名人,收录了照片4700余幅。基于对祖国悠久历史的热爱,出于对历史文化创造者的崇敬,他们不辞辛劳,耗时32年,博览群书。在浩如烟海的典籍中钩沉,寻踪觅迹,搜集了大量史实材料———这也算“读万卷书”吧。他们外出考察118次,踏遍祖国大江南北,足至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643个县次———实地考察探访名人胜迹景点2615个次以上,仅车程就行有40万公里。实地拍摄6万多张胶卷照片(数码照片未计)。这是一项多么惊人的巨大工程。这还不算“行万里路”吗!至于他们的天赋,不必恭维。但他们站在学者的思想高度,鸟瞰5000年历史文化,目光之犀利,思想之深邃,他们的历史洞察力和艺术鉴赏水平,他们超人的毅力,30多年锲而不舍的勤奋精神,着实令人钦敬。还有,他们在历次政治运动及十年浩劫中,长期遭受残酷迫害,被人无辜地剥夺了半辈子生命———青壮年时期宝贵的生命啊!悲哉!惨哉!这或许就是“坏事可以变成好事”吧!不幸的遭遇激励并锤炼了他们的心志。“人生路漫漫,一步复一坷。但得不停滞,回首笑自多。”作者这首小诗,不正是他们笔耕的写照和人生的缩影吗。他们立志要“为中华山河立传,为炎黄风流讴歌”。人虽作梗,但天道酬勤。终于,在著作等身后的古稀之年,又完成了这部史诗般的《华夏》巨著。

  它是承载华夏五千年历史文化的微缩典籍,为子孙后代留下永不泯灭的精神财富,为文化事业做出了贡献,也为深度开发旅游资源,提供依据,真乃传世杰作也!“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我的联想,绝不是空穴来风吧。他们与司马迁,何其相似乃尔!


(二)

《华夏》这部书独树一帜,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首先是立意新颖奇特,别具一格。发前人之所未发,补后人之所未逮。令人醒目,引入开卷。作者的创意,即把历史名人、文化遗存、旅游资源,有机地结合起来。在叙述名人经历功业,刻画人物性格,展示人物风貌的过程中,详尽地描绘出有关的胜迹景点,并配以充分的照片和说明。让人在阅读文字的同时,从照片直观地看到人物的足迹,如身临其境。从而巧妙地拉近历史与现实的距离,使读者能与为我们创造光辉灿烂文化的名哲先贤、科学巨擘、文化大家、骚人墨客、政治豪杰、军事奇才、民族英雄、革命先驱们,近距离接触,在他们的足迹面前,缅怀他们,近距离与历史文化的创造者,隔着岁月,进行对话。足迹与生平功业对照,相得益彰。历史与现实贴近,令人备感历史的沧桑,让人产生亲切的感觉。这种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名胜古迹的有机结合,即发前人之所未发。这种新颖奇特的构思,堪为创举。历史文化的载体很多,其中胜迹是实物记载的、能直观、能触摸的历史文化。能让遥远的岁月复活,是历史文化的底片,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历史人物有其特殊经历,胜迹景点有其个性特征,随着人物的经历,追踪其足印,饱览有关的胜迹,这在旅游成为时尚的当今,对旅游事业的发展,旅游资源的深度开发,颇具现实指导意义。

 《华夏》一书的出奇之点,可贵之处,就是全书伴以难得的遍布天下的名人胜迹照片。作者深知,胜迹景点,是时代浓缩的记忆,具有时代的特色和个性风采,它涵容着广阔的历史风云,深邃的哲理意蕴,丰富的文化内涵。它是我们民族历史文化的凝聚,它折射着时代精神,绽放着人性光辉,是人类文明智慧的象征,而绝不是那些毁灭文物的历史罪人视为的“四旧”,必要砸烂而后快。这不禁让我回忆起那段自毁历史文化的痛心时期,胜迹景点曾经遭受过多么不公的待遇。

 正因作者深刻认识到这些历史胜迹的文化内涵和历史价值,他们才付出巨大的代价,以无以计数的履痕,掠过繁华闹市,历尽穷乡僻壤,去寻觅那尘封旷古的先人斑驳足迹,去采撷被时光掩藏的先人淡漠轶事。他们执著地探微寻秘,不避严寒酷暑,不畏艰难险阻,冒着生命危险,用汗水和血泪,实地拍摄了6万多张胶卷照片。从作者拍摄的距离,取景的角度,照片的说明看,这些胜迹照片,是历史人物的有机体,是人物不可或缺的肢体和血肉。那是历史之根,文化之源,是我们引以骄傲自豪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瑰宝。它们的文化内涵和精神内涵,能给后人以思想启迪和精神陶冶。至今,这些胜迹景点,不是还在为我们创造着巨大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吗!


(三)

 过去,我们囿于传统观念的束缚,少不得狭隘和偏颇,不能真实地去看历史,去看人生,去看未来。理念的偏斜,常让我们以狭隘的功利目的去评说事物,不顾公理,不讲正义,一切为我所用。褒则九天,贬则九渊。什么“历史是胜利者写的”。“历史是个小姑娘,由人打扮”。在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的今天,那些“影射史学,”“遵命史学”、“工具史学”,可以休矣!

  近些年,人们对历史的反思和议论,极为普遍,尽管见仁见智,诸多歧义,甚至大相径庭,但殊途同归的观点则是:正视历史,公平对待历史人物。诚然评价一个人物,往往就是评价一段历史。不论任何时候,我们都应当尊重历史文化,尊重历史文化的崇高价值,把它同国家民族的生死存亡联系起来。民族复兴离不开文化复兴。学者章立凡说的好:“一个历史悠久、积淀厚重的民族,如果屏蔽历史,拒绝反省,将难以走出‘周期律’的循环怪圈,更无法把握未来。”人们早就反对“数典忘祖,”早就警告“亡文灭种。”

  改革开放,使社会生活急剧变革。人们的思维方式,价值取向。历史观念,审美意识乃至行为方式都在发生递嬗。以钱为本,商业文化的发展,臣妾文化、媚俗文化的冲击和挑战,“大话”、“戏说”历史人物的胡编乱造,外来文化的影响,急功近利的艺术短视症,对人的心理造成极大的干扰和诱惑,都误导着人们对历史真伪和人间是非的正确判断。

  写历史,需要史胆、史识、史才。写历史人物,写出鲜活的历史人物,更需作者具备多种才能。《华夏》的作者,高屋建瓴,用历史批判,文化批判的犀利目光,既摒弃那个“丧失理性时代”的封建桎梏和文化愚昧,又摆脱现实的流弊。在史实的基础上,“断自本心”,断以己意,从新的视角,以独特见地,力求写出真实的历史。鄙弃脸谱化、漫画式劣技,努力写出真实的历史人物。唯此,才能展示先进文化的感召力,才能揭露封建文化的劣根性,为当今民族的复兴,作出贡献。他们笃信,人类一切美好的精神财富和物质财富,都应当受到尊重、保护和传承。历史是一面镜子。“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只有懂得文化积淀的人,才能读懂历史。“昨日以为是者,今日未必为是。昨日以为非者,今日未必为非。”


(四)


  作者认为,中国传统文化,有两个明显的劣根性:一是封建专制;一是毁灭文化。书中,作者有意识地无情揭露封建文化的劣根性,决不为封建帝王唱赞歌。公认的昏庸暴君自不必说,就是所谓建功立业的贤君明主,在客观地描述他们的政治伟业、历史功绩的同时,也要实事求是地揭露其专制、骄横、残暴嗜杀,刻薄寡恩的劣性,而决不似电视剧的戏说,对统治者一味地歌功颂德,奴性十足地盲目崇拜。《华夏》作者目光锐利,能透视历史的腹地和人物灵魂的深处,既写出了封建帝王的共性,也突出了他们的个性特征。

  历史人物往往有其两面性。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实事求是地评说历史人物事件,书中的例子俯拾即是。当然,观点出新,见解脱俗,是基于对史料的全面掌握和科学合理的分析研究。比如书中,作者对明太祖朱元璋的描写,极为公正客观。朱元璋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一个从贫民乞儿,一跃而为皇帝的人。“他指点江山,定鼎中原,将无数角逐天下,比自己强大的英雄豪杰玩于掌股之中,将无数满腹经纶运筹帷幄的英贤才子集聚于自己的麾下,”“他带着凡人难以想象和忍受的苦难经历,带着许许多多绝处逢生,惊心动魄的传奇故事,带着亲贤纳谏宽厚仁义的王者风度,带着震古烁今超然盖世的雄才大略,在文武百官的簇拥之下,迈着稳健的步子,一步一步走上了祭坛。”朱元璋确实是个具有传奇色彩的人物。他曾是个落魄和尚,处于社会最底层。元末农民起义,他乘时而起,逐步剪灭群雄,后来居上,历15载而成帝业,是继刘邦之后,又一个出身卑微,起自草莽的平民皇帝。明初是铁血王朝,“朱元璋政权的维持,是建立在流血屠杀酷刑暴政的基础上。朱元璋是中国历史上杀人最多的皇帝,在历代开国之君中,他杀戮功臣的手段最为残酷。”狡兔死,走狗烹。随着基业的逐渐稳固,朱元璋对昔日南征北战的功臣们下了狠手。屠戮之残忍,足令天下人毛骨悚然。历代封建统治者对读书人,也只是利用,当其造反打天下时,利用他们的才智谋略,君臣可以同甘苦。一旦坐了天下,便决不能共享乐。对内,朱元璋实施血腥的文化专制,大兴文字狱。“在明初,百无是处的文人,为了几个方块字,不知被屠杀了多少,被毁灭了多少家族。”对外,“朱元璋厉行海禁政策,摧残压制了民间正常的对外经济交往关系,严重影响了中国与外部世界的沟通和了解,开了明清时代长期闭关锁国的恶例。”

  《华夏》一书,也似《史记》,“其文直,其事核,不虚美,不隐恶。”作者写好人不避其恶,写坏人也不掩其好。乱世奸雄袁世凯,一生惯以权谋欺诈之术,得以飞黄腾达。是维新志士的鲜血染红了他的顶戴花翎,他是踏着维新志士的尸体,登上权力高峰的。他半生匍匐在皇权之下,羡慕帝王的淫威,把做皇帝视为人生权力、荣誉、享乐的极峰。他决心“以万民之膏血,博一己之尊荣”,要尝尝戴皇冠的滋味。他复辟帝制,逆潮流而动,不得人心,以致搭上了一条老命。

  但他仇恨科举制度。在与张之洞等的上奏中,请立停科举,以便推广学堂,讲授实学。很快,华夏古国封建专制的人才基础———科举制度,竟在他的反对下,一命呜呼。还有,建立现代警察制度,是袁世凯功垂青史名扬中外的一大创举。

  书中作者对古代的贤宰明相,诸如三国的诸葛亮,明的张居正,清的李鸿章,均有自己新的理解。“人们心目中的诸葛亮,运筹帷幄,神机妙算,是个完美无缺的神人,圣人。其实,诸葛亮的形象是经过《三国演义》演绎了的,他的名气之大,有些是炒作出来的。因为统治者需要一个忠心耿耿的楷模,读书人需要一个待价而沽的榜样,双方都需要一段君臣际遇的佳话,偶像便被创造出来了。纵观历史,真实的诸葛亮确为先贤风流人物。他一生小心谨慎,竭诚尽智,才能卓越,品质高尚,成为历代将相之师表,忠臣之楷模,百姓崇敬的英雄。但他是人,不是神。”诸葛亮应当走下神坛。“诸葛亮不仅有‘弃新野,走樊城,败当阳,奔夏口’的败迹,尤其是他晚年全力以赴组织的6次北伐的汉魏战争(即六出祁山)也无不以失败告终。”“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

  清末的李鸿章,作者写得很客观,很感人。“外修和好,内图富强”,是李鸿章为之奋斗的终生目标。他评价自己是“裱糊匠”,为清王朝这座摇摇欲坠的破屋子补窟窿,认真地做了一辈子“裱糊匠”。李鸿章在平定太平天国和捻军中,为清王朝立下赫赫战功,成为同光中兴名臣;他发起洋务运动,创建海军,兴办近代工业,是同光年间自强运动的中心人物,中国近代化的先驱;他代表清政府与列强签订了一系列丧权辱国的条约,背上了万世骂名。他一生带有近代中国的时代印记,与中国的命运息息相关。李鸿章的历史,也是晚清40年的历史。

  有人说,唯物史观即“奴隶史观”,是底层人民在创造历史,农民起义推动了历史的进步《华夏》的作者,根据大量历史事实,对农民起义领袖,总结出自己的独到见地。作为“草莽英雄李闯王,历史过客大顺帝”的李自成,作者认为他是“一个不成功的农民,推翻了一个成功农民朱元璋建立的封建王朝———大明朝,建立了一个新的封建王朝———大顺朝。朱元璋的成功是所建立的王朝持续了277年之久,李自成的不成功是所建立的王朝持续的时间短了点———只在皇帝宝座上坐了一天。成功者与不成功者的目标是相同的———做皇帝。”“他们都以反压迫剥削为手段,达到成为新的压迫者剥削者的目的。他们要的只是角色换位。因此,李自成即使在失败逃跑的时候,也要在前代皇宫的龙椅上尝尝当皇帝的滋味。”“这些起义者每次的皇权之路,都要社会付出惨重的代价———生产力的大破坏和文化的大摧毁,以此‘推动历史的发展’。李自成领导的农民起义,更是达到了‘历史的巅峰’,影响深远,以致300年后,一篇《甲申三百年祭》还由此发思古之幽情,把他当成历史教员。”

  清末的洪秀全,造出个“革命的上帝”和拜上帝会作为发动起义的工具。造反之初,为断绝参加者的后路,财产充公,房屋烧毁,连同母妻姐妹女儿,全家参加。这样,男人便无后顾之忧,个个成了过河卒子。女人参加,既增兵员,扩大声势,又可作为人质。军中实施反人性的夫妻隔离制,弄得人心涣散。洪秀全却在天王府养尊处优,妻妾成群,过起豪华奢侈的腐败生活。他的“天朝田亩制度”也不过是个投农民所好,引诱他们加入的画饼充饥的空想纲领。太平天国的失败,与其说是敌人强大,毋宁说是无法解决的天生的内部矛盾和洪秀全的腐败所致。正如忠王李秀成被俘后在《自述》中沉痛说的“天王失邦国,实其自惹而亡”。因此,作者认为:“太平天国革命倘若成功,中国只不过又增加了一个封建王朝,又多了一个腐败的新皇帝。”实乃真知灼见,惊世骇俗。

  中国的封建社会,长期以来,统治者除了政治上施行皇权专制高压外,思想文化上,还要实施摧残钳制政策。“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秦的焚书坑儒,汉的独尊儒术,宋的程朱理学,都是明证。

  《华夏》一书中,还特别体现出学者的思想境界,反封建文化劣根性的思想个性。除了对政治家、哲学家、思想家、文学家的叛逆思想给予褒扬外,在描写明朝狂狷奇才、思想家、文学家李贽的文字中,表现得尤为明显。作者对倔强刚愎的李贽这个“中国第一思想犯”,给予了充分的肯定和赞扬。作者说:“李贽的思想具有极大的叛逆性和顽强的战斗性,他是反封建传统思想的先驱。他全然不.顾儒家圣人的尊贵,嘲笑孔子,讥讽朱熹,鄙视把科举作为猎取功名利禄阶梯的庸俗之见。他要打破孔教束缚,解放思想,他要为千百年来历史上的冤案辩雪。李贽抱着‘与百千万人对敌’的思想进行战斗,尽管心灵滴着血,也不低下高昂的头。其骇俗之举,宛若一粒石子,投入窒息的思想界深潭,激起成串的波澜。李贽思想悖于正统而又锋芒毕露,其性格异于常人而又倔强难驯。李贽的生命是一首高亢激烈的狂歌,是一束惊心夺目的光彩。”


(五)


  这部书具有强烈的摄人心魄的内在艺术魅力。我看,一是来源内容的博大精深,丰厚而源远流长的历史文化底蕴,人们感兴趣的历史人物;再是来源于作者生动的表现手法,也即文学笔法的运用。写活近300个历史名人,要各具其形,各有其性,且如此成功,这是大家大手笔的才情。

  首先,作者能把千年沉重的历史,瞬间轻柔地回放在读者面前。不是戏说却到处有戏。在讲述久远的历史人物的经历和功业时,很注意故事性,曲折性,生动性。因此,书中有无尽的曲径通幽,也有无尽的柳暗花明。让人读之兴味盎然,让人读之爱不忍释。曲折的故事,跌宕的情节,更能让人体会到宦海的浮沉,仕途的风波,世事的沧桑,人间的冷暖,人生的悲喜。

  其次,活脱的人物性格刻画,描摹出各异的血肉之躯,入微表里。本书写历史人物不是抽象干瘪的死人僵尸。它既是历史,却又是以史为据,别具一格,生动真实的人物传记。通过具体生动的史实描写,通过人物自身的言论行动,生动展现人物的鲜明形象和个性特征,虽是千年历史人物,却有血有肉,鲜活如生,是呼之欲出的历史活人。

  作者在描写历史人物时,还采用了典型细节描写的手法。所谓典型细节,是指最能突出人物个性,且与其一生功业休戚相关的细节。有时一个这样的细节描写,就能使人物跃然纸上。李斯有才气而无骨气。他发出厕鼠仓鼠之叹:“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在老鼠身上悟出了他的人生大道理。为追求功名,于是“从荀卿学帝王之术,”最后身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成为秦始皇丞相。他害死同窗韩非,参与胡亥赵高篡改诏书,赐公子扶苏死。这一系列作为,都是贪恋富贵,自保乌纱的举动。“鼠叹”这一典型细节充分表现了出他的性格,并贯穿了他的一生功业。
  
  最后,我还要说,书中篇首的标题与导语。那是点睛之笔,精彩之作,语言精辟,启人心扉,具有极强的概括力吸引力,与《史记》篇后的“太史公曰”,大有异曲同工之妙。


 附记:
  王行国和夏培卓老师另有一部大型画册《中华名人名胜图典》已经完稿。该书收有2500名历史人物、8000幅名人胜迹照片及其说明文字120万字。全书分编为远古传说名人、历代帝王后妃、历代名将、历代名臣、历代社会名人、历代政治名人、历代思想家、历代科学家、历代诗人、历代文学家、历代艺术家、历代文化名人共12卷。

  该书为历代文典籍,为爱国主义读物及深层开发旅游资源读物,富有审美情趣、具有收藏价值,并可作为发展企业文化图书。

  本书出版成本较高,希望能有热心的校友帮助出版。




朱荫坡(58届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