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梅芬——我心中的名师
张舒勃(60届校友)
名校者,有名师之谓也。校报对“四中名师群”多有报导。我翻拍一张50多年前我读初中时的老照片———估计是“孤照”,因1957年初三(4)班考上本校高中的,我记得仅十人。

  化学老师洪梅芬,是我们初三(4)班的班主任。似乎是刚从天津毕业分到四中的,影影绰绰还有欢迎会的印象。初识这位女老师,喜忧参半,洪老师年轻漂亮,富有朝气;但也怕她管不住我们这个“乱班”班上踢球成风,常从放学后踢到天黑,实在看不到球才散。为踢球吵嘴打架,几乎天天发生。我是小淘气,还记得两个大淘气的名字:牟其德、李涛,用今天的话说,前者是“名嘴”,后者是“球霸”,班上都怵这两位———不忍追问二人还健在否。

  某日,洪老师将其大婚事当着全班讲了,告诉我们婚宴的时间地点,邀我们全班参加。前后多日,逢洪老师课,诸如“讲桌上粉笔盒下压纸条”,“黑板擦挡着写的字”……应当说,那个年代的孩子就是天性的淘气,不坏。对春草闹堂事,洪老师从不发火,总用她那特有的温语与笑嫣化解之。耄耋回眸,50多年后的今天,她那标志性的笑,弯腰(她个子高)、对脸、常拍我们肩(本人直到“白屋同窗”毕业,都坐教室头排)的谈话习惯,至今栩栩如生。至今,不知洪老师生气是何样子。

  今天,思量洪老师大婚事,颇困惑:老师结婚干嘛告诉学生?面对清一色的男生———活猴似的淘气鬼,怎么敢邀请?且非代表?破费不说,就不怕搅了局?笔者亦是教师,换位扪心自问,既没这个觉悟,也没这个雅量。洪老师做了,何也?好老师啊!我心中的名师。

  历史拷问现实,哪位老师的大婚,能如洪老师那样,施情于她的学生?1958年,我在白屋文科班,因是“历史科代表”,徐健竹老师多次邀请我到他四中附近四合院的家……今天,师情大爱少了,“范跑跑”确是真的。断讯半个多个世纪后,我脑子里还有洪老师的倩影,这是难得的师情奇葩。多次校友聚会未有机缘见到洪老师,文此,让弟子向您鞠一躬,祝您寿比南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