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从旁观中觉醒
尹风尘 高一(11)班
  人很多时候是活在别人眼里的,而更多的时候是活在自己的惴惴不安中,直到觉醒。

(一)中国人有个不好的习惯,喜欢围观看热闹。身为一个中国人,我对这种行为有着一种善意的认识。那就是我们想伸出援助之手,只是介怀彼此的眼光,畏惧哗众取宠的指责,而迫不得已没有去实施善举。

人怕在别人眼里变得糟糕,所以,人选择了比变糟要退一步的默默围观。

  好比喧嚷的街上走着一位盲人,他身后驶来一辆汽车,司机可能没看见他手里的盲杖,所以鸣起了喇叭。盲人听到催促声,心慌意乱,想避开却力不从心,于是一跤跌在地上。此时司机看到了红白相间的细长棍,暗暗后悔,犹豫着是下车扶他呢?还是让别人帮忙扶起他呢?而行人也定住了,思索同一个问题:人是他鸣笛吓倒的,是不是应该让他来扶?与此同时盲人想站起来但又踩到一个松动的砖块,便再次跌倒了。心焦的他想告诉别人,根本没有人会为某某扶起自己而不屑,人会觉得自己被别人评价只是缘自自己心底的那份不安。他只想要有个人赶快帮他走到一个安全地带,解决这起由自己引发的交通堵塞。最终有个女学生挺身而出,当了那“众矢之的”。在众多围观的异样眼神下,学生扶着盲人走到了墙边。很简单的动作,可惜是在那么长的思想斗争时间之后。

(二)今天中午在食堂吃饭,有一个人不小心把三块西瓜掉在了地上,由于双手都端着东西,他没有捡。我观察着,像我们这些从小被训练写作文就写“捡香蕉皮”“踩西瓜皮”的考场道德优秀生当中,有几个能弯下腰,把一年级作文里的小事真的做到生活中来呢?

  五分钟,一个人也没有,而更多的是默然处之绕路而行。甚至一个挂着“值周生”牌的学姐还一步从上面跨了过去。

  我开始琢磨那些明明看见了却躲开的人为什么躲开。可能一,他们懒得弯腰;可能二,他们觉着这并没有潜在危险,并且学生都退场后会有人来打扫,他们这么做没有意义;可能三,捡起别人丢在地上的食物会让他们觉着丢脸,尽管他们并不打算吃,但在别人眼里,也许他们是要捡起来吃的。

  难道他们只为了活在别人的眼里有个高贵形象吗?我心里不满,但有一点,毋庸置疑,我在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而且我深知在某一个有良知的人捡起那些西瓜后,我也会不禁抿笑。

十分钟,仍然一个人也没有。

  我忽然想起如果是我,我会去捡起那三块西瓜吗?也许当我端着空碗愣愣瞧着地面时起就有人抿嘴偷笑,等我蹲下去捡;兴许那些偷笑的人已经开始拱同座的人观看新版“捡食记”。而当我站起时他们会等待我下一步做什么:是扔掉?那你显得你自己倨傲只想当清洁模范,某某还会低声说:“这丫头秀什么呀又没有老师。”还是吃掉?抛开我对“锄禾日当午”的古朴情感,现在少有人会从地上捡东西吃吧。如果在食堂里出现了,那会成为新闻的。

  也许所有看见它而没有捡起它的人都如我这般想,如我这般“自以为”别人会对我们的形象大打折扣,如我这般困缩在自己的惴惴不安中,想着“如果我怎么样,别人会怎么样”。

  十三分钟,大批食客已然吃饱饭,但经过那里的人只是注意不要成为踩到西瓜滑倒的笨蛋———那和捡起并吃掉他们的情况一样,都是要上头版头条的。

  我又想起一个故事,一个人看见一个未拧紧的水龙头,但他自己没去拧紧,而是躲在一边看有没有人会主动伸手。但没人如他所想,他最后摇摇头,感慨万分地走了,而水龙头依旧滴着泪。

  我看了十三分钟,再过几秒我也要走了,我是不是也像故事里那个“形式主义者”呢?

  我选择了即便锋芒在背也要弯下腰去。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存在,觉着背脊上聚集的目光像在嘲弄着我的“英雄气概”。我勇敢地挺起胸,用伪装出的坦然颂扬传世的“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环视了一下四周,略有心虚。但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是没有一双嘲弄的眼,相反一位仁兄象征性地举起盛汤的碗,作出“致敬”的姿势。

  我还以一笑,原来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多虑。人最可怕的不是活在别人眼里,而是自以为活在别人眼里。

(三)我用了此篇不成文的绝大篇幅描写了人物的心理活动,希望不是赘笔,也但愿我把我想要表明的“由迷惘到决断”、由旁观主义到实干精神的思想表述清楚了,我确信在今后的人生路上用于思考别人会怎么想的时间会越来越少———有意义的正确的事去干就好了!

  令我比较高兴的是,这次从看见西瓜到捡起西瓜,我只用了十三分钟;而上次从看见盲人在路上跌倒到扶那人起来,我用了十五分钟时间思考。

  觉醒提早来了两分钟,我觉着这是个好兆头。

(四)不要给自己设一个套,让自己以为自己生活在别人眼里,跳出来吧,纵使别人真的有白眼予你,也请不要为做了正义的举动惴惴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