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责任
□肖振龙
各位老师:

  大家下午好。非常高兴能受到表彰,并有机会在这里与大家分享我的一些感受。

  我在2008年毕业,到北京四中参加工作,成为了一名生物教师。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不断体会着作为教师的辛苦与快乐。进入四中之初,每天充满着怀旧的情绪,在工作之中,总在寻找和回忆自己当年在四中求学时的足迹;然而很快,忙碌的工作使自己没有更多的闲暇去回味;熟悉的环境,全新的任务,我以一种新的方式开始了在四中的生活;如今,回忆起这段不长的经历,感触颇多。

  当初选择到四中做一名教师,绝大部分的原因是因为自己从四中高中毕业。今日我以四中为荣,明日四中以我为荣,严谨而自由,卓越而平实,所有这些都彰显着四中独有的大器。那时在四中的三年,的确影响甚至是决定了我以后的生活。因为四中希望向学生传达的更多的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良好的学习方法和优异的考试成绩。就像在学校的三年发展规划纲要中提到的一样“四中的教育不仅要关注学生的近期发展,还要关注学生的终身发展;不仅要使学生在学科知识与能力上达到优秀标准,还应当体现对学生的终生关怀”。有了这样的想法,于是,在四中的校园里不断发生着让人感动的事情,让一代又一代四中毕业生津津乐道。这是作为四中学生的幸福,也是作为四中教师的幸福。不能否认,四中还有很多不足,还不是尽善尽美,但是很多四中人对四中的迷恋已经近乎成为了一种信仰。那是前辈们带给我们的荣耀。当我再一次浸润在四中的温暖之中时,在幸福之余,身上多了一份责任。这是作为四中人共同的教育理想。我想,这种源于内心的幸福感和责任感是我可以成为一名四中教师强有力的基础。

  对于四中文化传统和价值观念的强烈认同,不仅使我选择了四中,也使我很快的适应在四中的工作。作为一名生物教师,我要向学生传授什么呢?我当然期待在我的学生之中将来有人能够成为生物学家,哪位老师没有这样的盼望呢?然而,可以肯定的是,绝大多数的孩子将来都不会记得多少高中生物讲了的东西。就像我现在也记不得多少与自己工作专业无关的,又不是高考科目的学科内容了。但是如今,我依然留着一份于明老师判了94分的水彩画;依然留着三年六本包好了书皮,上面记着徐稚老师语录的语文课本;依然留着内心无数的感动。这就是我能留给学生的:对生物学科满怀激情的热爱,理性的思考,对生活的关注。有一次课堂上,我向学生讲授进化论,谈到进化思想的产生与神创论的冲突,刚刚抛出问题还没有作进一步解释,有个男生打断了我:“老师,宗教的神创论不是错的。”凭借我对四中学生的了解,我知道有人提出这样的质疑不足为奇。“我没有说神创论是错的。”其实,我可以在课后再和他讨论的,但是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就这个话题在课堂上与学生分享。“我觉得科学与信仰并不矛盾。数不胜数的科学家都是虔诚的宗教信徒。科学是需要被证明的,无论你是否相信,但信仰不是。”其实,关于宗教与科学,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也在不断引起争论,我自己也并没有什么更深层次的研究。其实我没有告诉学生神创论是否错误,只是给了他们一个开放的答案,我们应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看待科学。下课后,那个男生找到我,对我说:“老师,我必须要向您致敬!在主流观点盛行的课堂上能有这样的看法,让人敬佩。”我忽然意识到了,这就是我想要的,他并没有掌握什么新的生物学的知识,也没有得到什么新的学习方法,但在他心里保留了一颗批判思维的种子,我盼望着有一天它会生根发芽。就这样,在课堂上,我不断地把自己对生物学的无限热情和深入思考融入具体的教学过程,向学生传达着生命之美和理性之美。

  在工作一年之后,我有幸成为了一名班主任。深感责任之重大的同时明显感到经验不足。在为一件件班级琐事而疲惫的同时,与学生的接触也更加深入。在这个过程中,我不断的被感动着。就像很多老教师说的一样,学生教给我的远多于我教给学生的。诚然,组织管理一个班级是需要很多经验的,但当面对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时,真诚和平等就显得更为重要。就在前不久,学校组织了学生的DV大赛,我们班的一个很喜欢电影的女孩接下了这个任务。其实她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生,但因为学习成绩不好,自我认同感很低,所以她写了一个剧本,说的就是自己向老师倾诉的故事。她找我做演员,就演我自己。一天拍摄到了很晚,回家的路上我收到她的短信:“老师谢谢您,拍到这么晚,耽误您休息了。”我回复说:“应该谢谢你,能跟你一起创作是我的荣幸。”她好像有些受宠若惊:“很难能遇到您这样的老师啊,这应该是我的荣幸才对。”在那一刻我感到了作为老师莫大的幸福,这来源于与学生心灵之间的沟通。我只想通过努力,帮她完成一个小小的心愿,让她获得更多的承认。也许这并不能提高她的学习成绩,但这种人与人之间坦诚与理解是我们一生都会需要的。我想在她给我发短信的时候,她也同样感觉到了。

  作为一名青年教师,我与四中的故事刚刚开启了一个新的段落,在工作中肯定会遇到各种各样的困难。但四中教给了我的面对生活的态度:积极、乐观、踏实、认真。这是一种信仰,与科学不同,它是不需要证明的。而我所要做的,就是把这种信仰以各种方式传递给学生,在与他们沟通心灵的过程中实现着自己的价值。

  感谢学校给我这份荣誉,感谢所有帮助过我的老师。最后,感谢大家的倾听。


(肖振龙为生物组教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