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两枚体育奖牌的回忆
——记特级体育教师韩茂富先生
在我的书柜里最显著的位置上,摆放着两枚体育比赛奖牌:一枚是1963年北京市中学生运动会男子少年甲组跳远冠军奖牌;另一枚是1964年北京市中学生运动会男子青年组跳远第四名奖牌。每当我看到它们,眼前总会浮现出当年韩茂富老师手把手地精心辅导我进行跳远训练的场景来。今天它们能摆放在我的面前,实在与韩老师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这得从我在四中上高一年级时说起。一天,韩老师把我叫去,通知我参加校田径队的训练。他说:“你弹跳力不错,爆发力强,以后重点练习跳远项目。”当时,我既兴奋又有点惴惴不安,因为我看上去一点也不像个运动员:个头不高,肌肉欠发达,皮肤白净,加上我姓名中有“苏生”两个字,常常被人取其谐音戏称为“白面书生”。所以尽管安排我参加学校田径队的训练,但究竟能不能练出来,我心里一点底也没有。

  在一次跑步训练中,我因体力不支,不慎摔倒在地,膝盖蹭破了一块皮,渗出血来。韩老师让我下去休息。第二天他对我说:“把长跑暂停一停,集中精力练短距离加速跑,争取把助跑速度先提上去。”然后,他就针对我的弱点,量体裁衣地制定了“缩短助跑距离,固定助跑步数,起步后尽快加速”的训练方案,并一再叮嘱我不要把体力过多地消耗在助跑上,要集中放在最后的一跳上。

  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我的跳远成绩稳步提高,上高中二年级那年,我参加了西城区中学生运动会男子跳远比赛,夺得冠军。赛后,我异常兴奋,向韩老师报喜。但这时韩老师非但没有夸奖我,反而给我泼冷水:“你第一跳就踏线犯规,不算成绩,太不应该!落地时两腿前伸不够,这样不行!”连着几个“不”字,让我昏热的头脑逐渐冷静下来。韩老师看着我,又语重心长地说“你的下个目标是北京市运动会,比区级比赛要激烈得多,万万不可大意呀!”

  那一年的夏季,北京市中学生运动会如期举行,我获得了跳远比赛的参赛资格。比赛是在北京体育场举行的,看台上坐满了来自北京市各个学校的学生,拉拉队助喊声此起彼伏,当我进入赛场后,看到这个阵势,既兴奋又紧张。

  轮到我跳了:第一跳成绩不理想,因为怕犯规离起跳线还有一段距离我就贸然起跳,吃了不少亏。我的主要竞争对手是一名来自一零一中学的运动员,身体硕壮,剃着光头,气势逼人,我心里不禁又犯起嘀咕来。这时,只见韩老师从看台上站起身,一直走到最下层的栏杆处,招手让我过去,向我面授机宜:“起跳时不要低头看踏板,不要倒碎步,按训练时确定下的助跑步数跳,就不会有问题。”最后他又加了一句:“什么都别多想,给我放开了跳!”

  轮到我第二跳了,我情不自禁地往观众台上望去,韩老师还站在围栏边上没挪地方,他握着拳头的手向我挥了挥。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劲儿,我一咬牙,蹲下前身,沿着助跑跑道向前直冲过去:踏板、起跳、跃起挺身、收腹落地,整套动作一气呵成。成绩很快公布了———6.27米!这是我从未达到过的好成绩,就是这一跳,为我,也为了我的母校四中,赢得了一枚市中学生运动会的冠军奖牌!

  事后,同班同学告诉我说,在没轮到你跳之前,韩老师就对我们说:“王苏生吃捧,到时候大家给他喊加油,喊得越响,他越来劲,跳得越远!”果然你让韩老师说中啦!成绩还没有测量公布出来,韩老师就双手一拍,兴奋地说了两个字:“有啦!”

  1964年我又参加了北京市中学生运动会男子青年组的跳远决赛,获得一枚第四名的奖牌。从成绩和名次上看,我均比上一届运动会有所退步。不过事出有因:我那年面临高考,考前的紧张气氛让我无暇他顾,一门心思扑在课本上。体育训练和比赛全都退居第二位了。所幸的是,我以高分顺利地被自己报考的第一志愿学校———国际关系学院录取。当我手捧录取通知书的那一刻,我那颗因为体育比赛成绩不理想而一直深感愧疚(对母校和韩老师)和缺憾(对自己)的心终于释然了;因为我坚信韩老师同样会为我取得这样的高考“纪录”感到由衷高兴的。

  韩茂富老师对我说过这样一句话:“不管遇到什么样的困难,永远不要止步!要勇往直前!”时至今日,这句话仍然时时回响在我的耳边。它已经成为我的座右铭,使我受益终生。韩先生的这句话,不仅是说给我个人的,也是说给所有北京四中校友的。它体现的是一种“拼搏进取,勇攀高峰”的精神,我把它称作“四中精神”!

  愿四中精神继续发扬光大!祝我的母校北京四中永葆青春!


王苏生(64届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