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人才流失与文史失宠
赵之蔺(43届校友)
人才流失已成热门话题,主要指自1978年开放以来,留学生134万人,归来者仅是零头(30万)。且留者大部分为精英,据纽约时报载:2002年外国留学生获得博士学位不归者,中国最多,达92%;印度81%;中国台湾52%;韩国41%;日本33%;泰国7%。而归国者部分与新世纪自费生,归来后常成“海待”。另一种人才流失是大学毕业生,留恋大城市,宁愿“蜗居”,成为“蚁族”,也不肯回乡或中西部就业,流为推销员等临时工,用非所学,辜负了国家、学校、师长的苦心培养和自己的十载寒窗。似乎“五子”登科(车子、房子、票子、位子……)的沉渣又在泛起了。反思新中国初期的“海归”,如两弹一星的元勋们,哪个不是主动放弃了优厚的“五子”。文化人如常书鸿,出乔迁幽,涉足荒无人烟的敦煌,历经“文革”的身心摧残,却是九死甚犹未悔!也许有人会说这些都是“超人”,不可比。那么请看看五六十年代的大学生吧。虽然是分配,却奔赴边疆和基层,义无反顾。他们都是“凡人”,却在各自岗位上,作出斐然的贡献,奠定了我国近代化的基础。如所周知,如果没有这个基础,近30年的超越是不可想像的。

  那么,这么大的反差又是如何形成的呢?原因当然很多,见仁见智。笔者认为文史教育的失落,导致爱国主义的淡漠,不失为原因之一。梁启超说:文史者爱国主义之源泉也。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均经嬗变,只有我国5000年延续下来,硕果仅存。论科学,如天文历法,汉有张衡,南北朝有祖冲之,唐有僧一行,元有郭守敬,其成就均远超西洋同时的同行。论文学,英国最早的诗人乔雯,晚于李杜600年。莎士比亚在37个剧中写了300多个人物,但曹雪芹只半部红楼梦便写了500多个人物,个个栩栩如生。中国只是近百年才衰落了。不了解这些,怎么能引起对祖国的热爱。所以才会有一个中学生不知中国属于那个大洲,看不懂《爱的教育》。研究生不知山东省会在那里。沈阳大学生不愿听918报告等等令人心酸的故事。这能完全怪孩子们吗?从小学起,时间就被英语和奥数等填得满满的了。使儿童在母语教育还未完成,民族文化意识还未建立时,已经被英语国家的语言战略所笼罩。这点在许多国家是有严格规定的,如日本、北欧、以色列等。我们却奉为圭臬。而中考不考史地,只考理化,更使文史边缘化,淡漠了国家的关系。严重影响了他(她)们民族文化意识的健康发展。

  也许有人说: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是有祖国的。宣传“无国界”,不正是杜勒斯为颠覆苏联给杜鲁门和国会的建议:让青年们成为“世界主义者”,成为金钱崇拜、性崇拜……的“庸人”吗。即是泯灭异国打工(尽管可以高到CEO)和为祖国服务的质的差别。最近得到刘诺奖的高锟,发明了光纤,功谓不小,但其结果只不过是为人作嫁,给贝尔实验室赢得了钜万财富而已。假如钱学森、邓稼先也留美不归,作出两弹一星的业绩,则就不仅是为人作嫁,而是为虎作伥了。可怕也夫!要知道我们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人均GDP在世界200多个国家中,排在105名以后,还不够日、美等国的零头!还没有楚人失弓,人得之何必楚也的本钱!历史的镜子正像红楼梦中道士给贾瑞的宝镜,有正反两面。从正面看,一个新造的英文字Chimerica,即把中国Chinese和美国America和在一起,意思是“中美共同体”。共同主宰世界,20年后中超美,出现中国时代Paxsinica。多么美妙的前景!但反过来一看,不对了。美中情局每年花几千万美元输血给三种势力,C型包围圈正在合拢。跨国公司正在吞食我国若干有关民生命脉(如粮、油、铁矿石……),所以中国之大,中国之危,同时存在!30年的GDP攀升,改革正在深水中涉进,再也不能摸着石头过河了。而关键则是人才的竞争,而人才的流失,与爱国主义的淡化,再也不是杞人忧天了。

  也许有人会说:中国的各种环境不好,中西部更差,个人才华无法发展。但不正因为环境未尽如人意,才需要我们,才更可以大有作为吗!我们是作登高揽辔,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的范滂,还是作百尺楼下只求回问舍的许汜?何况现在各方面的条件,比解放初不知好了多少倍了呢。有些大学和研究机构的“硬件”,甚至超出国外。

  近年清华、北大中文系主任等分别发表文章谈中文系的失宠,不少学生是“被”调剂来的。这其实只是文史教育失落的冰山一角。笔者发表在本报(2008年5期)的文章认为大学语文的改革,只是亡羊补牢。文史修养是一个潜移默化的过程,根子在中小学从娃娃抓起。如美国中学的主科是英语、数学、历史。英语是她的母语,其历史不过200多年,却被重视如此。此外,英语国家中学都有一门古典课。学习《大宪章》、《莎士比亚》等古典文献。没有修过这门课的学生不能报考大学的法学院系。这些他山之石,当为有珠所熟知,为什么有些措施却像是买椟还珠呢?

  至于爱国主义和以人为本的关系,已是老生常谈,即不赘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