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次感动——游美小絮
尹西林(60届初中校友)
  今年夏天,我与妻子去美国进行了两个多月访友旅游,弗吉尼亚大学教授克利夫夫妇接待了我们,两位老人都已年过七旬,难以想象,就是他俩轮流自驾汽车,陪着我们这两个中国人,穿山越岭,游历了美国东部13个州。在70多天时间里,所到之处受到美国朋友们的热情接待,有不少感人的故事,让我体会中国和美国人民的传统友谊,更理解了一个繁荣强大祖国,对海外华人的社会地位有着多么巨大的影响。

  30多年改革开放,大陆人民迅速富裕,国家空前强大。我们是应克利夫教授之邀赴美旅游访问的,跟老外相处久了,发现他们非常热诚坦率,有时甚至表现出一种可爱的天真,我们游览东部十几个州,克利夫教授的家人、同事、学生、亲朋好友都把我们当做共同朋友和贵宾来接待。

  接待我们的主人公克利夫博士是弗吉尼亚大学教授,国际知名水处理学科专家,教授已75岁,上世纪20年代,教授的父母来华在青岛工作,他们一家在青岛生活了十几年,克利夫教授的童年就是在青岛度过的,他的大哥上世纪80年代到山东大学学术访问,操着地道的山东方言给中国大学生上课,成了济南一大奇闻!在他们这个家族心里,中国就是他们故乡。许多场合下,克利夫都以有我们这样的中国朋友从地球那面来看望他们而感到骄傲。两个多月来,美国人民对中国人的友情,让我几次感动落泪:

  头一回让我动容发生在美国肯特基州一个音乐剧的演出。演出剧场建在一个山洼里,演出的节目是传统歌剧《音乐家的故事》。开演前,台上主持人大声问,有没有外地来的观众,不少人闻声站起来报出自己来自何方,我身边的克利夫教授见我不吭声儿,立马把我拽了起来,擎举着我的胳膊对台上的主持人大声说,“Beijing,China”老教授的话声一落,立即引来来一阵热烈的掌声,许多观众激动地站起来,高喊China,China!在我们旁边的青年还打口哨助威,这时,院里的一个年轻演员,一路小跑,来到我们面前,笑客可鞠手捧着一个小口琴,把它郑重地送给了我的妻子。眼前的这个突发而来的盛大场景让我无比惊讶和感动。精彩的戏开演了,可我久久不能平静,好一了阵子我特别后悔,在如此关键时刻我为什么胆小糊涂,没在美国人面前理直气壮大喊一声自己祖国的名字!

  幸好不久有个补偿机会让我一了这个心结。离开了肯特基州,我们到了田纳西州,参观著名的美国云雾山国家公园,有一天我们去山下的道瑞伍德(Dorywood)游乐园游玩,在园内一个近千人规模的大剧院观看男声组合唱的节目,开演之前又开始了请观众自报家名的仪式,那次我们坐在剧院的第三排,因为有思想准备,我提前运足气蓄势待发,主持人话声音才落,我就霍地站立起来,转过身子,高举双臂晃动着,用合唱团雷克庸团长传授给我们的发声方法,面对着全场近千人大呼,“BeijingChina!”刹时间,台下许多老美起立为我欢呼,那一时刻,我这个中国人真得是自豪极了,我真切地感觉到自己的背后是伟大的祖国!演出后走出剧院,发现有人拉我的衣角,原来是一位五十来岁的亚洲妇女,她哭着对我说,“先生,我是中国人,也来自北京,到美国二十多年了,刚才您用这么响亮的声音喊出祖国的名字,您知道吗,当时我们在场华人们感动得大哭起来了,伴着美国人的的掌声,我们的手都拍麻了,我谢谢您为咱们华人提气。”我说,“别谢我,在这种情况下,哪个中国人都会为祖国呼喊的!”

  游乐园是非常大的,它占据了当地整个一条山谷,有上百个游戏景点,比迪斯尼公园大多了,两天都没逛完。那天吃过了午饭,教授夫妇带我们登陆上了老式火车,火车头已有百年历史了,载着几百名中外游客行驶在近20公里的铁路上,火车穿林入谷带着游客浏览了沿途百年前的农场、碾房、老火车站等名胜景物。回来时,我站在火车头前拍照留念。这时,火车司机从驾驶室探出头来问我是来自哪里,我说“BeijingChina”。司机是位魁梧中年黑人,激动地竖着大拇指对我高声说道“China,Strong!”克利夫教授高兴地为我与黑人司机拍下这一镜头。

  接下去玩漂流,参加这个节目的人特多。队伍排得很长,我们前面是一对美国夫妇,夫妻俩带着一个东方小孩子,经教授打问方知孩子是中国人,美国妻子与中国孩子俩亲热无比,男孩子顽皮打闹,她却听之任之。抱着中国孩子一个劲儿亲吻,排队期间,克利夫与这对美国夫妇攀谈起来,谈话中我们方知,这个妇女名叫朱丽叶,男孩子姓何,是前年在中国上海领养的,见美国夫妇那么娇惯和疼爱中国孩子,我高兴地就对朱丽叶女士说“谢谢你们!”朱丽叶走近我,小声亲切地说:“我们爱中国!”刹那间,我的热泪哗地流了出来……

  在美国期间几个令人动容的故事,让我体验到当代做一个中国人多么的厚重,多么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