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江歌罢掉头东
——记2001届校友波士顿聚会
今年适逢北京四中2001届校友毕业十周年,欣闻部分在京校友组织了一次规模空前的返校纪念活动。我们身在海外的校友虽然心向往之,无奈山海相隔难以返京共襄盛举,因此特在美国东部城市波士顿组织了一次小型聚会,权作此次返校活动的美国分会场。

  早在今年春天就听说王、陈小彪等校友准备组织毕业十周年纪念活动,臧充之、刘佳辉等旅美校友也积极响应,经多方协调后将聚会日期定为美国东部时间2011年6月25日凌晨,以便与北京校友返校时间同步。是日,2001届一班、二班及七班(原八班)校友韩准、平星杰、章宇涵、李京津等分别从美国西部的凤凰城、中部的印第安纳波利斯、东部的纽约等城市奔赴波士顿。张侃、饶永延、祝捷、杨默闻及朱琳等校友也热情响应,但终因学业和工作等安排未能出席,殊为遗憾。虽然自四中毕业后大家多有联系,但这样共聚一堂的机会却也屈指可数,特别是大学毕业赴美后,由于学业等各方面因素的牵制,许多校友也是第一次在美国见面。

  北京方面返校时间正值美国东部时间午夜,参加波士顿分会场聚会的校友们在晚饭后以照片为线索共同回忆了三年的四中生活:植树时青涩的脸庞、军训时疲惫的身影、春游时开心的笑容和毕业离别的感伤。四中的173条校规、曾经与那些老师的八卦、宿舍的各种传奇和毕业之后同窗的去向,一个话题往往说不到一半就有更多话题横空出世……

  天色渐晚,但大家却没有丝毫睡意,终于电脑中传来了北京的现场画面,熟悉的老师和同学们三三两两地从镜头前闪过,我们也仿佛置身于现场一般。返校活动在刘长铭、邱济隆两位校长的致辞中开始,随后孙旭光校友介绍本次返校活动的组织过程也让我们了解到了组织者的不易。

  视频连线无疑是波士顿分会场的高潮,我们六位在场的校友以视频和音频的方式与现场主持人刘冬卉互动,表达我们对老师和同学们的思念之情,无奈据说现场音频效果欠佳,我们的肺腑之言在现场听来只剩下片语只言。

  当现场的校友们参加有奖竞猜活动的同时,我们也就大屏幕上的问题激烈讨论,看似简单的高中题目,仔细想想竟然也没有十成把握,实在是愧对老师们三年的辛勤教诲……大会最后是科建宇老师发言,她的发言风格一如既往,以小见大,让远在大洋彼岸的我们也陷入了沉思。

  虽然没有亲临北京现场,但通过视频连线甚至微博的互动,我们也感受到了现场的热烈气氛。刘长铭校长所说的起点线与终点线,邱济隆校长所谈的三点期望和三个祝福都令我们受益匪浅。科建宇老师提出的骨气与操守问题更让我们这些刚刚步入社会的年轻人感慨良多,但她所言“如今我自知已无法再做你们的老师”却大谬矣。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授业、解惑不过是句读小学,传道才是为师之第一要务。不论是十年、二十年还是五十年,这些教会我们做人的老师们的形象永远都不会褪色。

  十年前的谆谆教诲言犹在耳,而十年后身边的同学却已各奔东西。2001届校友遍布世界各地,从美洲到欧洲,从日本到巴基斯坦,到处都有我们的足迹。更有的同学已经升级为父亲、母亲,带着他们的下一代回到四中。最令人欣闻的消息莫过于张凯战胜病魔并重回四中。张凯高中和大学与我同住一个宿舍,他大学毕业后不幸身患重病,在经过近两年的治疗、休养后进入北京师范大学深造,终于顺利毕业并回到四中教授数学课程,他也当是我们2001届校友中反哺母校的第一人。相信他在四中的三尺讲台上必将践行北师大“学为人师行为世范”的校训,为四中培养出更多更优秀的学生。

  十多年前在四中的课堂上我第一次听到周恩来总理的诗句:“大江歌罢掉头东,邃密群科济世穷。面壁十年图破壁,难酬蹈海亦英雄。”却不料想十多年后我们负笈海外,又相聚在大洋彼岸,共庆毕业十周年。十年像一阵风,吹走了少年的懵懂,十年像一条河,流淌着岁月的歌。十年间我们有进步也有困惑,有成就也有蹉跎。十年是驿站也是起点,衷心祝愿各位老师依然青春永驻、各位校友梦想成真,更愿四中重现百年辉煌!

------------------------------------------------------------------------
(本文作者韩准为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数学与统计学院博士研究生、2001届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