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陈颖和高进老师
刘秀莹(四中老校长)
每一位老师的教学生涯都是一首歌曲,有激情的,也有舒缓的,不排除有个别不和谐的声音,但总的来说,教师的教学生涯这首歌是美丽的动听的。

  上个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陈颖和高进陆续走进四中,担任生物课教学,陈老师30多岁,高进20多岁,都是风华正茂。1985年暑假他们要求学校给买两张去云南西双版纳的火车票,说要去收集植物标本。在当时人的心目中,去西双版纳还不是借机旅游?大家拭目以待。学校干部商量,七、八月份的酷暑天气,谁不愿意在家休息,那时去西双版纳没有飞机,就是有飞机,也轮不上让教师坐啊!这是要深入原始森林,披荆斩辣受苦受累的活儿,两位年轻教师有这样的想法,学校经费再紧张,我们也应支持,就让他们去了。

  他们风餐露宿,有时住在老百姓家,有时住小店,也有时就露宿山林,蚊叮虫咬,渴了喝泉水,吃自带的馒头或饼干。也吃采摘的野果。两个月下来,二人都瘦了一圈,却满载而归。他们捕捉了成百上千只大大小小的蝴蝶,各色各样的,色彩斑斓,美不胜收,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多姿多彩的蝴蝶,二位老师把蝴蝶分类整理,制成了标本,搞了一个小型展览,使人大饱眼福。以致校长出国访问,外宾来校参观,总有一盒四中自制的蝴蝶标本作为礼物,受到多方的称赞。直到21世纪,我已退休十多年,有一天在路上遇到陈颖老师,他也退休了,他说我们现在仍把蝴蝶标本作为礼物送外宾呢!

  第二年,这二位老师去雷州半岛采集水生动物标本,留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他们带回来两只鲎。鲎,很多人不知道是什么动物,我原来也未见过,陈老师说鲎是节肢动物,头胸部为甲壳略成马蹄形,腹部是六角形,尾部呈剑状,外表酱紫色,肉可以吃,生活在海底,是深海动物。俗称鲎鱼。这是当时他们用三元钱从一位渔民手中买到的,一雌一雄,个体很大,在当地二位老师便把鲎制成标本,这一标本无论在当时还是今日都是十分珍贵的,北京的自然博物馆没有这样大的鲎的标本,他们愿出重金收买,陈颖和高进老师舍不得卖。到现在这两只鲎的标本应该还保留在生物标本室吧!

  采集、制作标本用的是二位老师的业余时间和节假日,他们放弃了休息,没有向学校要报酬,可以说是无私奉献。这些标本如果拿到市场上去卖,他们可以有丰厚的收入,陈颖老师当时夫妻二人,上有老,下有小,一百多元的月收入养全家,过着清苦的生活,高进是新大学生,月收入54元,平时也是紧衣缩食。他们自带干粮,喝泉水(当时还没有瓶装水卖),但他们采集和制作的标本都无私地献给了学校,我们是深受感动的。今日的志愿者们受到不少称颂,这两位老师25年以前,就一心一意地做学校的志愿者了,他们谱写的这首短歌,“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高进老师从师大毕业来到四中,她教初一植物和初二动物课,对课本不够满意,便自己动手编写了一章动物行为学,自制幻灯片和相片,那时网络教学还没有,也没有多媒体,学校的摄影仪也很少,高老师自己捕制,对动物特别是昆虫一章的拟态保护、警戒、攻击……各种行为,用生动而细巧的画面呈现,色彩鲜明,栩栩如生,使学生过目不忘,每次下课铃响,学生都想再多看一会儿,听得入神。可惜的是高老师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离开了教师这个岗位,四中失去了一个人才。

  陈颖老师致力于植物的组织培养,即无性繁殖。1985年四中的科技楼建成以后,生物组有了无菌操作室,陈老师便和其他几位老师一起搞了组织培养,试管培养,无土栽培,一搞三四十年至今未辍,1990年亚运会在中国北京召开,四中为亚运会提供花卉幼苗5万株,这在当时是紧俏商品,从试管培育到幼苗移植,鲜活成株,陈老师一年365天从不间断,培养出多少新鲜品种的花卉,并开设了植物组织培养、插花等选修课。1988年原中共北京市委教育工作部的老部长刘祖春同志来参观,老人看到一个叶片在试管液中也能长成幼苗,很感兴趣,十分赞赏。如今,陈颖老师已是六十开外的人,早已退休了。

  四中这所一百多年的名校,为什么被社会重视,校友怀念,学生热衷?为什么?社会上看到的是四中的毕业生多是有用之才,学生喜欢的是老师的辛勤培养与帮助,一百多年,多少位教师用心血浇灌四中这块园地,把他们的青春、壮年、一生都献给了学校,是四中的历代老师用双手为学生铺起了通往科技发展的大道,文学历史的殿堂。我记得四中的一位老语文教师王寿沂说:我们每个教师身上落的粉笔末,积起来也和自己一样高了,这是多么真实的写照。今日四中的校园依然书声朗朗,佳木葱笼,老师们采取的教学手段更加现代化了,今日四中的教师近来集体制作标本吗?还继续搞组织培养吗?也许他们有更多地发现、创新。我们这些离退休的老教职工们从心底里希望四中这一首交响乐,能创作、指挥、表演得更加动听、和谐、酣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