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德育与父母情绪
赵之蔺(43届校友)
母亲节连父亲节,不由想到一位心理学家说过,中学阶段是人生观的成长期,可塑性最强。德育课应是其主要推手。可惜的是该课无论是在同学中还是某些层面中,都已式微了。

  最近读到杨润《一问一世界》,使我震撼的有两件事:一是1999年,杨采访华裔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崔琦。崔生于河南宝丰县。10岁前没出过村子。其父是一字不识的农民,希望这个唯一的儿子能留下帮他干农活。但母亲则寄予厚望,让姐姐托人带崔到香港去读书。临行依依只带了几个自产自作的馍。说好麦收后回来看看,谁知竟成永诀。因为尔后的50年代末三年大灾难中,父母活活的饿死了。当杨问崔如果当年没有母亲坚持送你出来,今天你会怎样?期待的答案是知识改变命运等等。想不到崔沉默良久后说:“其实我宁愿是一个不识字的农民。如果我还在,家里有一个儿子毕竟不一样,也许他们不致于饿死罢!”这使杨听了心灵受到巨大的震撼。诺贝尔奖也好,科学成就也好,社会的地位也好,都不足以弥补他的失去和永远的心痛!另一件事是2008年,杨采访北大经研所主任林毅夫。林当时被任命为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和首席经济学家。被公认为是他的骄傲,也是中国人的骄傲!但当杨问到这种成就是否达到你父亲对你的期许时,一直侃侃而谈的林突然语塞,眼红了,泪流满面,哽咽无语。看得出他在极力控制自己,但泪水还是涔涔不止。使采访几乎进行不下去。原来他25岁时,坚认中国的希望在大陆,所以抱着两个篮球从金门游到内地。但父亲就因此获得“投匪”罪名,临终也未能再见一面,抱恨终天!

  按:科学上的诺奖,经济上的世行行长,也许是多少人终生向往而难以企及的奋斗目标。但崔林两人在获得后却留下一个一般人极易得到而在他们却成为终身的遗憾和痛楚———父母之爱!此情此景,怎不催人泪下!

  相反的,我还听到另一种触目惊心的情况。即一个留日学生,在飞回上海机场时,仅因远道来迎的母亲,说积债过多无法再供钱时,竟拿出刀刺伤了亲生母亲。类似杀弑父母的新闻,也时见报章,真是枭獍,令人发指。

  古人云:“子欲养而亲不在。”又“祭而丰不如养之薄也。”在国外,父母供养子女,也是只到18岁。而现在却有不少“啃老族”,宁愿在大城市蜗居,不肯外出就业,甚致勒索父母的养老金办房贷,是“父母在而子不养”也。更有一些发迹的官员,穷困的父母在乡下劳苦,不闻不问。但在其去世后却大办丧事,沽名尽孝,实在多收丧仪(纸包)。一个大贪官,直到被判死刑才想到母亲,而母亲却因他判刑而哭瞎了眼睛!这些也许是个别现象,但和中外传统道德及崔、林二位对父母亲的情绪,怎么会形成这么大的反差,值得深思!

  这使我想到本文开始说的那位心理学家的话,但愿只是杞人忧天!鲁迅说“救救孩子们”,看来不止孩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