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海蓝天忆挚友 激流勇进江上舟
于星(62届校友)、于火(65届校友)
六月底刚从南美回国,就听到了江上舟去世的噩耗。我和江上舟在四中同学三年后都考上了清华,一起成为文革前的末代大学生。虽然不同班不同系,但几十年一直来来往往,对他的为人行事,还是了解的。

  清华毕业后,他先后在云南和北京的微波通讯及电声、电视相关厂所工作。1978年他考上了清华研究生,后又公派到爱因斯坦的母校—瑞士苏黎世高等理工学院留学。1987年,江上舟获得博士学位。把为祖国效力作为天经地义的他,回国后却发现移动通信专业在当时的中国尚无用武之地。无奈之下,他只好去了国家经委外资企业管理局。当年九月,海南建省,社科院派专家搞经济规划,江上舟也应邀前往。三个月后,经委撤并,没后路的他选择了留下,放弃了当时省长要他搞专业行业的想法,去了刚升格为地级市的三亚做筹建工作。1991年换届选举时他高票当选。任内,他在全国建立了第一个土地交易中心,明确了“要土地不要找市长,要找市场”,实行土地公开拍卖,搞活了土地市场,为三亚解决了基础建设资金。分管环保的他大力发展旅游产业,修路建桥,到1993年,三亚的亚龙湾被列为11个国家级旅游度假区之一。

  1993年,由于时任同济大学副校长的妻子吴启迪依然不愿离开自己喜爱的工作岗位,分居多年的江上舟找到新来的省委书记,请求调回上海。一番交谈之后,书记认为他是海南难得的人才,岂可轻易放走,调他到新成立的洋浦开发区管理局做首任局长。当时洋浦有三多三少:石头多,荒地多,仙人掌多;树少,水少,人少,还刚刚经历了把地租给外商70年的所谓“丧权辱国”风波。洋浦是特区中的特区,集经济特区、付税区、开发区、城区一体。江上舟实施“小政府,大社会”,实行最小的行政干预,最大的经济自由,压缩政府职能,扩大市场空间,这些后来被称为“洋浦宣言”。他实施主办制和AB制,公务员招考,集中采购,公共财政、无纸化办公,开了风气之先。7局1办的66个兵中,有从全国招考来的8个博士,几十个硕士。

  1997年,江上舟回到了上海。更大的舞台,演绎出他人生的两大亮点:中国芯片产业的奠基人,国家大飞机项目的启动者。江上舟说:上海工业区在稳定发展几大工业基地的同时,应该瞄准“四半一大”发展机遇,进一步发展最高级制造,摘取中国工业化技术王冠。“一大”指150座及以上大型民用客机,“四半”指硅材料或印刷电路技术制造的四种半导体。

  1998年底,时任上海经委副主任的江上舟认定集成电路是中国非干不可的工业,这一领域最先进的经营管理理念和最尖端的制造工艺又有华人精英掌控,为发展民族芯片产业提供了可能。他力主在浦东规划面积22平方公里(三倍于台湾新竹工业园区)的张江电子开发区,仅2001至2005年“十一五”期间,张江开发区便引资100亿美元,建设了10条8英寸至12英寸的集成电路生产线,芯片产业迅速形成规模。

  2009年,江上舟就任香港上市的中芯国际集成电路有限公司董事长、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理事长。他公开表示,“十二五”是中芯国际转变发展方式和调整结构的非常重要的时期,要用五年时间解决中国缺“芯”的问题。他很早就意识到自主创新、掌握核心技术的重要性。他说:“核心技术倘不归我,产品技术含量再高也只是劳动密集型组装工厂粘贴高技术标签。”

  今年4月,江上舟率全体高管亮相于公众,宣布了未来5年的战略规划,开始寻求新的战略投资,成功取得中国投资有限公司2.5亿美元的注资。

  谁也没想到江上舟会和飞机连到了一起。江上舟意识到,中国并不缺少研制大飞机的人才,关键是没有创造好的条件,这里的主要问题是要有人积极推动大飞机项目。此后,江上舟认真研究了国内排名前十的大型飞机制造企业,发现上海飞机制造公司有大飞机研制的基础和成功的记录。他将这个想法形成详细的调查报告并报上海市政府高层,得到重视。最终党中央、国务院作出战略决策,大飞机研制进入实施阶段,2015年中国自主研发的大客机将飞上蓝天,中国将成为美国、欧洲(四国联合)、俄罗斯(商业上尚未成功)之后的又一个在航空领域崛起的大国。

  需要指出的是,2001年江上舟被查出身患肺癌,但住院手术挡不住他推进大飞机项目的步伐。初期,他本想邀请一些专家到上海,但考虑到北京一些著名专家学者老迈年高,毅然决定抱病赴京,手术前一天还在京召开研讨会。手术后半个月,为了进一步推动项目,他悄悄溜出上海,坐的飞机又晚点,在跑道上晒了3个多小时。晚上连夜开会、谈话,次日中午又赶回上海。这是一个健康人都难承受的工作量。这就是江上舟。

  2006年,邓朴方提议,江上舟继任中国残疾人基金会理事长。任职期间,他主持推动了爱心永恒行动、启明行动、启聪行动和助行行动,为残疾人提供实实在在地服务。

  上舟在说到曾任福建省省长、卫生部长、农业部代部长、河北人大主任的父亲江一真时曾说:“父亲一向乐观,豁达,在官场上不走关系,不送礼,不吃请,对认定要做的事绝不因个人荣辱而表现出后悔。虽然照世俗的眼光来看,他不是很会做官,但他的所作所为,对我潜移默化的影响很大。”联想到1959年江一真从福建省长位置被贬为福建三明钢厂的副厂长,江上舟一生官做的不大,事办了不少,原因也不言自明了吧。

  上舟一生常逆水行舟,最终又停航在惊涛骇浪与勇往直前的航程之中。

  上舟走了,惜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