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扬四中精神 努力为党奉献
   
原北京四中党支部书记 陈模
   
校友
文选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我看到在《四中校友》“相约在95周年校庆征稿启事”时,心情十分激动,我离开四中虽已四十多年了,但对那几年美好的往事,记忆犹深。我是1957年秋,从上海调往北京四中任党支部书记的,当时校长是温寒江,原党支部书记是年轻的刘铁岭,我去后,他改任副书记。

   北京四中是全国闻名的重点中学之一,当时只收男生,不收女生。校中资深望高、学识渊博的老教师多。我原只是一个苏州女子师范的学生,抗战初期即离校投身革命,于1938年6月参加新四军第一支队(陈毅任司令员),1955年转业,任上海市人民委员会人事处干部调配科长(陈毅任市长),1957年秋,组织上将我调入北京四中工作。

   在这样一个名望甚高的四中担任党支书,我深感自己水平低,不能胜任。但组织上己任命了,我作为一个老党员(1938年10月入党),只有服从。另一个方面,我有在党内近20年学到的光荣传统,有信心带领支部一班人保证党的方针政策在校内贯彻执行。于是我在工作中谦虚谨慎,虚心学习,脚踏实地,埋头苦干,积极钻研,运用党员与群众相结合的方法,发挥群众智慧,共同努力,实事求是,以便把四中的教学等工作搞得更好。我个人处处以身作则,起带头作用,吃住在学校,以校为家,每天早起晚睡,经常工作到深夜,有时到晚上2、3点钟才睡。我至今还记得1958年的春节,我忙到年三十晚十二点多钟才回家,引起我家人不满。

   当时陈毅元帅、张爱萍总参谋长、傅秋涛部长(上将)等的孩子都在四中。我战争年代就在陈老总领导下工作,陈老总又是学生家长,于是1957年深秋我请陈毅元帅来四中做形势报告,1959年晚春又请他来四中讲传统,讲理想,讲人生选择。陈毅元帅的谆谆教导,引起很大反响,至今还激励着四中校友。. 毛主席发表了“教育必须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必须与生产劳动相结合”的指示后,四中立即积极执行。因陋就简,动员年轻的教职员工和少数学生,在校园内自己动手盖厂房,建立校办工厂,师生每周定期参加生产劳动。我现在还保留有一个小木方凳和一个小木椅,就是当时四中校办2Z--做的。还在校院内挖开一个小游泳池,以便师生学游泳。当时的学生家长,只要学校有困难,都主动积极支持。如校办工厂需要的各种原材料和做出的各种产品,进进出出都需要运输工具,雇车运输,花费太大,张爱萍总长得知此事后,主动批拨给四中一辆大卡车,解决了运输的难题。四中的民兵训练需要枪支,傅秋涛部长就调拨了三十?六支步枪给学校,使民兵训练取得了好成绩。总之,在大家共同努力下,四中在德育、智育、劳动、体育、卫生、党支部工作等各方面,都取得了较好成绩、受到上级好评。北京市委发出“五四年决定”后,市委和学校的不少同志,对决定有不同意见,乃于1958年7月,召开各区教育工作会,分区讨论,我在西城区各校党员干部讨论会上发言说:“我认为市委的决定是正确的”,“北京市委成立教育部本身就是重视教育工作,把学校教育放在党的领导之下,由党来管理学校,领导学校”。“我们要搞好社会主义建设,就要有高度的科学文化知识,在这种情况下,市委作出提高教育质量的决定,是及时的,正确的”。我的发言,影响较大,受到上级的重视和好评。四中在实际工作中,各方面都取得了较好的成绩,受到张文松部长数次在有关会议上的表扬。1958年我当选为北京市第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那几年国庆节时,我在天安门观礼台上,亲眼目睹毛主席、周恩来等国家领导的仪容和聆听指示,都感到这是一生中最大的光荣。

   1960年,上级调我到西城区教育局帮助工作,1963年又调我到北京市教育局任机关党委副书记,兼局办公室主任。1971年10月,又因照顾夫妻关系,将我调到青岛市教育局任副局长、顾问,1983年10月离休。

   我至今都难忘在四中工作期间,老师们和同学们好学上进和艰苦奋斗的精神,及对我工作的支持,特向当时在四中的全体师生员工致以衷心的感谢!

   离休后,我继续为党努力奉献,写革命回忆录至今已发表了二十八篇,其中“忆张茜同志”一文,荣获济南军区“前卫文艺”优秀作品奖,还积极参加青岛市和教育局革命传统教育报告团,下部队、机关、工厂、学校作革命传统报告100多次,听众达数万人,荣获省、市、局优秀共产党员称号,多次被评为省、市离休干部先进个人、关心下一代先进个人。今后我仍将坚持发扬四中精神,生命不息,奋斗不止。


 
 
(校友报2002.9.28-p2)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