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文老师岳伯龄
  王连海
 

     不瞒大伙说,岳伯龄这三个字是不是应该这样写,其实我也拿不准,抑或是岳博苓,或者是岳博陵都未可知。那时候,都不公布老师的名字,学生也不兴打听,只是从同学们的口中听到这三个音,推想是这三个字。至今也不知道对不对。
岳老师是我们初一年级的语文老师,穿一件拷绸的短袖上衣,握一把黑纸大折扇二哗啦二声亮开扇子,呼哒、呼哒地扇着风,表情夸张、嗓音洪亮地讲起课来。最初,我曾经疑心他是青红帮出身。

   课本里有一篇反映苏联革命者开办地下印刷厂的课文,题目记不起来了,只记得文中详尽地介绍了该印刷厂的建筑结构。出于隐蔽的目的,印刷厂建在地下室里,有楼梯、暗道、暗室和通风孔等等。读这篇课文的时侯,我觉得很枯燥,远不及^最后一课w生动有趣。布置作业的时候,岳老师让我们吃了一惊。应有的中心思想、段落大意、生字生词一概不提,却要求每人画一张地下印刷厂的建筑结构图。

   虽然这不是语文课中应有的事情,大家也只能按照课文所说的位置,在纸上布置暗道、楼梯、通风孔。不一会儿却吵起来了,你说暗道应该在左,他说应该在右;你说楼梯太宽,他说太窄,教室里成了一锅粥。通过争吵、辩论、分析,终于都画好了图,交上去。

   岳老师夸张地微笑着,出示了几张画得好的图,作为范例。当然,也包括我画的那一张。现在想来,岳老师并没有想教我们画图画,而是想通过画图测试我们对课文的理解,并加强对这种理解的巩固。他的教学方法何其独特,用心又是何其良苦啊:

   尤其令人难忘的是,他引导着我,走近了鲁迅。

   起因是一次下乡劳动,好象是在顺义县的高丽营村,帮助老乡拔麦子。那次岳老师没去。

   其实,我们也干不了什么活。中午,都被分派到老乡家里去吃饭。我去的这一家,年轻夫妇带一个小孩,男的喜欢抽烟。炕头上放着一个纸糊的小盆,里面装着焦黄的烟叶和少半本书,主人就撕这书上的纸,卷烟抽。在等侯吃饭的空闲里,我就翻看这一卷烟纸气其中有一篇题为《药》的文章,有头有尾,尚属完整,就读下去。逐渐被文中的主人公华老栓所吸引,并对情节发生了疑问;读到文章的结尾,心中竟生出恐惧。 我想,在这样的一本书里,好看的文章绝不会只有这一篇,那些被撕去卷烟的也肯定很好看。于是急切地想知道作者的姓名和这本书的书名。看书问主人,只说是捡来的,并不知道作者。又问同学,也都不知道。

   从乡下回来,问父亲。他说那是医书,现在不要看乱七八糟的书。问邻居、问亲戚、问同学的姐姐,问一切我认为渊博的人,都没有结果。现在说起来,简直难以置信,我周围的这么多人,竟没有一人知道《药》的作者是鲁迅的人。或许,我当时问的不清楚,人家没听明白,也有可能。总之,还是不知道:

   岳老师却知道一切。他听了我的问题,眉毛向上挑着,夸张地微笑着,说:你喜欢鲁迅?接着就认真地告诉我,《药》是鲁迅的短篇小说,收在《呐喊》里。另外的小说还有《仿徨》、《故事新编》,散文则有《朝花夕拾》。我很钦佩他的学问,更感激他的热情。然而,更让我感动的是,在第二堂语文课前,他居然带来了这四本书,递到我的手上。从此,我就入迷地读《阿长和山海经》、《社戏》、《祝福》和《狂人日记》又自己参观了鲁迅博物馆。

   又要下乡劳动了。这一次是在南口农场的果园里干活。岳老师和我们班在一起。干活的时候,他见我们在地里追打,就大声喊:“闹、闹,扎了脚!”晚上,大家都坐在地铺上,听岳老师讲故事、看他表演魔术。他用手指表演“摘拇指”,逗得宿舍里笑声不断。

   从南口回来,岳老师在语文课上出了一道作文题·以这次劳动为题,编一个小节目。可以独创,也可以合作,形式不限。当时我弄了什么记不得了,只记得有人写了“三句半”,有人写了诗歌,还有写相声的。我的邻桌居然写了一段“天津快板”头几句是:“火车一声鸣哪,进了南口站。这时的晚霞染红了半边天。车上下来的人哪,那可不简单,男四中的学生下乡来锻炼……』后来,有的节目还参加了年级汇演。

   “文革”开始以后,岳老师也有了外号,叫“神极了”。我最后一次见到他,是在大街上。我正要过马路,极慢地驶来一辆装满课桌的平板车,蹬车的正是岳老师。他光着上身,满脸是汗,见是我,眉毛一扬。我不知道他怎么会干起这种活来,忙跑过去在后面用力推车。岳老师却回过头来,大声喊:“别推别推!慢着慢着!”

   他下了车,抹了一把脸上的汗,说:“没事,没事,你忙你的。”接着又夸张地微笑着,问我:“还读鲁迅吗?鲁迅的书,让读。”确实,那时候有许多书不让读了。当时,我非常难过,不知又说了什么……

   很多年以后,听说岳老师早就去世了。我只能借用鲁迅先生的一句话纪念岳老师,“愿仁厚黑暗的地母啊,永安了他的魂灵。』


 
 
(校友报2002.12.15 P7)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