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届初中部分校友与辅导员近照

校友
文选
 

   光阴也许果真如梭,一眨眼,我们离开中学已经有三十多年了,岁月已经开始染白了我们的鬓发。假如走在路上,当年的同学也许彼此擦肩而过还会以为是路人。难得,在班长袁懋樟的召集之下,今年 4月13日下午5点,我们三连四班的17个同学又重聚在一道。更难得的是这次来崇文门东来顺餐厅的,竟还有与我们分手三十四年的三位辅导员。

   坐在那里,看着仿佛已经十分陌生的辅导员,记忆如隐着的幕布徐徐拉开,脑海中出现了不少久已忘记的记忆。三十五年前的春天,我们没有经过任何考试,就和一群年龄上下不等的男生女生一起被就近分配进了四中。当时真是心花怒放,高兴之极!四中是何等地方,这样轻巧就跨进来,真是天大的幸运。

   进校时我只有了3岁,我和一些女同学带着猴皮筋来到校园。课间,我们抻开皮筋在操场上跳了起来。四中原来是男校,在四中操场跳皮筋实不梦见。我注意到有几个老生从我们身边走过,其中一个用鄙视的眼光扫视着了一下,摇摇头,忿忿地抛下一句话:“四中就毁在你们手里!”然而我们这些像外来户一样闯进四中的小孩儿,竟然也得到了四中的包容,最具代表的当属前后就任的十位老生辅导员;他们中有高一的,也有高三的,现在我已经叫不全他们的名字了,但让我永远不能忘记的是,如果不是他们的无私奉献,我们就上不成课。那时由于老师在清队、整党没有人来给我们上课,教育我们、管我们的,就是这前前后后的几位辅导员。

   与辅导员相处有一年左右时间,他们就离校了。他们分别到不同地方去插队。毫不夸张的说,那一年他们对我的影响可以说胜过老师,甚至从某意义说是终生的。他们身上有一种天将将大任于斯人的豪气,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没有一点小市民的斤斤计较,每个人来当辅导员都是志愿者行为。四中的老生有几个不珍惜光阴的,可他们不计得失地为我们这些新生做奉献。他们给我们上课,带我们下乡,到中间人民公社劳动,告诉我们青年的责任,引导我们开阔眼界。那种崇高的理想主义精神,在不知不觉中播洒到我心中。

   实在说,我并不曾与哪位辅导员过往很近,但我始终关注着老三届中的精英们,把这些人看成是我人生的楷模。后来 70届多数留城了。我总在想,辅导员们在农村还坚持学习,我有什么理由放弃努力。时间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我仍然想有机会追寻这些当年满怀理想的辅导员们的心路历程,只是做到不易。我们和辅导员们已经不再是管与被管的关系,而是中年—÷这驾战车上战友,仍愿意继续在辅导员们的提携与指点下一道走一程。

   丁宁(70届四中初中校友)

 

 
 
(校友报_2003.9.18_p6)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