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
 
武士新(54届校友)
 
   2001年7月我参加了一次校友聚会,在会上见到了我们原西城区团委书记王大明老师(曾任北京市政协主席)。王老师在会上对我们讲了很多中肯的话,并非常激动地唱起了前苏联歌曲“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同学们跟着王老师一起唱着,歌声响彻了整个大厅,这歌声也又一次地把我们带回到那火红的50年代。

   记得那是在1951年一个寒冬的晚上,由四中团委和学生会组织我们在东单青年宫剧场(青艺剧场)观看了由金山、张瑞芳主演,孙维世导演的前苏联话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演出开始时,舞台前响起了“在乌克兰辽阔的原野上……”的歌声。先是一男声领唱,当合唱队唱到“长着两棵美丽的白杨……”时,大幕拉开,舞台上呈现的是一片乌克兰原野,阳光明媚,两棵高大的白杨树,一条小河从树边流过,保尔正坐在一个小山坡上钓鱼……。

   全剧结尾时,保尔收到了“小说即将出版,祝贺成功……”的电文。保尔激动地大声喊叫他的妈妈,远处克里姆林宫上的红星闪闪发亮,它告诉了我们保尔将战胜病魔,重新拿起武器投入新的战斗,全剧结束时,在同学们的热烈掌声中,金山先生身披军大衣再一次走上舞台和大家见面,他鼓励大家要向保尔学习,积极地投入到火热的斗争争中去。

   话剧和小说保尔的英雄形象深深地树立在每个人的心里。保尔崇拜的英雄是牛虻。记得小说《牛虻》发行时,新华书店门前排起了长队,人们都争先购买。当时四中团委组织了关于“牛虻”的读书报告会。由向锦江老师主讲并朗诵了小说“牛虻”中的片段。从那时起我多次阅读了小说《牛虻》,并背诵其中的精彩片段。每读过一次就有一些新的体会。高中毕业后我考入了清华大学电机系。当时我的父亲和姐姐均远在外地工作,家中只有我和母亲。母亲得了重病瘫痪在床,我在沉重的学习负担下还要照顾病在床上的母亲,在这极为困难的条件下,我仍坚持阅读《牛虻》。从中获取克服困难的力量。其中牛虻的名言“只有我们才是生命和青春,只有我们才是永恒的春天。”永远留在我的记忆中。

   自50年代以来中国青年艺术剧院(简称青艺)的演出深受广大青年朋友和人民群众的欢迎,其中著名的演员、导演经常走到青年学生中来,面对面地和大家交谈并讲解剧中的一些特点。在“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上演之前,我们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后河边听了由金山先生所作报告讲述了他创造保尔这一英雄形象的详细过程。在上演易卜生名剧“娜拉”时,导演吴雪先生和艺术指导挪威戏剧家盖达林夫人在天桥剧场为大家作了详细讲解。在上演由金山先生导演的“上海屋檐下”时,王培先生扮演的是一个人力车夫,出场只有一分钟,当时王培先生就在报纸上写了一篇文章“一分钟的戏”,讲述了他是如何演好车夫这—角色。

   在语文课堂上,向锦江等老师经常向我们讲他看了话剧之后的感想及有关剧中入的分析。由于老师的教导和受艺术家们的启发,从那时起,我对话剧这门舞台艺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繁重的工作、学习和家庭负担情况下,我总是挤出时间来多看一些话剧。如:由赵丹、白杨主演郭老的名著“屈原”。由金山、吴雪等主演、由孙维世导演、前苏联戏剧家列斯基艺术指导的契柯夫名著“万尼亚舅舅”。在改革开放之后看的有“风雨故人来”、“魔方”、“死罪”、“火神与秋女”等。在这些演出中,演员们的精彩表演以及由剧情所引发人们的思考,至今仍记忆犹新。

   从1950年到1951年期间,四中团委和西城区团委经常在南长街六中操场为我们组织团课并放映电影。通过团课使我们更多地了解了党的历史以及党和团的性质。特别是王大明老师在团课中经常以生动的实例讲述解放前地下党组织是如何团结和帮助青年学生一步一步地走上革命道路。王大明老师告诫我们:参加革命绝不会是一帆风顺的,人的一生也一定会经受很多的挫折,青年人只有投身于革命之中并不断地纠正错误,才能得到进步。记得当时由于经济条件所限,每次从家(家住北新桥)到六中都是步行往返。虽然累一点,但每次听完团课或看完电影回家都感到很受鼓舞。就在六中操场,我们看了由高尔基名著改编的电影“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

   如今我们这一代人都已步入老年,但每当我想起在四中的课堂上,在简朴的青艺剧场舞台上和在六中操场上所得到的收获,心中总有一种满足感。是我们的老师们和艺术家们给予了我们巨大的精神力量,使我们生活得充实有意义。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