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中学时代的爱国传统教育
陈连生(60届校友)
 

 

   母校创办九十多年来,培养了数以万计的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各类人才。翻阅校庆纪念册和四中校友报,回顾在校读书时的切身经历,都会深刻感悟到,爱国主义传统教育宛如一根红线贯穿于教育活动的始终,不仅施教于课堂上,还寓教于课外活动中。 1954年至1960年我的中学时代,爱国主义传统教育是何等的深入人心、反响强烈,巨大的激励与鼓舞令人铭记终身。

   刚上四中,初一年级的教室在校园南端的老式平房,与礼堂 (兼食堂)共处一个院落。礼堂舞台上有一块紫红色的天幕,上面缝制一排醒目的白字:“光荣归于跃进中的母校和伟大的祖国”。听班主任闫华先生讲,那是在一九五零年冬,响应祖国和人民“抗美援朝”的召唤投笔从戎参军的大哥哥们赠予母校的。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在我们十二岁少年的心中点燃起炽烈的火焰,脑海里涌现出一串串激动人心的故事。

   中学六年里,我们先后聆听了张爱萍将军讲革命故事,陈毅元帅“革命青年的选择”的报告,陈其通将军 (红军作家少将军衔)讲长征的故事,解方将军(曾先后任朝鲜板门店谈判中方首席代表、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讲抗美援朝的故事等。下面仅就这方面活动作些追忆,其目的在于重温。

   张爱萍将军颇具风趣、耐人寻味的开场白,至今记忆犹新。他说,我家小孩子让我讲长征的故事,他们听了以后说我讲得不详细、不系统,并埋怨说你为什么不天天写日记呀 ?我说当年没想到今天我讲故事,也没想到更不可能为讲故事去写日记,如果当时顾及这些,可能我也没有今天喽……

   陈毅元帅于 1959年3月12日下午在大操场上作报告。这位身经百战、具有传奇经历的共和国元帅气度恢宏豁达,语言昂奋铿亮。无产阶级革命家语重心长的一席话,至今仍回响在耳边:今天在各位老师和同学们面前,我说我是一个老革命者不能说是过份吧,但是对我来说仍时时面临一个选择的问题。今天你选择对了——有利于国家、有利于人民,就是一个革命者;否则,选择错了——不利于国家和人民,就不是革命者了·,甚至……

   话剧《万水干山》的编剧陈其通将军讲到剧中人物李有国的创作原型一一位长征途中的红军营长,在那艰苦卓绝、严峻残酷的战火纷飞的年代,陈将军曾与这位负伤的营长同盖一条被子睡觉,尽管是背朝着背,但一股异常呛人的臭味扑鼻钻心而来,陈将军一再问是哪儿来的臭味,营长始终说睡吧没什么。没过几天这位营长就牺牲在长征路上了。人们发现,营长那被子弹击中了的腹部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溃烂的伤口拥满了蝇蛆……

1958年春,学校以团委和学生会的名义发起向方志敏烈士学习的活动,主要学习烈士遗著《可爱的中国》、《狱中纪实》和缪敏同志的《方志敏同志的一生》。其间,还邀请烈士生前战友邵式平同志(时任江西省省长)给全校师生作报告。(那天,高一四班同学前去访问革命老人谢觉哉,时任内务部部长)。方志敏在狱中所写的气壮山河的激昂文字,何时诵读都令人昂起头颅、挺直腰千、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为着阶级和民族的解放,为着党的事业的成功,我毫不希罕那华丽的广厦,却宁愿居住在卑陋潮湿的茅棚;不希罕美味的西餐大菜,宁愿吞嚼刺口的苞粟和菜根;不希罕舒服柔软的钢丝床,宁愿睡在猪栏狗巢似的住所!不希罕闲逸,宁愿一天做十六点钟工的劳苦!”在学习活动期间,恰逢北京市掀起群众性文艺创作热潮,高一四班自编自导自演了话剧《方志敏在狱中》;我们高一六班创作并排练演出了由六首歌曲组成的大合唱《方志敏颂》……

   无产阶级革命家的谆谆教导和革命先烈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使我们深得爱祖国、爱人民的教育与薰陶,为我们逐步确立正确的人生观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在以后的人生路上,无论是坦途还是坎坷,无论是顺利还是挫折,无论是胜利还是失败,无论是舒心还是委曲,无论是居庙堂之高还是处江湖之远,我们都能正视,都能在人生的三岔口上正确抉择。

   当今,党的十六大吹响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时代号角。我们这一届同学都陆续退休了。我了解到,广大同学仍在以各种工作形式为祖国的建设事业添砖加瓦、不遗余力。报效祖国,服务人民,这就是我们所倡导的四中精神之根本,我们要继续为之发扬光大 !

陈连生(60届校友)


 
 
 (校友报-2003.12.01-P7)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