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阔无涯船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
张雪强(65届校友)
 

 

  《四中校友》自创办以来,大量报道了校友中的龙蟠凤逸之士,足以振吾辈之精神,树后生之榜样,善莫大焉,却也使部分校友误以成名为成功,因而自惭形秽,甚至以失败者自居。如此倾向,既见于言,更见于行。如吾班学友李克谋,身在北京,家居母校之侧,却历年校庆,历次同学聚会均不敢参加,自言为四中丢脸,无颜见故人。直至九十年代校庆时,经同学多次登门顾请,方勉强出山与同学会面。然细究克谋兄之一生,乃是与坎坷命运搏斗之一生,何惭之有?想克谋之为人,敦厚周慎,勤勉上进。六五年曾顺利考入大学,却因病未能入校。后因病体,久治不愈,就业困难,屈就为送煤工人,辛劳终日。然犹能在此艰难困苦之中,克勤克俭,育子成才;任劳任怨,服务邻里。吾班同学在寻访克谋之时,曾遇其同事、邻居,谈及克谋,皆伸拇指,称言:“李师傅,好人!”人望如此,又何能以失败者论之。

  于是有感:成名成家,固可为母校争光,然功成名就,远非仅凭个人努力可得,时也、运也、命也(天赋与机遇),一不可缺。想我四中校友成千上万,有幸成名者能有几人?若皆以成名为成功,我四中岂不以“失败”者居多,而沦落为“失败”者之摇篮吗?但若不以成名成家的标准,又何以体现四中精神,又如何让母校以我为荣哉?年轻时读古文,曾见《乐毅报燕王书》中有言:“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当时殊为不解。如今年愈半百,回首平生,方知先贤所言不虚。再忆吾班同学或顺或逆之人生经历,忽悟到引作本文题目之二句联语,正是我四中学子共同风貌之真实写照,也是令母校可以我校友为荣之原因所在。联语之首句曰:“海阔无涯船作岸。”想茫茫人海,遥遥征程,命运将人抛到哪艘船上,殊难预料;甚至船行何方,能否泊岸,亦在未知之数。大抵能遂心者少,不如意者多。故古往今来,有多少志士仁人均在生不逢时,怀才不遇之忧叹声中消磨一生,乃至一事无成。而我四中学子却多能以船作岸,尽水手之职责,扬风帆于万里。乐天知命,自强不息,最终求仁得仁者有之,东隅失而桑榆收者亦有之。仅以吾班同学为例:戴兄小明,文采超群,未成文坛巨匠却以商界大亨称名。邹兄静怀,文理俱佳,未能子承父业成为科技精英,却以商界奇材著称。闫兄世宁,自幼爱诗,不但未成诗人,反而因诗获罪,在校时挨整,文革中又倍遭迫害,妻亡子散,可谓:“船漏偏遇顶头风”。然逆水行舟,搏风击浪,终能从逆境中奋起,提干入党,重组幸福家庭,至今犹把个人苦难弃之一边,重操翰墨,以如诗之文,为校友扬名立传。如此等等,吾班同学之人生经历,均可自成文章,可圈可点。虽谈不上干一行爱一行,但凭此以舟作岸之敬业精神,纵无大成,必有小成。

  联语之对句,曰:“山登绝顶我为峰”,人生如泛海,亦如登山。虽命运不知将人抛至哪座山下,也不管山高山低,唯知登攀,务求冲顶,方是我四中学子本色。立身珠穆朗玛峰下,当然必攀世界顶峰;如时运不济,平生只遇荒坡土丘,也不妨立身丘顶,以身为峰。故吾常笑言:四中学生即使以擦皮鞋为业,也必求比他人擦得亮,顾客多。吾班学友孙大成即其人也。因受家庭出身所累,大成兄品学兼优却未能入大学深造,六五年即被发配宁夏兵团插队改造,先于知青下乡而下乡,后于知青返城而返城。寄身蛮荒近二十年,身如旋蓬,业不由己。然据其兵团战友评价,大成兄不愧为四中学子。无论干什么工作,他总能比他人出色。任饲养员时,他喂的猪就是比别人喂得肥;任炊事员时,他炒的菜就是比别人炒得香;任教师时,他教的学生就是比别人教得成绩好。返城之后,适逢国家图书馆招考馆员,虽已年愈而立之年,他犹以东城区第一名的成绩入选,后任国图后勤处长、公司经理。我想大成兄本人,或许有未尽其才之叹;但据吾等看来,君时时都在最高峰,足以为我辈之骄傲,斯可无憾矣。

  是故寄语吾辈校友,万不可轻言自己是失败者,学成文武艺,报效予国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古今读书人之所同愿也。但须知平天下者要逢时,治国者要得遇,不能逢时得遇,尚可谋齐家,能似李兄克谋,将一和睦家庭和成才子女,奉献给社会,亦是对社会一大贡献。如齐家不成,仍可谋修身,乃至正心、诚意、致知、格物。即使终身未达,归卧南山,只要你努力了,奋斗了,哪怕平生只赢得一″好人″之名,亦可无愧于母校教诲,四中亦足可以汝为荣。


 
 
 (校友报-2004.2.15-P6)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