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母校的老师
马俊雄(63届校友)
 


  我是一九五七年考入北京四中的,分在初一八班,班主任是凌青云老师。所以我就先说说我的:

启蒙老师凌青云

  入学后没多长时间就是秋季运动会,那时的运动会,老师和同学都很重视。凌老师还专门给我们开了个动员会,他说:“不要把运动会只看成是个体育比赛,那个同学得了第一,那个同学又得了第二,这也要看成是对大家的一次思想教育。要通过比赛加强组织纪律性。比赛场上的规矩是:三次点名不到就取消比赛资格;两次抢跑就要被罚下场;投掷踩线算犯规。这些规定就是要大家遵守纪律,要通过比赛加强相互了解,彼此能互相学习,取长补短,进一步增进团结、互助、友爱。”他接着给我们讲了这样一件事:“有一次运动会,参加长跑的人很多,在最后冲刺阶段,到了一百米拐弯的时候,一个同学被绊倒了,另一个同学马上把他扶起来,根本就没考虑自己的成绩会受影响,而是扶着受伤的同学,一瘸一拐的冲过了终点线。他的高尚品德大家应该学习,而受伤同学的坚强毅力同样值得我们学习。”他还分析了我们班的情况,然后又说:“友谊不等于不要名次,为班集体争光,争荣誉也是应该的。”这一席话给同学们指明了方向,更增添了我们为班集体争取荣誉的信心。

  为此,班上成立了一个田径队,特意去西单印了班服,白背心蓝字,中间印着班徽,穿在身上显得倍儿精神。一些没有项目的同学就出去借来锣鼓什么的,组织起“啦啦队”,准备在比赛时给我们加油。在平时他们抢着做值日,腾出时间让我们去练习。这段时间里,班上团结互助,为集体争光的气氛很浓,大家都意识到为集体做事,维护集体荣誉的重要性,这也可以说是我第一次接受到的“四中精神”的教育。

  运动会上我们班表现突出,拿了初一团体总分冠军,我自己还拿了三项第一名,百米成绩是十三秒二,跳远是四米八三,还有四乘一百米接力也是第一。

  运动会上的胜利是我们初一八班打响的第一炮,凌老师自然是美在心里,乐在眉梢,但他并没放松对我们的教育。到下学期,大家相互的了解更全面了,凌老师就领着我们进行了班委改选。改选那天,凌老师带着副金丝眼镜,用手里的白粉笔,在黑板上画了一把“白眉毛老西儿”用的“九耳连环大刀”,他说:“这叫大刀阔斧!”

  改选后,我当上了“体育委员”。以后,和韩茂富老师的接触就越来越多了。我就接着说说:

队列一绝-韩茂富

  四中的体育老师个个都是全面手,无论是田径、体操还是球类,样样都能拿得起来。但是,每位老师又都有一样自己的“绝活”,叶其老师的田径特别好,跑、跳、投都行,吴济民老师是篮球,迟文德老师是足球,韩茂富老师则是篮球、体操和队列。

  韩老师在体育界可说是大名鼎鼎。他在体育教学上,课堂组织能力特强,课上得有条有理,尤其是重视队列教育和练习。他常说:“队列训练是基本功,练习时,学生要全神贯注,思想不能开小差。要有种招之即来,来之能战的劲头,表现出来的整齐划一,是学生基本素质的反映。同样,也能看出教课老师的水平。”

  练习时,韩老师教得细,要求严,对摆臂高度,抬腿高度,步幅长度,以及纵队间距,左右间距等等,都有具体要求。在训练时,我们始终都保持着挺胸抬头,步子踩在一个点上,那种雄赳赳、气昂昂的气势,体现了蓬勃向上的四中精神。

  韩老师的教学方法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以后,我也当了体育教师,我把韩老师教给我的知识又传授给了我的学生。八二年我调到五十五中教高中体育,经我手教出来的班,队列都特别好。二零零一年我即将退休时,市、区教研到学校看课,看到我的队列训练课,他们都挑大拇哥。至今,我都以我所教的队列课,以我是韩老师的学生自豪。

  当体育老师少不了要喊口令,很多人都认为我的口令清楚、有力、节奏准确,但是比起吴济民老师来,那就差远了,下面我就该说说:

受人尊敬的男高音-吴济民

  吴济民老师已经作古多年,但是他那高大的身影,走路的样子,尤其是他高亢的嗓音,是我永远忘不了的。

  记得有一次田径队活动,我和贺鹏飞在操场西头练铁饼,吴老师给纠正贺鹏飞出饼角度。这时,操场中部有个在练标枪的同学由北向南投枪,枪出手的同时,一个初中同学没有看见有人在投枪,起步从西向东跑来,眼瞅着就要接近枪的落点。我和吴老师同时发现了这个险情,我是干着急没办法,却只听见吴老师运足丹田之气,高喊一声“站住!”就像半空中打了个响雷,吓得那个同学打了个冷战,不由自主地停住脚步。而此时枪已落地,离这个同学只有两米的距离。我看见吴老师脸涨得通红,那个同学则是一脸煞白,投枪的同学显然是出了一身冷汗,呆在那里半天没动地方。这一画面,我至今记忆犹新。

  吴老师上课间操不用“麦克风”,一声口令全场都能听见。他在台上一站,真能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个地方有人小声说话,那个同学站的不到位,一说一个准,学生没有不服气的。他给我们体委开会时说:“搞好课间操很重要,除了锻炼身体,还有另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组织纪律性的教育、热爱班集体的教育、团结互助的教育。我们作为班上的干部,必须以身作则,严格要求自己,才能管好别人。”话虽简单,但都是四中光荣传统的体现。

  吴老师为人正直,对学生的教育很有一套方法,可惜的是他没有亲自教过我,是我一生中的遗憾。

  提起当年我的几项田径记录,在北京市也算小有名气,之所以能够取得这些成绩,与我参加四中田径队,接受系统的体育训练是分不开的。而指导我的就是:

田径教练-叶其鋆

  叶老师说话有点南方口音,在校田径队里辅导学生特别有耐心,从不发脾气。我入学不久就被吸收到学校田径代表队,接受叶老师的训练。

  叶老师在体育教育上是个全才,对各项运动都有所研究。为了让我把短跑成绩提高上去,他分析了我的情况后跟我说:“跑得快要具备三个因素,频率快、步幅大、动作协调,这三者缺一不可。”那段时间,叶老师几乎天天陪着我练习。为了提高步幅,他让我每天都要压腿、下腰,为了增加后蹬力,还要带上“沙护腿”,穿上“沙背心”做台阶跳、蹲跳、蹲杠铃等补助练习。为了让我加强动作协调性,他还找来许多世界短跑名将的画册、照片,让我对照,改正自己的不足。叶老师的心血没有白费,初二时我的百米成绩就达到了十一秒七,超过了国家二级运动员的标准。

  那时练跳高最时髦的姿势是郑凤荣的剪式。叶老师对我说:“剪式重心高,而且难学,你应该练习俯卧式。”可我偏偏就是跳不好俯卧式,他就给我创出了右腿起跳,左腿落地的滚式方法,使我在比赛时跳出了一米七六的成绩。

  我练跳远也是这样,一开始他教我的是“挺身式”,取代我在小学时学的“蹲踞式”,很快就使我跳过了六米远,接着他又教我“走步式”,比赛时我的成绩达到了六米二七。在校时,我参加过一次全国通讯比赛,报的是三项全能,总分成绩为2176分,获全国第二名,始终保持着四中最高纪录。这里面有叶老师多少心血可想而知。

  马俊雄(63届校友)

 

 
 
(校友报2004.2.15-p7)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