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明日黄花”谈到传统文化的失落
.
赵之蔺 (43届校友)
   

 

 
   

  读校友报52期《从深文周纳谈起》一文,颇多感触。现在从中学到大学,重理轻文,重外语轻母语,大学生甚至研究生写文章,语法不通,错别字不少者,已非个别现象。周培源、杨振宁等大师都曾不止一次的慨乎言之。大数学家、复旦大学校长苏步青更说过: “如果让复旦单独招生,我意见先考语文并判卷子,不合格的下面就不要考了。语文你都不行,别的也学不通的。”现在的问题更发展到不仅学理工的如此,学文的甚至一些作家、编辑也不时被发现语文上的“硬伤”,屡说屡犯,似成顽疾。这就不能不使人担心中华传统文化的失落了。笔者寡闻,仅就几件耳熟能详的例子,略抒管见,不敢辞老生常谈之讥,老毛病也只有用老药方才能冶的。

  先说成语。例一, “明日黄花”。本意指过时的景物,现在报章上多被改为“昨日黄花”。原典出苏东坡《九日次韵王巩》诗: “相逢不用忙归去,明日黄花蝶也愁。”诗作于九月九日重阳节。传说菊花在重阳日花开最盛,过后(明日)则开始萎谢了。所以东坡说连蝴蝶也会发愁的。如改为“昨日黄花;’则恰恰相反,花还未全盛,怎么代表过时了呢!

  例二, “七月流火”。本意是旧历七月天气渐凉,现则多被误用作形容七月天气像火一样炎热。恰恰相反,该典出自《诗经·豳风…七月》: “七月流火,九月授衣”。孔颖达疏: “七月之中,有西流者,火之星也,知寒之将至。”所谓“火”,指大火星,即古天文学中二十八宿之一的心宿商星,现代天文学中属天蝎座。该星在旧历五月中天,六、七月以后逐渐偏西。夏历七月即阳历的八九月间,过去称为孟秋,一般有立秋和处暑两个节气,处暑指暑气已尽,所以说天气快凉了。过去有个校园歌曲: “金风动大火已西流。”倒是真实地体现这一诗意的。

  例三, “差强人意”。本意是还能使人满意(不是太满意)。但现频频被用于不使人满意。该典出《后汉书·吴汉传》。我以为即不追溯古典,仅从字面讲,也不应误解了的。如果已差到不使人满意,则“强”字就无法解释了。类似例子尚多,兹不赘述。

  凡这些都不是什么僻典,一般辞书上都可以查到,且多次被指出纠正过·,为什么这样积重难返呢?能不说是一种传统文化的失落吗?其表现形式还很多,文体的滥用,又是一例。比较典型的是格律诗词的庸俗化。

  国学大师吴小如教授说过: “邓拓当年在《燕山夜话》中有句名言,大意说如果你填一首:‘满江红’词,而字句平仄都不合格律声调,那最好改称‘满江黑’。现在有人填词,除字数大致不差外,格律平仄一律不管,读起来不仅没有诗味,且使人十分吃力。” “我看此风不可长,你如连这些都打破,那还不如写白话诗或散文,更明畅易读,又何必硬称为旧体诗呢!”

  笔者以为即使白话诗也自有其格律,绝非信口为之。纵观胡适、闻一多、徐志摩、林语堂诸位始创者的诗集译作,均隽永中式,诗味盎然的。

  这一流弊,正像伪劣产品对“名牌”的冲击,是对诗词这一文化瑰宝的玷污,使其在一些人的心目中失去光辉,难以为继了。

  假如没记错的话,文理双赢,是四中的老传统。过去虽文理分科,在全市作文竞赛中,理科同学的成绩曾略无逊色。当他们进入工学院时,教授们欢曰:论文学水平,真不比文学院差!笔者此文,正是寄望于“江山代有才人出”,将此传统发扬光大!

 


xyb40701_p3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