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岁的新司机把笑脸扬
——驾校巧遇屈大同老师
 

  我于1952年走进北京四中校园。当时刚刚毕业留校的屈大同担任四中少先队总辅导员,虽说是老师,但他那时还不到19岁,实际上还是一个大男孩。同学们都把他当成自己的朋友和老大哥。

  屈大同老师才思敏捷,博学强记。他酷爱读书,善于总结,理论水平很高。他讲课条理清晰,重点突出,生动活泼深受同学们的欢迎。他讲时事、做报告能不用讲稿连续讲上三、四个小时,声音轻重缓急、抑扬顿挫掌握得十分恰当。他的音色圆润,语言幽默风趣,感染力极强。同学们都非常喜欢听他讲话。他可称得上是一名极具天赋的演说家。

  1958年我高中毕业离开了母校。从此就一直没见过他。但他给我留下的印象却非常之深。

  年华似水,斗转星移,转瞬四十多年过去了。我已六十有五早已退休。去年当我得知学汽车驾驶年龄放宽至70周岁,我立即到驾校报了名。驾校学员中也有几位年龄较大的,看上去也就六十出头,肯定都比我小。然而有一对老夫妇引起了我的注意,老先生头发几乎全白了,而且略显稀疏,尽管精神气质显得很有朝气,但我觉得他们可能会比我年龄大。因我不善于与不相识的人搭话,所以从未与老夫妇打过招呼。不久开始进行场地实习,当辅导员点名叫到“屈大同”,我当时一惊,多熟悉的名字呀!只见那位白发老先生非常文雅地向师傅挥挥手说了声“来了”。那声音也是那样熟悉,还是四十多年前的声音,当时颇有“乡音无改鬓毛衰”之感。我自言自语地说:“没错!就是屈大同老师!”。休息时我走到他面前,轻声问:“请问,您是四中的屈大同老师吗?”。他有点惊谔,看了看我连声说:“对、对、对,我是屈大同。您是———”我向他深深鞠了一躬,“我是您的学生,我叫王德志,是58届高三四班的”,“噢!噢!58届的,是和曲直同一届的吧!”,“对,我和曲直同班。”他非常高兴用力地握住我的手说:“太好了!太好了!从前我是你的老师,这回咱俩也成了同班同学了。”我们俩都笑了。我望了望他那头白发问道:“屈老师您年龄还不到———”没等我说完,他笑着回答说:“现在到70了,报名时还差两个月,真是运气总算搭上了末班车,圆了自己多年的梦想———”。我们又随便聊了一会儿,我觉得几经世事沧桑的古稀老人显得更加谦和,更加平易近人了。

   学习班很快结束了,我们都顺利地通过了各项考试。古稀之年拿到的驾照是具有特殊的意义和价值的。它不仅仅是一张驾驶知识、驾驶技术的合格证,而是一种精神的象征。这使我联想起每期《四中校友》报都刊有一条格言“尚我四中精神”。对!这正是四中精神的一种体现。是一种永不放弃、永不停步、永远向上的精神。希望此种精神能激励全体四中校友和同学,在胜利与失败,在成功与挫折面前要百折不回一往直前,终将会享受最后的喜悦。   

 

王德志(58届校友)


 
 
 xyb40925P3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