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情义比血浓
王凡(57届校友)
 

  1954年8月里的一天,大雨滂沱,我无处可去,只能和邻居的孩子在门洞里下象棋。恰在这时,邮递员给我送来了我被北京四中录取的通知书。看着通知书,我这个乐呀,也顾不得下象棋了,赶紧跑回家给我妈去报喜。

  和“通知书”一并寄来的还有崔树熙老师的一封信。他首先祝贺我被北京四中录取,继而欢迎我被编在初一5班,最后通知我在开学前一天去北海公园的五龙亭参加第一次班会。

  那天早晨,我换上白衬衫、蓝短裤,扎上红领布,兴冲冲地赶到了五龙亭,见到了崔老师和我们班的同学们。崔老师首先致欢迎词,接着让大家做自我介绍,宣布班委会和队委会组成名单,最后组织大家划船。我和张乐山同学荣幸地和崔老师上了一条船,张乐山坐在船头,我坐在中间划船,崔老师坐在船尾给我照相。这张相片我珍藏至今,崔老师也珍藏至今。

  这一天就是我们班建班的日子。

  光阴荏冉,50年弹指一挥间!昔日扎着红领巾欢蹦乱跳的初一小男生,如今都已是退休的老人了。不约而同地产生了一个想法:到50年前开始上中学的地方聚聚。

  在这个想法的驱使下,我们17个同学在2004年9月18日上午9时在北京四中的老校长室聚会了。参加聚会的还有赵如云老师。我们升入初二时崔老师去唐山铁道学院读大学去了,接替他当班主任的就是赵老师。

  聚会那天,天空晴朗,阳光明媚,空气宜人。我们先在校门口聚齐,漫步向校园走去,边走边聊,彼此虽很亲热,但说话声音却不大,显得那么老成持重。但越是这样,越让我想起50年前在五龙亭唱着,笑着,嚷着,一边划船,一边彼此打招呼的活泼情景。进了老校长室,我们请赵老师坐了主位,同学们分坐在两旁。大家谈起在北京四中学习的岁月,都很兴奋,有的同学还唱起了当年在班里唱的歌。陈连生、杨国俊两位同学从西安来,他们动情地回叙:“我们不只是怀念母校,还别有一番思乡的恋情,北京四中是我们心中的圣地。”李家驯同学给家里修房子时不幸伤了肋骨和腰,但他忍着痛来参加聚会。看着他慢慢挪步、轻轻坐下的样子,大家深表关切。他却说:“只要能走,我就得来!”孙力生同学身体虚弱,大家担心他累坏了。他笑言:“就是明天去住院,我今天也来!”

  我们虽然退休了,却越发觉得同学真情的可贵,越发怀念少年时代同窗共学的日子。有同学说:我们见一面就多一次;反过来说,我们见一面就少一次,所以,我们要珍惜每次聚会的机会。

  我们深情地缅怀已经去世的同学们,为他们不幸英年早逝扼腕叹息。尤其在说到2000年11月27日因病去世的孙兆祥同学时,大家的悲痛心情难以言表。当时我和李家驯陪同赵老师一起去阜外医院探望孙兆祥,彼时他已呼吸困难、意识模糊了。然而他却能叫出我的名字!他的夫人大声对他说:“你的同学大老远来看你,你还不谢谢人家!”他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打着呼噜,一边费力地说:“不用谢———同学的情意比血浓!”据他夫人讲,这是他生前讲的最后一句话。他这句话讲得是多么的好啊!让我们珍惜这份情意吧,让我们加强彼此的联系,努力创造各种聚会的机会,总之,要多见面。

  在这次聚会中,我们又选出了下届“理事会”约定明年9月第二个星期六上午9时,仍在北京四中校门口集合,不见不散!

 

 
 
xyb50116p6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