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回忆点滴
燕龙生(58届初中校友)
 

  1955年9月1日,红领巾伴我走进了北京四中的校门。温馨的校园,辛勤的老师、绿荫里青砖素瓦的教室,历经半个世纪风雨的礼堂,让我肃然起敬。这里没有奢华的排场,没有名校的派头,除了400米跑道的大操场,物质上几乎没有任何值得眩耀的地方。但这里有优秀的传统,严谨的治学。三年的学习时光,叫我受益终身。

   母校教学成绩的出类拔萃自不必说。但除了学业,母校还非常重视学生劳动技能和创造能力的培养。记得初一下学期,学校开设了金工实习和木工实习课,把我们原来住宿的“南斋”(在校园的西南角)改成了金工实习和木工实习教室。靠北面的金工教室里,安放了几台老车床;木工教室里,设置了木工工作台和斧;凿、锯、刨。每周两节木工课,叫我乐此不疲。我还在课余参加了“少年工厂”的活动,所谓工厂,只是贴着礼堂北头的一间小屋,我在这里学会了制作电动机和船模。勤劳和创造精神,是母校给我的两件宝。

   母校又给了我强健的体魄,因为这里有体育锻炼的好传统。每天早晨和课外活动,操场上“跑圈”的人流如潮,足球场和篮球场上更是龙腾虎跃。那时,通过“劳卫制”是我们每个人奋斗的目标,谁要通不过,就觉得对不起集体,对不起祖国。在同学和老师的共同努力下,几乎都是整班整班地达标。我们的体育老师韩茂富先生非常朴实可敬,每堂课前,他都要带领我们高呼:“为祖国,锻炼!锻炼厂他要求自己非常严格,无论是体操还是田径,示范动作一丝不苟,激励我们发奋图强。那时,母校的运动成绩全市名列前茅,在先农坛体育场举行的北京市中学生运动会上,我们的选手连连夺冠,荣获总分第一。长跑冠军蓬铁权,就是我们心目中的一个英雄。学校一年一度的全校运动会,也开得热火朝天。记得1957年的校运动会上,刚刚创造了女子跳高世界记录 (1.77米)的郑凤荣大姐姐应邀到场表演,当她飞身跃过1.70米的横竿时,全场锣鼓喧天,欢声雷动!在这样强大的氛围里,我也积极投入了体育运动,养成了锻炼身体的习惯。体育强壮了我的身体,磨练了我的意志,在以后几十年的人生历程中,虽经无数坎坷,都能挺住。如今,年过花甲的我,还能一气跑3000米,作30个俯卧撑呢。

   母校的艺术教育也是极为优秀的。音乐老师凌青云先生是我最崇敬的老师之一。他有广博的学识,优雅潇洒的风度,真诚率直的性格,他那动人的抒情男高音和一手华丽的钢琴演奏叫我痴迷。凌先生的音乐课不是简单的教唱歌,而是为我们敞开了世界和古老中国音乐殿堂的大门,给我们以音乐的高尚修养。还记得凌先生给我们讲冼星海;聂耳的故事,讲贝多芬、舒伯特、舒曼和肖邦,甚至还讲过朱塞佩·塔蒂尼的小提琴奏鸣曲《魔鬼的颤音》……音乐教室里的一台电唱机,让我们聆听了那么多美妙的乐曲!至今我还记得琴箫合奏《关山月》,记得<<梦幻曲》、《夜曲》、《母亲教我的歌》和世界著名三大小夜曲……这些人类文明的经典,永远响在我的心中,而每当听到这些乐曲时,我都会想起凌先生。跟凌先生学唱的《三套车》,我已经唱了近五十年了,还那么喜欢。

   建国初期,人民的生活水平还很低。记得我住校时,每月仅7元的伙食费,吃饭时,10个人围一个小桌,一盆熬菜,主食多是窝窝头和白薯,如果菜里有一星半点肉,就觉得香得不得了。然而粗茶淡饭,布衣素食的四中学生,在农业合作化运动中,为郊区农民捐献了双轮双铧犁,在学习和体育锻炼中创造了佳绩,为母校争得了荣誉。母校给予我的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是最宝贵的财富。

   再过两年多,就是母校的百年校庆了。1957年,我亲历了母校的50年校庆,还记得文艺晚会上《英雄们战胜了大渡河》的雄壮歌声。弹指一挥,又近50年过去。我祝愿我的母校永远年轻、美丽、优秀,无论我活到多大年纪,无论我走到什么地方,我都会骄傲地说:我是北京四中的学生!

   

   


 
 
xyb50428p2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