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参加了北京市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
杜桐林(50届校友)
    我是北京四中50届的校友。1944-1950在校学习。刚进入四中时,还是日伪统治时期,学生都要学习日语,接受奴化教育,虽然心里很反感,但国弱民穷,任人宰割,又有什么办法?因为我的老家是河北省平山县(西柏坡所在县),小学时期曾在解放区(当时叫晋察冀边区)小学上过学,参加过儿童团站岗放哨,唱抗日歌曲……,所以私下里偷偷和要好的同学讲些故事,后来日本鬼子大扫荡,我们村被日本鬼子占了,就没学上了,只好上日伪办的学校,好在1945年日本就投降了。本想这回中国胜利了,国家有希望了。没想到国民党接收北京之后除了把北京改称北平,四中也更名北平市立四中之外,社会情况并没好转。贪污腐化,美国兵横行。解放战争时期,北平物价飞涨,人民无法生活,穷学生更是苦不堪言,当时的学生食堂天天吃窝头,咸菜。早晨每人一碗小米粥,两个小窝头,一碟咸菜,不管饱,也没记得食堂吃过一顿炒菜。1949年初北平解放了,新中国成立了,并定都北京。四中也走向了新生,有许多解放区来的干部到学校任领导,地下党和“民联”也公开了,学校面貌焕然一新,到处是歌声笑语,《东方红》、《解放区的天》、《年轻人火热的心》是大家最爱唱的歌,教导主任张镜还经常唱一嗓子陕北民歌《翻身道情》。我们扭着秧歌通过长安街,提着灯笼参加开国大典的游行,还在我们宿舍(第一斋)门口亲手制造了一盏贴着五星红旗的“国旗灯”挂起来表达欢庆喜悦的心情。

  我当时是一个不太进步的群众,学习成绩比较好,为人正直,遇事爱较真儿,不懂得组织纪律,历来不参加什么党派。国民党统治时期我看不惯“三青团”,有的高年级同宿舍的校友问我为什么不参加“三青团”,我说:“不为啥,就是不爱参加。”解放以后,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成立,民主青年联盟的同学都转成了团员,许多同学申请入团,我仍然抱着老主意,不参加任何党派,只一心想学习。

  我当时想:不入团不也一样为人民服务,一样爱国,一样参加国家建设吗?

1949年秋天,开国大典之后,北京要召开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北京刚解放不过一年,还处于军管时期,不具备召开人民代表大会的条件。为广纳民意,做好北京市的工作,先召开由各界代表组成的人民代表会议来共商大事,第二届代表会议于11月上旬召开。本次会议还要代行人民代表大会的职权,选举产生北京市第一届人民政府成员:市长、副市长和委员。我是作为青年代表,由四中学生选举产生的。

  对于我来说,事先根本没想到我会被选为代表。我既不是党、团员,也算不上积极分子,连入团的要求都没有,怎么也没想到会选我。当时我在高三乙班,开会时班级提名我做候选人,聂大江,荣国凯,国斌,王家骐,赵怀文等都是这个班的,大家肯定了我的优点和近来的进步,也指出了我主观、爱钻牛角尖的毛病,并由王家骐同学负责在全校选举会上作推荐介绍。最出乎我意料的是当时的团总支书记郑权东同学在选举前发言号召全体团员投我一票,他的发言,无疑对我当选起了决定作用,也对我以后的进步入团起了很大的作用,使我认识到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是立团为公的,是关心每个青年的成长和进步的。

  代表会议是在中山公园中山纪念堂召开的。当我收到通知函和代表签时,心情非常激动,开会那天我去得挺早,填好了签到单之后,找到自己的座位,向四周一看什么样的人都有:白发苍苍的耄耋老人、大学教授、艺术家、普通工人和农民、还有赫赫有名的聂荣臻、罗瑞卿将军,梁思成、汤用彤等著名的专家学者、四大名旦之一的尚小云先生。有些我是从名单中看到的,有的是请他们签名之后才知道的。彭真同志是主席团的主席,和我们学生、青年代表接触较多,记得我还请问他候选的政府委员我们都不太熟悉,除了聂荣臻将军,梁思成先生平常经常听说过,很多人都不太了解,怎么办?彭真同志说我向你们推荐几位,像吴晗先生等。他那亲切平易近人的作风,至今仍有深刻的印象。

  大会所作的报告很多内容都不记得了,一则当时年纪还小,二是已经过去了56年,岁月冲淡了记忆,但对会议的几个特殊情节是永远难以忘怀的。

  第一件事:这次会议通过决议取缔北京的妓院,决议通过之后北京市军管会主任、新选举产生的北京市长聂荣臻,当场就向公安部长兼北京市公安局局长罗瑞卿下达了立即执行的命令。第二天上午开会,罗局长就向大会报告经过一夜的行动,北京全部的妓院均被清理查封,抓到嫖客若干人,老鸨子、大茶壶若干人,妓女均已收容教养,准备将他们教育改造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这件事恐怕在北京历史上是破天荒的,多少年封建社会的毒瘤在刚解放不过一年的北京,一夜之间彻底清除,人民无不拍手称快,对党的英明果断衷心赞佩。

  第二件事:学生和青年代表提了个议案,希望市政府在北京街道上建造女用公厕。因为此前北京只有男公共厕所,妇女上街十分不方便。这个议案后来得到执行,北京结束了没有女公厕的历史。这看起来不是什么军国大事,但却关系到半边天的切实需要。人民政府为人民办实事,自然会受到人民的拥护。

  参加这次会议对我是一次深刻的教育,我对党的认识提高了,看到了共产党领导下的人民政权是真正为人民服务的,党是英明伟大的,展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美好祖国的未来。

  会议结束之后我还向选我做代表的全校师生汇报了参加会议的情况。我第一次站在大礼堂的讲台上向那么多人讲话,精神十分紧张,拿着稿的手直发抖。后来就逐渐放松了,因为我讲的都是自己接触的真人真事和我的真实感受,所以汇报还得到了同学们的热烈掌声。



《作者简况》
  杜桐林:河北平山县人,1944-1950年在北京四中学习,1949年高中三年级时,曾当选北京市第二届人民代表会议代表,中苏友好协会四中分会副会长(会长为张子锷老师)。1954年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炼制系,以后在石油系统从事教育工作多年。1962年以后在辽宁抚顺石油学院(现辽宁石油化工大学)工作,副教授,石油化工系主任。1993年退休,现定居江苏常州。


 
 
xyb50926p5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