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 念 与 机 缘
陶增琪(52届校友)
 

 通过1987年北京四中校友会出版的《北京四中校友通讯录》,我才有了一份比较完整的校友网络联系资料。这时我在安徽省地矿局科技处科技情报室,工作比较稳定,于是便建立了北京四中安徽校友的联系,联系名单和地址也是四中校友会供给的。原来由于我1994年退休,未能继续保持安徽校友间普遍的联系。

  通过通讯录,我和同届的冯颖钦、同班的吴诒、康德、刘德廉建立了联系,1993年去江西还和刘德廉会了面,退休后又通过江西地矿局的朋友寻访到刘德廉的新地址,重新建立了联系。1988年在成都地质学院也见到了同届的王德荫。上述这几位校友,冯颖钦是杭州商学院精通英、俄语的教授,早在高中时代外号保尔,就才华横溢,擅长写作诗词。吴诒在职时是广西地质研究所总工程师,泥盆系地层专家,曾去澳大利亚学术交流。康德在职时是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曾去美国学术交流。想当年在高中时代,吴诒和康德在大操场上表演双簧,康是棒哏,藏在椅子后面巧舌如簧;吴是逗哏,坐在椅子上,头上扎一根小瓣子翘着,脸上涂着胭脂,胖胖圆圆的脸,又大又圆的眼睛,表情丰满,姿态如卡通灵活利落,配合默契,令人捧腹笑痛肚皮。刘德廉是在北京地质学院选派到南斯拉夫留学归国,先在江西大学执教,后在江西省地矿局地球物理探矿队任总工程师,曾到伊朗承担物理探矿任务,是地震勘探专业的专家。王德荫高中毕业后去苏联乌克兰留学,在成都地质学院任教授、博士生导师,是校地质专业专家。

  在1952届初中毕业名单中有我熟悉的王燕樵、黄实、陈民扬等。当时王燕樵就擅长小提琴和小号,记得有一次在校文艺会演时,我给少先队员们编了一个革命歌曲童声合唱,用诗朗诵串连。一拉幕就是王燕樵在诗朗诵:“听吧,战斗的号角发出警报”声中吹起了进军号,立即抓住了全校师生的心弦。通过通讯录知道了他进了中国音乐的最高殿堂———中央乐团。我在高中时是团总支、学生会的宣传干事,负责编学校黑板报,当时黄实就是我主要助手装饰黑板报。他不仅写一手好字,而且富有美术天才,什么美术字、插画、花边都不在话下。记得他有个素描本,每次出板报,他这个素描本就像是魔盒一样,他都能随时找到适应的插图。他这个秘招,后来也为我所用,至今不忘。从通讯录中得知黄实后来就职于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真是没有埋没人才!1950年毛主席提出“健康第一”,四中开展劳卫制锻练,每天下午课外活动,全校同学都在大操场,龙腾虎跃。我本来也是一个体格孱弱的少年,经过锻练我双杠能撑起20多次,单杠引体向上10多次,能用双手迅速爬竿,3000米长跑的成绩是21分50秒。当时陈民扬个子比我矮一截,但是他的长跑不仅能和我并驾齐驱,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令我感到后生可畏,想不到后来他也在有色金属公司地矿研究所从事地质工作了,我们是同行。1954届初中的纽茂生,还有他的哥哥纽寅生及王怀通等也是我的好朋友,我曾经是团总支派到初一的读报讲解员。后来我进了北京地质学院,新生部在端王府,当时纽茂生是小队长,他曾经带小队同学来端王府,我带他们参观了矿物岩石、古生物化石陈列馆,都是北大、清华地质系原有的珍贵标本;在端王府大花园里共同度过了一个快乐的队日,通讯录上纽茂生在中共密云县委,后来是水利部部长,河北省省长,我在电视上屡屡见到,我不禁自问:“这就是我熟悉的小队长吗!”

  我先后联系的校友还有向锦江老师、赵世良、刘永康、范煦(在美国)、陈定一、刘连城、王静汉、邓乃恭、邓颖、禄存义、郑立人。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xyb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