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步与光明
——毕业四十周年随感
史晓星(65届校友)
 

  初二时,老校长解才民送了我们一副对联: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以后得知这幅对联是明朝东林党人的座右铭,对联所体现的精神不仅是老校长、也是四中对我们终身的教诲。今天,我们以这幅对联的精神回顾我们40年的心路历程。

  我们这个年级的同学以1946年生人居多,按虚龄算,今年正好一个花甲。我们走过的近61年的人生道路具有独特的时代特征。前30年,1946-1976年是所谓毛时代;后近30年,是改革开放年代,应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谚语。

  中国历史告诉我们,自秦汉以来的两千多年,中国的社会结构发展缓慢,行为准则基本不变,只是到了近代,由于帝国主义列强的侵入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历史学家唐德刚教授称之为“从千年不变到十年一变”,他以十年的跨度,例举了标志性重大历史事件(笔者按他的思路作了一些修改和补充):1840年鸦片战争,1851年太平天国起义,1860年辛酉政变和“北京条约”,此后总理衙门、洋务运动、康有为的“君主立宪”、1900年义和团运动和庚子赔款,1911年辛亥革命。

  接着,1919年“五四运动”,1929年国民党统一中国,1939年抗战进入相持阶段,至1949年新中国建立。

  建国后,1959年中苏决裂,1969年“文化革命”高潮中的“九大”,1978年改革开放,1989年“六四”动乱,……。差不多十年一大变,变得令人目瞪口呆。

  我们不必拘泥具体年份的选择,也不必挑剔重大历史事件的是否遗漏,唐德刚教授只是提供了一个方法与参考尺度。近代史以1840年为起始,现代史以1919年为起始。甚至我们也可以以1946年起始,想想每隔10年有什么大事,结果一样是惊人的。

  是什么原因造成中国从千年不变到十年一变呢?答案应是国际环境的变化使然。或者说,自从出了帝国主义,世界上的事就连在了一起。

  1949年新中国的建立是借助了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建国后的十年,中苏结盟,靠了社会主义阵营的庇护,中国得以迅速抚平战争创伤,并初步奠定基础工业。以后中苏交恶,从1959-1972年,是中国在国际上又一轮的困难时期,但情形与清末完全不同,经济上虽然困难,政治上完全独立,国家安全基本有保障。

  毛泽东晚年决策打破中西方关系的僵局,借美苏冷战,西方以苏联为主要敌对势力的契机,获得以美国为首的主要西方国家的承认并相继建交,为以后的中国生存与发展开拓了相对宽松的国际环境。

  作为比较,不妨考察利比亚、伊拉克、朝鲜的情况。在西方的长期经济制裁下,它们的国民都有不同程度的营养不良,数以百万计的儿童因缺医少药而丧生。由此可以理解1959-1972年我国所处的国际环境。也才能感受到毛泽东打破中西方关系僵局的意义。在国际经济制裁下,唯有靠全国人民自力更生,奋发图强的精神艰苦奋斗才使我们度过难关。并不是所有的国家都能挺过来的。改革开放后,农业联产责任制解决了吃饭问题,加上城市国企改革,造成大量廉价劳动力,他们由于毛时代普及的初等教育,素质相对较高,特别是组织纪律性较强,稍加培训即可上岗工作,而且这样的年轻人取之不尽。于是跨国公司纷纷到中国投资建厂,西方的资金(近年国际资金对中国大陆的投资与美国不相上下)、先进的设备、技术、管理与中国大量廉价劳动力结合,造成我国经济持续二十多年年均9%以上的增长。这是世界各国工业化进程中前所未见的,而且势头不减。

  对中国的崛起,西方有识之士的界定是“重新崛起”。他们认为,自古罗马衰亡,到近代西方国家进入工业化进程,世界上再没有-个民族国家可与中国相比拟。无论是幅员、人口或综合国力,从公元500年到1500年,中国在世界上领先了1000年。另-种说法,自汉唐以下直至19世纪中叶,中国作为世界上综合国力第一的超级大国,领先了约2000年。而中国的落后,只是近代200年的事。因此今天的崛起是“重新崛起”。

  历史表明,19世纪是英国崛起的世纪,二十世纪是美国崛起的世纪,有人预计,21世纪应是中国崛起的世纪。

  20世纪,美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占尽天时地利,以相对较少的人员伤亡和物质损失为代价,大发战争财。统计表明,二战结束时,世界黄金储备总量400多亿美元中的350亿美元在美国。根据1944年布雷顿森林会议的协定,美元与黄金固定比价,每35美元一盎司黄金,美元可代替黄金作为其他国家储备。从某种意上讲,美元的印钞机是可以印出黄金的。

  但时过境迁,美国《纽约时报》今年6月5日登载一篇文章,题:再来一杯,当然,中国付账。从题目看,说的是美国请客,中国买单的现象。本来,穷国为发展经济,向富国借款,富国可凭借资本优势坐享其成。但由于在一系列金融危机中,穷国经历了大规模资本外逃,为避免货币贬值、经济紧缩,纷纷将本币保持较低汇率,以刺激出口、抑制进口,结果形成贸易顺差,又将积累的外汇拿到富国购买债券,从而刺激了富国的消费。这其中,中国最为典型,目前中国外汇储备7000亿美元以上,加上香港约9000亿美元,其中相当比例为美国国债。于是被形象的归结为,美国人喝酒,中国人付账。

  西方发达国家凭借在金融、能源资源、高科技及管理上的优势,占尽了发展中国家的便宜,但好景不会太长了。早在1971年,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国家团结一致抬高油价,引发石油危机。一举打破国际金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美国财政从此开始出现赤字,但“欧佩克”即石油输出国组织有关国家,并未用好上天赐给他们的这笔财富,眼看石油日渐枯竭,时机不再等人。而中国不是靠上天恩赐,而是靠团结奋斗,以不可阻挡之势重新崛起,攻占世界金融置高点的日子也许在我们的孩子一代就会看到。

  按唐德刚教授的测算,从1840年算起,中国完成社会大转型也需要200年,前100年是完成民族的解放与独立,这个历史史命已于1949年实现,后100年完成民族复兴,目前正处于这个进程中。他的预测与邓小平和江泽民、胡锦涛等三代领导人的目标不谋而合。即到2020年达到人均3000美元,实现一种富裕的小康,2050年达到当时中等发达国家平均水平。

  构建和谐社会,是人类共同理想。从古代孔子所说的大同、小康,柏拉图的理想国到近代思想家欧文、傅立叶和圣西门的社会实验,马克思的共产主义,甚至宗教教义中的天堂、佛国,都反映出人类对和谐美好社会的向往。

  毛泽东1966年的“五·七”指示,反映了毛对中国社会的构想。尽管今天看来,毛笔下的中国社会更像-个大军营,但考虑到当时的国际环境,难免一定的历史必然。

  毛泽东不是不想发展经济,是太想了,否则不会有“大跃进”。只是毛不允许私有经济形式的存在,因为鉴于中国历史,私有经济必然导致豪强兼并、官僚腐化,最终重蹈历朝历代衰亡的覆辙。毛泽东与刘少奇由政治路线之争到权力之争,导致了“文化大革命”的十年浩劫。

  毛泽东在建国后的历史功过,自有后人评说,但至少有两点应当肯定:一是坚持发展核武器,在西方人难以置信的艰难困苦的条件下,靠自己的力量成功地使中国具备了威慑力量;二是打破中国与西方对峙的僵局,为其身后中国的国际环境争取到相对的宽松。

  构建和谐社会,中国走的是独特的道路,因为中国自古以来所走的路就与西方工业化国家不同。

  今年7月11日是明郑和下西洋600周年纪念日。对永乐皇帝命郑和七下西洋的目的,史学家已有共识,既不是去寻找已被推翻、但不知所终的政敌建文皇帝,也不是从海上迂回宿敌帖木儿帝国,而是为了宣扬大明威德,以期与周边国家共享安定太平。

  以明永乐年代的造船、航海术以及船队的规模,远非当时、甚至几百年后西方国家可以企及。西方文明一旦掌握了一定规模的航海能力,便用来开拓与征服,因此不少学者遗憾、甚至鄙夷中国的皇帝,认为有那么强大的力量应该征服世界。殊不知这正是文化的不同。

  西方标榜和平民主,实际奉行强权政治,在国际战略游戏中,谁的经济、军事、政治实力最强,谁就最有发言权。但这种游戏,中国早在春秋战国年代就玩得烂熟了。有人做过统计,春秋战国约500年战乱,中国死伤约5000万人。最终,秦以战止战,一统中国。在长达5个世纪纷乱的杀伐中,无数生灵涂炭,无尽的财产损毁,人们把所有的智慧集中钻研军事谋略,将兵法发展到极致。而作为其结晶的兵法最高境界竟然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1982年,阿根廷为夺回殖民时期被英国占领的马尔维纳斯群岛,不惜与英国一战,结果战败,未达到目的。而中英通过谈判,成功达成香港回归。对比这两件事,可以证明中国在当今世界上是如何解决历史遗留问题。这正是邓小平运用中国战略思想的杰作。

  中国人相信,一时的成败在于力,千古的胜负在于理。对于这些,饱受二战之苦的欧洲人似乎比美国理解深刻一些。

  1989年,以柏林墙倒塌为标志,开始苏东的剧变。苏东放弃社会主义,以休克疗法全面改革,但实践证明,他们至少是要走一代人的弯路。

  再看印度,印度与中国同是东方文明古国,同在19世纪初遭列强殖民侵略,又同在20世纪中获得独立,只是印度选择了西方的民主制。半个世纪过去,怎么样呢?按英国《经济学家》周刊(2005年3月5日)的评论,“如果这是赛跑,印度已经落后中国一圈”。

  中国的改革,走的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路。所谓社会主义,是指公有制,将决定国家经济命脉的土地、能源、资源以及港口交通等基础设施,加上控制国家经济命脉的相关行业企业,以及财政金融、通讯传媒业统由国家掌握或控股,而对与民生衣食住行有关的各行各业则鼓励民营。所谓市场经济,是拿了国有资产按市场规律运作。这是一条独特的工业化道路,迄今为止,虽有诸多不尽如人意的缺陷,但-直在高速发展。墨西哥的经济学家称之为“国家资本主义”。实际上,“国家资本主义”是列宁在其晚年提出的概念,并断言“国家资本主义”是资本主义通往社会主义的必经之路。

  无独有偶,美国近年出现了“资本社会主义”的概念,虽然仅限于将企业的养老保险推向社会的事例,但毕竟是社会主义的因素。看来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这对水火不相容的社会形态,也脱不开中国古代先贤的太极图,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毛泽东说过,世界将走向进步,人类将走向光明。半个多世纪以来,这一论断不断为现实生活的足迹印证。

  人类历史的进程展示着,对于构建美好和谐社会这一人类的共同理想,可以按各个民族国家独特的道路行进,正如一首唐诗中写道:攀山千条路,同仰一月高。

  回首我们祖国自近代以来走过的路,使人不由加倍缅怀那些为了民族重新崛起而前赴后继的先烈们。天安门广场人民英雄纪念碑的碑文中镌刻着:

  三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来在人民解放战争和人民革命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一九四九年九月三十日  

  今天的人们切不可忘了我们是怎样走过来的,而我们应该做的是无愧于民族复兴的伟大时代。

  史晓星(65届校友)


 


 
 
xyb51201p6专题研讨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