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序:
清晨露水 已拾不起来了

   年轻时喜欢写些自以为清淡雅致的文字。

   在那个时期,生活中的轻松和愉悦不多,感受到和遭遇到的一些抑郁、愁苦、无奈,自然会在这些文字中流露出来。随手写过,随手丢弃,从来没有想过保存,内容也早已记不起来了。

  前两天收拾书柜时,从底层翻出来一个破旧的大信封,里面居然保留着“文革”时期写的若干张未经修改推敲的诗稿。看到这些已有泛黄的纸张,不禁感到几许酸楚,只是等到打开仔细看时,心里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触。  ……

   这好比清晨出去散步,看到草丛花枝上凝结的露珠,剔透晶莹,清新灵动,当然会让人从心里喜爱。不过不会长久,晨雾散去,微风掠过,便没了踪影。即便留下些许痕迹,除了过了时的青涩,还能给人些什么感觉?  ……

   当初这些草稿,肯定还会修改,最後是个什么样子,读给谁听过,又送给了谁,已经想不起来了,也不愿再去想了。就让它这样吧,虽然青涩,但保存着真实。

乃久 2005年5月    .

 

 
 

         八首没有题目的诗  张乃九(60届校友) 

 
     
 
 
     
  可爱的海鸥
你为什么忧愁
你比我妹妹还要美丽
只是没有她那聪明的额头
 
     
 

 
     
 

骄傲的海鸥
你是大海的精灵
飞翔在碧波的上空
奇妙 轻盈

象夏夜晴空的繁星
顽皮的眨着眼睛
你稚气幼嫩的心
可知我对你的深情

风儿在空旷的原野翻腾
你闯入我寂寞的心灵
可命运给我安排的是另一付征帆
我要独自走自己的途程

你要的是欢乐和幸福
伴侣是一棵挺秀的梧桐
求上苍对你垂怜
可不要放过造化的恩宠

我们一定有分手的时候
恰似今日愉快的相逢
但到了伊甸园的门外
我们还要携手进入天国的大门
不知那时你要给我些什么
我可只要一个烈火铸就的热吻

 
     
 
 
     
 


少年的朋友
中秋的落叶
百年的悲伤

想着别后的凄凉
望月儿昏黄
盼着见时的欢乐
愿江河水长
啊 心上的姑娘

 
 
 
 
 
     
 

你向我告别
在一个宁静的黄昏
悄俏的楼道里
回顾四下无人
你微微仰起头鼓着艳丽的红唇
眯着顽皮的眼睛

多么好的一个热吻

这美妙的一瞬间
让咱们永远不要忘怀
天地间只有你我俩
愿咱俩情意长存
(一月卅日的黄昏)

 
 
 
 

别忘了咱们的情谊
可记得那纯洁的神秘
在这应该忘记的时刻
我又深深地把你想起

我们不曾漫步在如水的月光下
也不曾并肩坐在公园的长椅
只是在促膝密谈之中
种下了永恒的情谊

最难忘那清如秋水的双眼
诉说着热烈的言语
是别人无从知晓
只你我才能会意

最难忘那如花的笑脸
多愿你做我终身的伴侣
想当初两勿相忘的誓言
可明月关山 今天已如隔万里

啊 不要说生活的欢乐已经消失
爱情的路 坎坷而又崎岖
不要说一分手就永远不见
我的心啊 永远追随着你
不要说大海和碧空不能结合
那水天一色的远方 他们成为一体
不要说我今后一生寂寞
在心灵深处还有对你温存的回忆

啊 在这应该忘记你的时刻
我又深深地把你记忆
想你也不会把我忘记吧
愿你能常常把我想起

 
     
 
 
     
 

这是一年最后一个夜晚
你欢乐的笑语又温暖了我的心坎
望你美丽的面庞
更激起我心中的情感

该怎样诉说
这重逢后的香甜
又该怎样诉说
满怀惆怅的互道再见

啊 水流云散
月冷星残
语清似露
情柔如烟

不知此刻你在哪里
可晓得我对你的思念
在这你熟悉的书桌前
又写下一首思念你的诗篇
(记去年十二月三十一日)

 
     
 
 
     
 

这是灵魂的钟声
是用烈火铸成
唱那过去的岁月
飞翔在碧波的上空

不要忘记那纯洁的神秘
不要忘记我对你的深情
这是我仅有的心愿
不知是不是可能

这是灵魂的钟声
是用烈火铸成
再唱那过去的岁月
期待着岁月后面的重逢

 
     
 
 
     
 

我自望大海
掠波海鸥来
翼拍惊涛涌
头昂向天白
寄心碧霞处
回眸赤日开
平生恋恋情
水流抽刀裁

在我心灵的大海
一只少年海鸥 穿波掠浪而来
她那矫健的双翼 拍打着波濤
忽而又昂首鸣叫 冲天飞去高过云台
望她英姿 心灵升起一朵彩霞
见她回眸 心灵盛开鲜花
恋恋之情 你可知晓
抽刀断水 此恨怎裁


 
 
无 题   .
 
     
  所以称作无题
是因为内在的空虚
说不上会有什么结果
也想不出什么是原因
听凭风浪在另一个世界呼唤
不能在我内心引起微弱的回音
 
     
 
无 题 (又一首)
 
     
 

落日的余辉将湖水映红
微风吹过 这奇异的红色变幻无穷
该怎么办呢 对着这无穷的变换
我的心啊 能向谁去乞求

爱泉以枯 可甜蜜的汁水还不曾给我半点
是命运到了终点 上苍再不垂帘
忧思重重 我再也不想振作起来
但那林荫道的尽头 忽的又现出爱的笑脸

我拔腿奔去 立刻又是一个少年
这少年知道了爱情的痛苦和欢乐
不想只落个短暂的留恋
要用上自己的全部生命全部心血
直爱到宇宙的终了 享尽人生的甘泉

 

 
     
 
水中仙
 
     
 

水中仙子 临风玉立芳菲
寂寂幽香 随风随雨渐微
莲香藕嫩 却谁念退红败绿
寒塘鹤影 冷月埋云惊雷

堪叹流年 可知今是昨非
年年乞巧 不道巧去难追
莫惜落红 伴流水何处相似
莫唱阳关 庄生一梦蝶飞
(偶读稼轩“新荷叶”作)

 
 
 
   
top>>
 
我已被黄昏笼罩
 
 


愿阿波罗陪伴在你身旁
向朝阳一样明亮金黄
愿你永葆美貌青春
恰似花儿鲜艳芬芳

再也不要记住我吧
云要被风吹去
枯萎凄凉好像离枝的花
我已被黄昏笼罩
就如同天边渐渐淡去的晚霞

 
 
 
 
荷 花
 
     
 

这是水中的仙子 亭亭玉立 散发着芳菲
淡淡的幽香 随风随雨 渐远渐微
这数枝碧绿 红是莲香 白是藕嫩
在引人诗兴 可我不是诗人

我只会茫茫然的歌唱
流年如水 水月镜花
唉 不必自添惆怅

来呀 只要有清水和泥土
就能使荷花开放
只要有大地和海洋
就会有歌声和欢畅

要知道 将来是现在 现在是过去
难道你能不信
它们全都一样

我讨厌过去 又不相信将来
生活只靠现在的欢畅

请你允许
让我们只要现在的欢畅

 
 
怀 念
 
 


似泉水从心中涌起
感情的激流奔腾不止
金色的北京城呵我将你怀念
象小溪奔向大海
游云归向山峦

最美的是晚霞的色彩
最依恋的是故乡的家园
最难忘的是童年的游戏
最喜爱的是恋人的笑脸
最感伤的是这逝去的一切再不重返

啊 流落在这穷乡僻壤才知天遥地远
那逝去的一切再不重返
那个十九岁的少年再不重返
那挺拔修长的身躯再不重返
那轻快的步伐再不重返
那青春的笑声再不重返
那年青的面容再不重返
再不重返的一切啊
我将你怀念
催痛肝场的怀念呵
头上白发将青丝替换

 
   
top>>
 
兄弟的情谊
 
 


兄弟之间的友谊
简单没有秘密
我是这样热爱
得到可真不容易

游戏时无意栽种
萌芽后才有心护理
春风催你成长
霜雪又将你摧毁
几经磨难你终将长成
伴随我一生永不分离

 
     
 
别离时
 
     
 

且休提 天南地北
也莫道 河东海西
一瞬间 都聚此
刹那时 又分离

霸桥柳丝系不住
柳上莺儿又啼去
怎么总是别离时

劝君泪珠尔莫洒
劝君分别话休提
心放宽
心放宽
穷通自有变
缘分定和离

 
     
 
假如我明天死去
 
 


假如我明天死去
今天该做些什么
这是个难于回答的问题
应该认真考虑

是去八宝山看看吗
我好像不太关心人死后该如何处理
我知道那里有灵堂和哭泣的人群
只是灵堂过于肃穆 而哭声不能使人欢娱

是去老莫转转吗
冰块在香槟杯里的碰撞声我从心里烦腻
看那举杯祝酒的人不过是个空洞的躯壳
灵魂却不知丢在了那里

是去剧场消磨这最后一个夜晚吗
轻盈的舞姿 悦耳的和弦
曾使我有过发狂样的欢喜 可现在
时间切断了诗样的回亿

我曾经试着想过
自己那并非自愿的出生
和那被迫接受的人生洗礼
……

生活的路从来是那样狭窄
我孤独 没有伴侣
在痛苦的发狂般的欢乐中
谁曾给过我些许安慰
恰似一颗流萤
发光的同时也是自身的销毁
……

但是 惆怅 感伤 不是我此刻的心绪
当痛苦从发狂般欢乐的梦中醒来
我多么想得到没有梦的沉睡

假如我明天死去
请给我一个没有梦的沉睡


 
   
top>>
 
墓志铭
 
     
 

蒸发了水分
化作了灰尘
躯体虽已消亡
精神却可找寻
获得了绝对的安静
依然是飘浮的白云


 
     
 
梦见死亡
 
     
 

我梦见死亡
我感到欢喜
这异国是天堂
这天堂在我心里

虽然是死一样寂静
可却有着永恒的生命
虽然一切都已停止
可仍随这个星球在宇宙转动

没有了世间的烦恼
盛开着鲜花
遍地是芳草
日起日落
月圆月缺
象草一样青青蔓延
春天生
夏天青
秋天枯了留下种子
等待下一次行程

茫茫大地那里是归处
唯这坟墓才是我们永恒的归宿
啊 坟墓
这才是永恒
这才是我的归宿


 
 
 

(只录入了十二首近四百行 没有作任何改动是想保留原样 没有标点符号是因为原来只有个别几个标点所以就都不要了 还有若干行及其他的文字 以后再说吧)

top>>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