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湖小聚

  初夏5月末的一个傍晚,我们原三连四班的六个同学和我们的两个辅导员———朱之鑫、廖致杰小聚于怀柔碧湖宾馆,吃吃便饭,聊聊闲天,活动活动筋骨。四中百年校庆的钟声就要响起了,这次小聚成了我们为校庆准备而拉开的一个小小序幕。它让我们捡拾起搁置多年的往事,四中成了连接我们昨天与今天不能割舍的记忆。

  我们这届学生是1968年春天入学的,那时正值“文革”之中,我们这几届成了颇为特殊的学生,我们没有经过考试,没有成绩的高下,只是因为住在四中的周边,母校接纳了我们。提起百年校庆,我们的心情有些复杂,虽然庆幸自己是四中的学生,可这份感情之中又夹杂着几分自卑,我们这几届学生更多一层边缘之感。一旦有人问起我在哪里上中学?我总要向别人解释,自己是混进四中的,不是考进去的。不知别人究竟怎么认为,我总觉得人们提及四中,印象总是这里精英人物荟萃。然而无论在哪里,比例大与小,精英永远只是枣核的一头。如果说四中是所精英学校,那她也有平民阶段,我们这几届恰恰正是平民时期四中的儿女。


▲前排左二为袁懋樟,后排左二为朱之鑫。

  然而,也正是因为“文革”特殊的时期,我们进校时老师要参加各种运动,没几个人能教我们,当时很缺老师。幸好四中的老生太强了,他们是不曾言明的志愿者,成了我们成长之中如师的兄长。我们班曾先后有过三批辅导员,第一批是老高三的常悦与薛友生,第二批是高一的朱之鑫与曹霞洲,第三批有柏铮、邵明路、廖致杰。他们给我们上课,为我们答疑,还带我们下乡,组织各种活动。他们给我们的人生启迪让我们受用终生。

  记得上学的时候有一次我骑车带同学王淑芬到我们曾劳动过的中阿人民公社玩,把她从自行车上摔下来,我居然不知道应该到医院去拍片子,竟然还是到了中阿,甚至找一个正骨的农村老太太给她捏受伤的胳膊。幸好在中阿碰到了柏铮、邵明路,他们带她去了北医六院看病,这才知道胳膊骨折了,医生给予了正确及时的治疗。那时候的我只有14岁,太不懂事了,不是碰到辅导员就会耽误了医治,就会造成罪过。这份愧疚与感激让我记了三四十年。

  面对这些出色的师长,面对曾经教导我们、帮助过我们的辅助员,我常会泛起一种感慨:我想学校是一个凝聚人生情感的绝好纽带.虽然可能有不少校友事业有成,可以为母亲供献自己所能,他们以母校为荣,母校也因他们而得增光。而为母校添彩,这也许仅仅只是一个方面,母亲给每一个儿女以厚爱,无论他是丑是美,只要是自己的孩子。我希望如此,也坚信应该如此。无论是不是能吸引人眼球的人物,都应获得平等的对待。

  这种精神我从两位辅导员身上能够体会得到。因为我们这届没有上高中的机会,没有几个同学有大学文凭,下岗的同学多一些。他们不断地询问有没有谁生活太过艰难,需要给予帮助?有没有他们可以做的?这种真诚的关心体现的正是校友之谊的本质,给人丝丝温暖。

  碧湖小聚我们聊得十分尽兴,我们6个同学分别说了自己的近况与想法,也不时地回忆起中学时代的一幕一幕。而两位辅导员似乎回到了我们的中学时代,分别给我们重上一课。他们两个都有非凡的记忆力,用一串强有力的数字给我们讲了不少现在的国情。朱之鑫让我们不要担心,说虽然现在物价有上涨的现象,但是国家有能力平抑这种状况。

  只觉得光阴苦短,小聚的时光飞逝着。我们相约有机会再聚。四中凝聚着我们,友谊温暖着大家。我们无论是挺拔的大树,还是郁郁葱葱的小草,都以自己的活力点缀着这个充满生机与发展机会的世界。我们相约百年校庆大家四中见。

  丁宁(70届初中校友)

  

 


xyb70925p10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