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识于四中五十年
-- 55届高三一班聚会记实
55届高三一班同学于2002年5月5日回母校聚会: 

 

 


 

 

欣喜相约,喜忧参半,
多年星散,不识旧颜。
老来聚忆,往事如烟,
少时情谊,滋润心田。
人生苦短,如梦如幻,
风风雨雨,亦辛亦甘。
沉疴缠身,唯我可叹,
心肌伤损,难渡关山。
星夜命笔,急书寄言,
遥祝诸君,康泰年年。

 这首四言绝句乃是因病不能赴会的李延赓教授自广州海军舰艇学院寄给同窗学友们的赠诗。


 五月五日,55届高三一班校友重返母校,在多功能厅举行了题为"相识于四中五十年"的聚会。尽管该班同学每到春节和校庆都要团聚一堂,但本次会面意义非凡。

 半个世纪前,大家跨进四中的门槛,开始了高中的生活。然而,峥嵘岁月稠,弹指一挥间,当初一群天真烂漫的少年,如今已经白发斑斑。遥想当年,是四中为我们奋进的人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是优秀的班集体激励着我们永远团结友爱,勇往直前。

 这次聚会盛况空前,与会者的人数超过往年,共计22人。除在京的大部分同学外,还有来自西安、石家庄、秦皇岛、天津和廊坊。远在黑龙江、宁夏、山西等地的学友事前也纷纷来信或致电表示深切的问候与怀念。

 悠悠岁月,浮想联翩。会上,欢声笑语热浪起,友情常在暖心间。似乎人们五十年代的风光依旧,彼此一见面就叫起了外号,什么"蔡娃娃" 、"白老蔫" ,"彼得罗维奇" 、"佬佬鼻子" ,甚至"大驴" 、"大狗"也喊个没完。许多同学拿出自己当年容貌英俊和班活动的照片感慨万千,还有的同学将珍藏多年的四中毕业证书展现在众人的面前,好像浑身都充满了自豪感。

 

<照片可点击放大>
55届高三一班部分同学当年在北海公园留影。
55届高三一班同学于2002年5月5日回母校聚会。
 

 

班 日 誌

  聚会的话题无穷无尽,但其中要属班日誌最为抢眼。这本小小的绿色硬皮笔记簿乃是大家青春年少时期的生活写照,也是班集体团结奋战的见证与实录。55年毕业时曾由一同学保管,文革后才献给母校收藏。多年来,它一直陈列在四中校史展览馆的橱窗里。为了重温旧日的时光,聚会前几经周折才临时借出来供大家浏览。
  班日誌一旦到手,与会者个个争看。往事历历在目,一切仿佛就发生在昨天。通过这份珍贵的史料,不仅使学友们瞻仰到各自当年的墨迹,而且也倾听到了班集体积极进取的心声。
  早在五十年前,该班乃为全校的优秀班集体。为了保持集体的荣誉并鼓舞士气,高三一班有自己的班歌、班诗和题为《火车头》的墙报。记得,1953年3月5日,当传来革命伟人斯大林逝世的消息之后,全班同学悲痛万分,决心团结一致,搞好学业,争取命名为斯大林班,坚定地向着共产主义的胜利目标前进。当时,中央新闻电影制片厂还来校拍摄了我班举行追悼会的动人场面。
  高中三年,全班同学在政治上严格要求自己,曾有多人入团,两人入党;在学习上发愤图强,刻苦努力,不许任何一个伙伴掉队,学习成绩始终名列榜首。临近毕业,为了记录难忘的青春岁月,鼓励大家团结奋进,考入理想的大学,从1954年底才建立班日誌的制度。这里不妨抄录几段:

54年12月10日

  首先我祝贺我们班日志的诞生,从今天起它就要和我们生活在一起了。在这上面将要印下我们迅速向着社会主义前进的足迹,记载着我们每天的变化,从而不断地鞭策着我们奋勇向前。
  过去我们曾为集体做了很多好事,如王化文在刮大风的半夜里起身为教室关窗户,全班给图书馆糊破损的书,有的同学给患病的同学抄笔记补课……等,这些都给集体增添了无限的光和热。我们大家应该学习这些好的品质,让集体有了我们而生活得更美好。

54年12月11日

 告诉大家一个特别的好消息:高三一班住宿的同学毅然抛弃了极其落后的交通工具 - 小推车,而乘上了喷气式飞机加速前进。他们在新任斋长郑锦美的领导下彻底清扫宿舍,从全校倒数的第二名升到了正数第二名。
  昨天,刘嘉志同学被分支批准为光荣的青年团员,当看到他进步的那么快时,我怎么能不高兴呢?因此,在这里我不怕重复地再向他祝贺,握手!

54年12月15日

  今天,在我们班教室里挂上了经济实用的"窗帘",使得强烈的阳光不再刺激同学的眼睛。这样做很好,希望班务会今后能更快地执行同学们提出的合理化建议。

54年12月18日

  仔细地看了班日记前五页的内容,这里面显露着同学们由内心而引起地对班集体的关心和热爱;这里面有的谈学习,有的讲锻炼,有的还谈到了卫生状况…… 有了这种热情就不难搞好我们的班集体。看啊,高三一班只有玻璃得了三分,大家努力啊!消灭三分,争取五分。

54年12月20日

  今天应归还课外读物,可是有好几位同学忘带了。我认这不是小事,第一,晚交就耽误了别人借阅;第二,我们应当永远记住"大事是由小事积累成的"。我们培养自己的品格就要从小事着眼,往往越是微小的事越是重要。

54年12月21日

  班活动学习委员表扬了王右寰同学,他主动地、积极地帮助徐锺麟补习功课。这种做法值得大家学习,尤其是功课较好的同学更应该向他学习。

55年1月15日

  下午两点钟在校长室,四中党支部讨论了咱们班朴永馨同学的入党问题。党组织批准他为中国共产党候补党员。让我在这里热烈地祝贺他光荣地参加了共产党。他的入党是咱们高三一班的集体光荣,我并且希望他不骄不躁,更多地和同学们联系,做到身体好、学习好、工作好!

55年1月20日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我们的班主任周成杰和刘伯忠、张子锷老师荣获了北京市模范教师的称号。我先在这里向老师们致以无限的尊敬和祝贺。
  分支会上决定访问我们劳苦功高、辛勤耕耘的老师们。第一团小组访问刘老,第二团小组拜访张老,第三团小组看望黎靖老师,第四团小组访问周先生。希望同学们踊跃参加。

55年4月8日

  今天第五和第六团小组联合参观朝阳门外六里屯乡光明农业合作社。
  …………
  为了不误生产,在社员们休息时,我们让他们教给我们使用锄头锄地,并且我们十三个人都要亲自试试。当大家锄到1/3个畦时,就累得腰酸腿疼,只好赶紧换班。农民同志告诉我们地要锄七寸深,锄一畦差不多170下。每人每天能锄30畦,每锄5畦为一分,每天可得6分,而每分大约评为四角。当我们让社员看看我们的劳动成果时,他们虚心地指出我们做的并不符合质量标准,告诉说他们以后还得重锄。
  从这简单的劳动中,我们亲眼看到了自己的幼稚和无能,从而体验到了劳动的真实意义 - 艰苦性,同时也感到加强体育锻炼的重要性。
  …………
  吃完饭后,我们又分成四个小组去访问农民的家庭。从生活状况来看,他们并不富裕,只是改变了以前吃不饱穿不暖的悲惨境遇,就连社长的家一年也是吃棒子面,还很少吃白面。许多人依然住着旧房子,用着简陋的生活用具。单干户的日子就更差了。在访问中间,我们看出农民对党和政府的政策都很拥护,决心以自己劳动的双手来改变现状,对未来充满了向往。
  从访问中也看出农民对我们的期望,我们知道艰苦的事业在等待着我们去开创。

55年5月27日

  今天的大雨是入夏以来的第一次大雨,很多同学到校之后都淋湿了。住宿的同学李穆、刘金铭、余亚民、佟锦川等拿出了大批的衣服让同学们换上,使同学们战胜了暴雨。我认为这种互助友爱的精神应该发扬光大。

55年6月24日

  离大学考试一天比一天近了,因此我们的生活也会随着形势的发展而紧张起来。很多同学提出我们应该全面地安排好生活,在这关键时刻,不仅要注意身体健康和复习好功课,同时还要学习时事,做好社会工作。总之,不能忽视任何一个方面。让我们自豪地走出四中的大门,成为一名真正合格的毕业生。


以健康为中心

  人生四季已过三,生命之树到秋天。座谈中,大家对健康问题极为关注。在会上,每个人首先就各自当前的身体状况做了介绍,与此同时还交流了在老年保健方面的切身经验。有的同学当场向与会者推荐"三一二"经络锻炼法,还有的同学献出医治前列腺肥大的妙方。
  目前,全班除了我国优秀的少先队总辅导员、我们同窗挚友韩振东同志因积劳成疾而英年早逝和贾曾德同学在唐山地震中不幸遇难外,其余至今依然健在。就个人的体质而言,大家都庆幸早年母校为我们获得健壮的体魄创造了良好的条件。五十年前,四中的体育锻炼活动蓬勃开展,爱祖国运动大会热火朝天。
  忆当年,高三一班在全校运动会上就夺取了异程接力赛的第一名。此前,班里新组建的篮球队竟打败了威振一时的准校队《青燕》,令人刮目相看。班上的体育委员佟锦川同学,是个跨拦好手和优秀的篮排球运动员。这次见面,他仍然是虎背熊腰,满面红光,十分强健。多年来,他坚持科学锻炼与养身之道,可算是大家学习的样板。
  原在四中时,同学们的学习目的十分明确:一切为了建设祖国,保卫祖国。上体育课实行小先生制,分项活动,把全班分成若干个锻炼小组,互帮互学,保证全体达到劳卫制标准。
  座谈会上,有的同学指出:讲求以健康为中心绝不是活命哲学,而是为了更加珍惜美好的今天,以便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发挥余热,争取有更长的时间做点贡献。此外,健康长寿也会减轻国家与子女的负担。


情深谊长

  55届高三一班的校友们早于文革末期的1974年就在朴永馨等同志的发起下开始集结。最初只有七、八个人,此后通过母校80与90周年校庆,现已联系到三十七位同学,并由当年的班长梁之滨同志负责给以上同学按期转寄《四中校友报》。
  二十多年来,每逢春节或校庆来临,大家总尽量抽出时间团聚一堂,共享当年青春时期的喜悦与欢乐,回味母校和老师对自己殷切的教育和培养,同时也为四中日新月异的繁荣与进步而欢欣鼓舞。
  平时,彼此之间保持联系,交流信息,不仅问寒问暖相互勉励,而且在解决一些同学回京工作、寻医看病、子女升学和探讨学术等实际问题上给予及时的协助与关怀。可以说,少年时代的情谊不似手足,但胜似手足。昔日班集体的那种团结友爱和助人为乐的精神依然伴随着我们踏入垂暮之年。
  诚如与会者李垺同志所言:"我总有那么一种感觉:从小一起长大的同伴和此后自己结交的朋友就是不太一样,虽说与工作单位的同志关系也不错,但是却远不如中学时期同窗之间的情谊那么亲近,那么深远。我们每次见面都是那么的亲,无话不说,毫无隔阂?quot;"有一次,我去涿县办事,就提早在中途的高碑店下车,看望了日夜思念的李穆同学,真是如愿以偿,心满意足。"
  事实上,早在55年毕业后的最初几年里,当大家升入高等院校后,几乎每年都要返校,拜访各位恩师和留校工作的韩振东同学,因为母校四中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那时,一位同学还在送给学校党支部书记的一张照片后写道:"四中,刘铁岭,刘铁岭,四中,这是紧密相连的一条生命,我忘不了四中,也忘不了刘铁岭。"
  会上,早年就读于天津大学的徐天路同学激情满怀,他不时地大声疾呼:"同学们,我是想你们的啊!你们的存在就是我的骄傲!" "要知道,在大学期间,我竟然骑自行车从天津赶到北大、清华来看望老同学们。可谓是藕断丝连,情意缠绵。"
  李穆同志在座谈中也深有感触地说:"我清楚的记得,86年爱人得了一场大病,当地医院建议到北京治疗。班上的白克智、朴永馨同学帮我找到了当时在北医工作的张季伦同学,得到他的大力协助,安排我爱人住院并成功地做了手术,就这样才使我的家庭渡过了难关。"

  聚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邓乃扬同学还向大家征集提案,并且一再表示要把各种良计妙策和群众的疾苦与呼声反映到中央有关部门,不管能否解决一定给予答复。徐天路同学将自己亲笔书写的条幅"争存天下,首在立人"(鲁迅先生语)献给母校。

  是什么力量竟能把失散多年、天涯海角和几度沧桑的同窗好友凝聚在一起?当然是五十年前在母校四中所结下的那种朴实无华的真挚情谊。但愿人长久,千里共蝉绢。临别时大家相约,到2005年我们中学毕业五十周年和2007年母校百年大庆时再来会面。

2002-5-12 于北京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