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届校友近日又聚会一把
本报讯母校百年华诞50届校友19位从天南地北返校庆贺,有事未能来的外地校友近日来京了,因而4月15日在砂锅居13位同学又聚会了一把。说起在男四中读书时的趣闻轶事,一个个乐得老泪纵流,壮怀不已、回味无窃;只可惜人间没有不散的筵席,只一个美梦的功夫,便又是天南地北了。趁这桌残席还未撤尽,让我拣几个花絮留在这里,权且做个纪念吧。

  1929年出生年近80的孙健行与王家琦同学语重心长的说:人生七十古来稀、我们在座最年轻的也75岁了,都过了古稀之年,真不知道是怎样过来的,只知道过来的好不容易呀!大家一定要珍惜来之不易的和谐生活,要心态平衡,希望大家健康长寿,一年或者两年见一次面好吗?!
19位50届校友在钞锅居饭庄聚会时合影。
 
14位50届校欢迎来京的赵世良、方修武两位同学在京味楼欢聚一堂,合影留念

  高传树同学带来的珍藏近58年的高中毕业照片,一下子吸引了大家,怎么回事?前排就坐的领导和教师有22位之多,怎么后两排的同学只有40人呢?50届是甲乙丙三个班、至少也得有90多人嘛;大家一下子回到49年解放初期革命热情的年代;记得甲班的刘观潮,解放就参加市军营会的工作了,当时参军、参干、参加南下工作团,上华大、革大、军政大学和大专院校的同学大有人在,例如:孙克敏、赵增泰等四位同学就上了清华水专、王雪同学是第一批从大学留苏的、白洁玺是调团市委工作、聂大江调教导处工作、刘淑信、王维仁和高传树三位同学上了农业机械专科学校、谢让义同学南下留在了江西省工作等等,他们在祖国各条战线上都做出了应有的贡献,为母校争了光,回忆当时的革命爱国热情之高,至今也难以忘怀。

  一些住校的同学还回忆起1949年市委派来李复生校长,张镜主任、周长生老师接管男四中的情景,他们中有的是延安来的老干部,一点架子也没有,和同学打成一片,全心全意为同学服务。周一至周五和同学们同住在学校,只有礼拜六才回家住;他们的革命热情,共产党员的高尚情操、极强的事业心更是令人难以忘怀!校长、主任早已做古,只有周长生先生还健在,他出色的教学经验汇集出版了题为《为不教而教》的专著,这本书谈起来令人精神为之一振;真是:为事业活到老、学到老、工作到老的人,最年轻!最长寿!

  聚会时谢让义提议让高传树唱传统京剧“空城计”、王家琦也点他唱马派名剧“淮河营”,京剧、歌声、朗诵此起彼伏,气氛活跃热闹,仿佛又回到母校读书年代班上开展文娱活动的场面。

  校友会为每位校友准备了四份养生、保健、长寿的资料、大家视为至宝,大有益于身心康健,都表示要好好阅读学习,身体力行。大家提议回母校走一走,看一看,感受一下她的变化。大家看到了:北京四中训诫石、草坪上的奉献者纪念碑、操场北侧的《团队》雕塑拔河、《二老》铜像、老校长室等等……边走边看边议,母校变化太大了,大气成就大器就是四中精神,走在校园里大家感到无比的亲切和温暖。正是:殊不知学无止境、致用亦无止境,有生之年皆学习之日矣。


高传树(50届校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