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128班以参观“正负电子对撞机”为主题的聚会
张晖(1956届校友)

 128班即1955年入学的初一2班,当时的班主任是史会仁老师。这个班于1956年被命名为“董存瑞班”。该班1958年初中毕业,三十几年后的1992年举行第一次聚会。通过聚会,大家发现少年时代的友情很值得怀念,纯真、自然、诚挚,每当聚在一起,就感到全身轻松,畅所欲言,无拘无束,有说不完的话。于是,每年都聚会一两次;若有特殊情况,如有同学从国外或外地来北京,便再多聚会一次。今年情况很特殊,到现在已聚会4次。1月份,居住南京的陆仁安因事来北京,该班活动的组织者张成恒立即决定召集一些同学与他相聚。2月春节期间,移居加拿大的辛敏忠回国探亲,家在石家庄的朱可夫、家在天津的刘北辰来京。此外,有同学从网上查到孙征厚的名字(有篇文章题为《北京实验二小孙征厚教师实践〈爱的教育〉》,亦有其他关于提及孙征厚的报道),于是不仅联系到他,还联系到在西城区教委领导语文教学工作的特级教师李龙文,为此又先后举行了两次聚会。5月份,退休前在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任总工程师的徐中雄,了解到:5月15日是科学院公众科学日,该所将接待对高能物理感兴趣的公众特别是青少年学生参观“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便询问老同学们:谁若对此感兴趣,可预约参观———谁知报名者十分踊跃。到参观那天,北京的同学除有病、有事者外,几乎都出席了,甚至家在外地的同学,如中国航空第一飞行研究院信息化总工程师吴介琴(西安)、仍返聘工作的环卫专家董景春(武汉)也专程来京。大家能有如此高涨的热情,不仅仅为了增加知识,更重要的是增加学友之间的了解,把参观看作再次聚会的机会。

  参观前。首先听取了分别由高能所所长和研究员主讲的两个科普报告,使参观者了解到:高能物理是一门研究物质的微观基本单元,及其相互作用规律的前沿学科。对于高能物理研究及高能加速器的建造我们党和政府历来就十分重视。1972年9月周恩来总理批示道:“这件事不能再迟疑了。”1988年10月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首次实现对撞,邓小平进行视察时,发表了“中国必须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讲话。江泽民、胡锦涛也都到高能所进行过视察,并在2003年批准对“对撞机”进行重大升级改造,使之成为国际高能物理研究中心。这项改造工程完成于2008年,现在我国高能所是世界八大高能物理研究中心之一,在若干研究领域中已处于国际领先地位。正像100多年以前居里夫人开创原子核物理研究,后来用于核武器、发电、治病那样,当人们认识了物质微观世界这些规律后,也会转化为巨大的生产力。“今天的科学,明天的技术”,是一个历史规律。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不仅是高能粒子物理研究装置,同时也可作为同步辐射装置成为多学科研究平台,已在生命科学、凝聚态物理、材料科学、地球科学、化学化工、环境科学、生物医学、微电子技术、工程技术、微机械技术和考古等应用研究领域取得了一大批骄人的成果。在讲座之后,同学们参观了北京正负电子对撞机。对撞机主体安置于地下隧道中,形状如一支硕大的羽毛球拍。球拍的“把”———注入器是一台长202米的行波正负电子直线加速器。电子枪产生的电子束和由电子束轰击一个钨靶得到的正电子束,分别在加速管中不断加速,当到达24亿电子伏特时,正、负电子束分别注入到球拍的“框”———240米的负电子储存环和正电子储存环中,截面尺寸为微米量级的两种束流进行积累、储存、加速、对撞。储存环加速器主体主要由超高真空束流管道、超导体加速腔和几百台高精度电磁铁组成,其中大型磁铁每台重达9吨。高能粒子束对撞产生的物理现象由一个重达480吨、结构复杂的探测器进行探测和记录。这样一台对撞机,机器部件达8000多台(套),除了年度定期检修外,一年昼夜不停地运行达7000小时,每小时电能、水和设备的消耗就须1万多元。为了保证对撞机运行效率,不浪费运行费用,必须使各类设备具有极高的可靠性和稳定性。可以想象:建造和维护如此庞大却十分精密的机器的正常运行何等艰难!而总工程师的重任就加在了我们的学友徐中雄身上。难怪老同学聚会,徐中雄大都请假,春节期间加班,几乎年年如此。他说:“我在60岁之前,尤其是担任系统负责人期间,夜里从来不敢安稳地睡觉。哪怕有一点点问题,也都要及时处理,我的同事也是如此。”徐中雄在去年退休后回忆自己工作历程时说:努力向上,争取和珍惜集体荣誉,这是在四中128班获得“董存瑞班”称号时我开始感受到的一种精神,我们在建造大型科研装置,争取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的奋斗中就需要这种精神。我国电子对撞机实现了长期稳定运行,得到的数据量比国际上同类对撞机实验高出几倍甚至一个量级以上。———这种骄人的成果,包含着我们老学友徐中雄和他同事们的多少心血啊!

 高能所的接待人员看到这群已近古稀之年的老人还对专业性较强的高能物理研究饶有兴趣,经询问得知是北京四中老校友而且其中多是各行专家时说:“这恐怕只有北京四中的校友才做得到啊!”对于这次活动也有电视台和报纸记者采访。吴介琴等人也是被采访者。在《科学时报》“中科院第六届公众科学日举行”报道中,记述了对吴介琴的采访:“中航工业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副总设计师吴介琴就是从西安过来参加活动的。……‘以前我从国家的科学技术介绍中了解过我国对撞机和欧洲对撞机的情况,但没有看过实际装备,所以专程赶来看看。’吴介琴说。通过现场科普讲解人员的介绍,吴介琴了解到,对撞机的一些材料技术,飞机也可以用到。‘无论是航天还是航空,对材料的耐高温、高可靠性等要求都很高,对撞机的一些材料技术是否可以用到航空材料分析和试验上,我回去会跟材料方面的同事探讨一下。’”

  后来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我们聚餐时,高能所办公室刘主任突然进来说:“有个参观对撞机的孩子非要见一见你们的那位制造歼敌机的老总。”于是吴介琴便随服务员走了出去,原来“粉丝”是个十来岁的小学生。他并向吴介琴提了个“建议”:“大飞机的发动机应当放在飞机后面。”一个小学生竟然关心飞机的结构!事后,高能所刘主任对徐中雄感慨地说:“想不到那么高地位的一个飞机制造专家会那样认真地接待和回答一个十来岁孩子的问题!”

  这次聚会十分别致、有趣,故而做了上述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