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价值不在于存在,而在于创造。
LIFE IS NOT JUST BEING, IT IS DOING.

- 傅琪佳
纪念一名出色的学生-傅琪佳生平

   傅琪佳1973年10月1日出生于北京。1986年至1992年就读于北京市第四中学,成绩优异,曾多次在北京市物理、数学竞赛中获奖。1992年高中毕业后,傅琪佳获得美国汉密尔顿大学 (HAMILTON COLLEGE)提供的奖学金,赴美留学。

   在汉密尔顿大学(HAMILTON COLLEGE)学习期间,傅琪佳主修物理学与数学,是汉密尔顿大学(HAMILTON COLLEGE)历史-上第一位同时从事两个毕业研究项目的学生。他的研究题目是:计算机科学中的神经网络:物理学中的量子学理论基础。当傅琪佳决定同时开展这两个领域的研究时,校领导出于关心,对此颇有疑虑,因为在汉密尔顿大学(HAMILTONCOLLEGE)的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学生能同时完成两篇不同领域的理科论文。为此,校方组织了由校领导和教授代表共七人组成的学术委员会,向他提了许许多多的问题,傅琪佳一一作了肯定而充满信心的答复。教授们提出了最后一个问题:“琪佳,你能告诉我们你将怎样来安排你的时间吗?”他回答说:“我现在还不知道该如何安排时间,但我过去三年所完成的事情足以证明我能完成这两个研究项目。”

   经过艰苦的不懈努力,他确实完成了,而且完成得非常出色。其中关于量子理论的论文被评为全美物理学大会五篇最佳大学生论文之一,并获得美国物理学会的奖匾。这篇论文(SPONTANEOUS RADIATIN IN FREE ELECTRONS IN A NONRELATIVISTI CCOLLAPS EMODEL)在他去世后刊登在美国物理学杂志1997年第9期上。美国物理学会负责人对“最佳物理论文评奖委员会”其他成员说:“傅琪佳的论文当之无愧地应获得最高评分。”

   傅琪佳不仅物理、数学成绩突出,先后九次获得物理与数学竞赛奖以及优异成绩奖,其他各门课程几乎都获得了A或A+这样的好成绩,包括“英语写作”这门对本国学生来说也不容易的课程,甚至连“钢琴”这门他以前从未接触过的课程,他都获得了“A”。

   傅琪佳曾说过:“生命的价值不在于存在,而在于创造(LIFE IS NOT JUST BEING。IT IS DOING?)”大学四年,他用非凡的毅力和聪明才智极好地诠释了这句话。

   在美留学期间,傅琪佳深深爱着故土,想念四中的老师和同学。他在给昔日同窗的信中说:“有人说我土气,我对身的这种土气深以为荣。”

   在校期间,他以出众的才华和优秀的品德赢得了老师与同学的喜爱。校长称他为非凡的楷模(AN EXTRAORDINARY MODEL)。在毕业典礼上,傅琪佳是第一位被教务长请上主席台的优秀学生。教务长用了很长的篇幅向出席毕业典礼的全体师生、家长介绍傅琪佳。首先教务长指出:“他来自中华人民共和国。”接着提到,“他是密尔顿大学 (HAMILTON COLLEGE)历史上第一位从事两个研究项目的毕业生”,盛赞傅琪佳是“每三十年才出现一次的人才(QIJIA FU HAS BEEN LAUDED AS A STUDENT WHO COMES ALONG EVERY THIRTY YEARS)’’。

   毕业前夕,哈佛大学 (HARVARD UNIVERSITY)、麻省理工学院(MIT)、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等名校纷纷提出接受他为研究生。傅琪佳决定去哈佛大学,从事理论物理的研究。他知道这是极具挑战性的研究。他对父母说:“如果我的研究成功了,人们迄今所认识的物理学就会彻底改观。如果我失败了,我绝无遗憾,因为我做了努力。如果我不去做这种努力,我会抱憾终身的。”

   傅琪佳原定于1996年9月赴哈佛大学(HARV ARD UNIVERSITY)攻读理论物理学,不幸于1996年8月18日外出旅行途中遇难身亡。

   傅琪佳是一位具有非凡物理思维的人才。汉密尔顿大学(HAMILTON COLLGEG)的校长和教授们、美国物理学会的领导人、以及哈佛大学物理系主任对他的去世深感惋惜。汉密尔顿大学 (HAMILTON COLLEGE)的师生为了纪念他,特成立了“傅琪佳纪念奖学金基金会”(QIJIAFU MEMOEIAL SCHOLARSHIP FUND), 向品学兼优、物理学成绩尤为突出的学生发放奖学金,迄今为止己发放了四年。

   傅琪佳在汉密尔顿大学学习期间所取得的优异成绩,是与北京市第四中学对他的教育与培养分不开的。为了永远纪念这位杰出的学生,为了表达对北京市第四中学的谢意,由傅琪佳父母出资,特在傅琪佳的母校——北京市第四中学设立“傅琪佳纪念奖学金”,这是一项永久性的奖学金。这一奖学金旨在奖励热爱祖国、有志攀登物理高峰、具有科学事业献身精神、品学兼优的学生。

   傅琪佳对四中充满深厚的感情。他生前感激四中对他的培养,尤其是在物理学习方面所打下的坚实的基础。为此,傅琪佳的父母拟在四中设立“纪念傅琪佳物理学习优秀奖”, 以表彰物理学习优秀的学生,激励学生勤奋学习,献身祖国及人类科技进步事业。

   下面是几位汉密尔顿大学的教授发表的纪念傅琪佳的文章节录:

   作为教授,我们都非常珍惜在过去的年月里给我们留下深刻印象的学生的美好记忆。这些学生的特殊才华、个性、能量及洞察力为我们的教学工作注入了新的动力。能有六个不同学科的教授以不记名的形式共同承认一个学生是他们所认识的最出色的一个,这是多么的了不起啊!

   这个学生就是傅琪佳,96届毕业典礼上致词的学生代表。那是9月4日在小礼拜堂为这个出色的年轻人举行的典礼上。悲惨的是,八月份他离我们而去了。他是从加利福尼亚的父母家中去剑桥的路上,在犹他州的阿其兹国家公园徒步旅行时突遭雷击而遇难的。他去剑桥是要在哈佛大学开始理论物理研究生的学习。家人、朋友、同学、老师高度称赞琪佳的博爱、慷慨的人格魅力及他突出的学术造诣。

   在其短暂的23年的生命中,琪佳深深地震撼了多少人的心灵:91届的谢尔顿,傅琪佳的哥哥,深情地朗读了他父母的来信。信中表达了他们对琪佳周围的人们的感激之情,同时他们也深深地感激学校,因为在这里,琪佳弹奏出了他短暂生命中的最美好的乐章。琪佳的同学们赞扬了与琪佳在一起时他带给他们的快乐与鼓励,和他作为运动员和音乐家的智慧以及他对宇宙及人类自然奥秘的不断探索和吸收。Bonnie Urciuoli(人类学)、Richard Decker(计算机)、Robert Kantrowitz、Larry Knop、 Robert Redfield(数学)、 Carol Schreier Rupprecht(比较文学)、Philip Pearle(物理学)、 Cheng Li(政府)都发表了对琪佳的充满爱的纪念文章。从以下的回忆中,可以看出琪佳生活的成功及哈密顿因失去这个年轻但已非常卓著的校友而产生的悲伤之情。


Carol Rupprecht

   对琪佳的记忆要追溯到八十年代,那是我第一次在北京见到他的全家。一个最鲜明的记忆是他第一年参加英语作为第二语言的培训课程以及他对许多问题的独特见解。琪佳热爱他的母语—汉语,因为他对不同语言、文化抑制不住的好奇,他非常喜欢上比较语言结构的课程。然而由于英语阅读和写作设备的匮乏、语言习得的缓慢进程,他曾感到失落。他曾写到:“刚开始时,我甚至要把字典带进我的数学课堂。”所以一天课后他问我是否有一本包含所有英语语言规则的书。那是一个星期四,我向他推荐了《现代作家手册》。很显然,琪佳回到他的房间用周末时间把这本书通读了一遍。因为星期二他回来时把书还给我说:“现在我明白了。”然后他又说:“可我有两个问题。”我笑了笑,知道他还没有完全掌握书里的内容。但从他的疑问中我发现原来他发现了课文中的两处错误。从那天起,我就再没有教过琪佳一条有关英语的规则。我只是在他的卷面上写上我的意见并指出问题的范围。就我所知,琪佳未曾再去查阅那本手册,但很快就能找出错误并知道如何改正。

   在他到这个国家前十四个星期,即英语作为第二种语言课程结束的时候,琪佳交了一篇共7页的论文。那是他读了作者Isaac Asimov有关科学作为一种隐喻的文章后的感想。那无疑是我九年英语作为第二种语言教学经历中收到的最好的论文。琪佳对所有知识都到了痴迷的程度,他甚至深刻地考虑了整个教育过程的问题。他曾把教学描绘成“在世界奇迹当中创造奇迹的艺术。”对我来讲,傅琪佳本人就是这个世界的一个奇迹。我热爱他,思念他,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他。


Philip Pearle

   在大学一年级上课的第一天,一个瘦高的男孩儿出现在我的门口,带着制作一件非常精密的仪器的设计。可是这种仪器的功能却与热力学第二定律相矛盾。我们两人花费了一周时间来发现此计划的瑕疵。我从未发现过一个一年级新生对物理学如此的投入,具有如此的想象力以及敏捷,深奥的思想。我对自己说:“这将是非常美好的四年。”而且事实确实如此。每个学期,琪佳和我都互为学生,很快就到了独立学习如量子场论,一般相对论等研究生水平的课程。每一天,我都愿意带着良好的期待希望见到琪佳的出现,而每次他都带来一种想法或见解,写在黑板上并仔细分析研究。我曾多次与一流的物理学家共同工作。虽然琪佳在年龄及经验上与他们不同,但他对主要问题的掌握、处理问题的角度、敏锐的洞察力等方面,与他们是一样的。他极其乐于思考,善于思考,并在思考时感到其乐无穷。

   在大二的夏季,琪佳在威廉姆斯学院做量子物理和信息理论研究时,我的同事Bill Wootters给我写信说:“我从没有认识过像他这样有天赋的人。”在大三的夏季琪佳在普林斯顿大学做等离子物理学研究,他的导师Greg Hammett对他评价到:“傅琪佳可能是我曾经一起工作过的最聪明的学生甚至科学家。”在大学四年级时,琪佳被评选为哈密顿特优生。他是唯一在两个不同学科—计算机和物理都有研究项目的学生。他不但在两个学科都争得了荣誉,而且他的论文都可在专业刊物上发表。

   与Rick Decker在人工智能领域工作时,琪佳发现了一种能极大加快模式识别的方法。在物理学方面,他探索了我的一个关于量子物理修改的理论的因果关系。在他死前一个月,他为此项研究而赢得了五个参加Apker大奖赛总决赛选手的资格。这一奖项是美国物理协会为全美最出色的大学生研究项目设立的。他本应在9月10闩,在华盛顿,为此次决赛而发表演讲。听到他的死讯,大奖委员会写到:“Burton Richter博士是斯坦福线性加速器的主管,也是琪佳论文的主评,他对琪佳论文印象非常深,所以他想给琪佳评比要求所允许还要高的分数。

   我们这些老师与琪佳这样有才的、仁慈的、温文尔雅的学生有一种特殊的关系。我们热爱他。我们对他投资最好的回报就是:我们为他取得的成就而骄傲。他的死亡对于学术界来讲如同父母失去了一个儿子。

(本文引自《北京四中》2002年中招宣传资料P18)

 

  傅琪佳是一名“出色的学生”,也是一位难得的科学天才。他的不幸去世不仅令四中人痛心、让中国人痛心。无疑也是全人类的损失。
  天才已逝,愿北京四中能还能走出更多如傅琪佳这样的科学天才,造福全人类。

                ——编记
<Top >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北京四中校友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