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静怀)
     
 

  我们采访过很多四中的老校友,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问过:现在四中的学生怎么样?尤其在当今存在的浮躁、拜金的风气中,他们在想些什么?追求什么?
  这不仅是四中老学长的发问,也代表了整个社会对新一代的关心和忧念。梁启超先生不是说过:少年强,则国强;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吗?
   带着这个选题,我利用业余时间,采访了一些四中教师、学生和家长,得出的结论仍然是:四中代有才人出,继往开来星光灿。

年轻的剑桥博士

   张驰同学1997年在四中读完高二即被英国爱塞克斯(ESSEX)大学本科录取。由于签证时被耽误了两个多月时间,他到爱塞克斯大学报到时,人家已经开学8周了。一个学期总共才10周课,剩下两周的时间怎么能补上所有的功课呢,因此校方要求张驰先读一年语言预科。但张驰坚持要上本科。校长把他叫到办公室,几位教授出了一份两个半小时的考卷,张驰20分钟就做完了,而且是全部正确,得100分。校长惊异地表示不可思议:初到异国他乡、面对陌生的一切、甚至时差都没倒过来,他是如何做到的?!我们的张驰还有一连串的不可思议让校方更加惊讶。接下来的二周时间,张驰不到7点起床,忙得中午只吃点巧克力和可乐,晚上12点回到宿舍还要接着学。每天只睡三个多小时。期末,第一次考试他全年级130多名学生中获得第二名。以至于校长亲自给他写信说:“我对于你在今后能取得学业上的更大成就一点怀疑都没有。”在第一学年末,张驰夺得了学院的总成绩第一名。毕业时,张驰获一等学位荣誉证书。要知道,该学院300多名学生经三年淘汰只有60多人毕业,拿到一等学位的只有4人。随后四所大学邀请,张驰选择了剑桥大学女王学院。22岁当博士,获全额奖学金,成为最年轻的中国籍博士。并被英国著名的BBC广播公司专访,称誉为“中国人的骄傲,北京人的光荣。”张驰现在负责4个硕士生的论文指导和七、八个本科生的论文指导,还给28个本科生授课。爱塞克斯校方惊诧于张驰出色的学习能力,专门派了代表到北京四中考察。经考察,这位代表当场说:“今后,只要像张驰这样的学生,出自北京四中这样的学校,愿意去爱塞克斯,我们全部免试接收。”

   张驰的父母在接受采访时说,张驰不是什么智力超常的神童,他实属智力平平,从小称为“笨笨”。上幼儿园时,人家小朋友能数到100,他数到20都困难。从小学到高中,都不是班上的尖子生,出国前在四中年级中排名是60多名。但张驰崇尚“笨鸟先飞”。他自己说“我是撞了南墙不回头的人,只要认准了。不管有多危险多难,即使头上撞了大包也不回头,一直要把南墙撞倒为止。”

   张驰学习这样刻苦,原因何在y让我们听一听他本人的内心想法:“在英国熬那些夜的时候,我想的就是爸爸妈妈在家里真的很不容易。英国的本科是不给奖学金的,全得家里掏。在爱塞克斯读书的时候,一年的学费加生活费老爸老妈得掏1.3万英镑,折合人民币就是15万元。我经常早晨6点多打电话回家,他们已经出去做工了,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大冬天的,冰天雪地。我老妈前些时候心脏不太好,都没时间去看。他们供我读书吃那么多苦。自己一定要好好做,才对得起他们。”

   有一次考数学张驰得了满分,被同宿舍的英国同学知道了,他们象发现了新大陆似的,满楼敲着门大口㈠:“你们快出来看,张居然得了个满分。”并开了小型 PARTY庆祝。张驰高兴之余,特别感慨:“一个英国人拿了满分,他们也许会认为很正常。为什么一个中国人得了个满分,英国人就会诧异成这样呢?正是这些小事刺激了我,我一定要为中国人争口气。一定要证明给他们看,中国人和你们同样出色,甚至比你们还出色。”

四中真正的明星

   四中2001届毕业生王倞被邱济隆校长称为“四中真正的明星”。她高中三年,做了三年干部。班团组织委员、校团委会学生会文艺部部长。但她的学习成绩一直在年级排前三名。她双排健电子琴水平:中国音协十级优秀、国际水平测试五级优秀、全国选拔赛成人组特别奖。她还是校田径队的成员。高三时获北京市优秀学生、三好学生荣誉称号,2001年6月加人中国共产党,保送清华大学。王惊被大家公认是一个全面发展的好学生。她大量时间要做学生干部工作,又怎能全面优秀呢?当然原因很多,但给我印象很深的是,每天上下学排队等车的五分钟、十分钟,每天乘公共汽车的一、两个小时,她都抓得很紧,安排的很细,背英语或做一些需要加强记忆的功课。

   我们在采访王倞的老师、入党介绍人时,他们说王倞有一点非常可贵,就是遇事她总是先想别人,先想想别人的感受,先想到集体,这已经成了思维习惯,所以她深受老师和同学们的喜爱。采访中我看到了王倞的一篇作文,这是一篇最能反映王倞真实思想的作文。作文的题目是“两代人共话18岁”。王倞在文章中谈到父亲的18岁,是金色的。那一年(1962年),他以全新疆自治区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清华大学。父亲家境贫寒,原本想放弃考大学而参加工作,抚养多病的母亲。是家乡的中学一再劝说才参加了高考。考上了也不是那么乐观——家中没有钱供他上北京念大学。后来,清华大学提供了助学金。父亲从老家呼图壁走到乌鲁木齐,其间穿越80公里戈壁滩。身上只有一点干粮和一葫芦水,路上一辆汽车也没有,从黎明走到黄昏,走出了天山的怀抱,走向了北京……母亲的18岁,是黑色的。她当时是清华大学预科班的优秀生,注定是要上清华的。但文革开始了,她离开了最心爱的校园,上山下乡,在农村干最苦最累的活儿,但母亲勇敢地面对命运,始终没有忘记学习,最后又实现了自己的愿望。王倞说:“父母爱我,但他们从没有说过,希望我成为什么或者创造什么,他们不愿给我太多的压力。他们最大的愿望便是我活得幸福——这是我从每一天清晨起感受到的,直至进入梦乡之间……其实我学习的动力,生存的动力,都来自于他们。所以我的18岁意味着更大的责任,意味着我将肩负起沉甸甸的爱去为所有人的幸福贡献一份微薄之力,用自己日渐成熟的博爱之心去回报父母,回报社会。”

少年辛苦终生事

   我校九五届优秀毕业生刘钢,是一个从大兴县农村考入四中的学生,家境比较困难。他在班里担任团支部书记工作。高三时加入中国共产党,九五年被评为北京市十佳中学生,考入清华大学。他谈到在四中这几年,他的周六周日是这样渡过的:“作为一名干部,工作花去了一些时间和精力,我必须挤出更多一点的时间学习,把别人休息和闲聊的时间用在学习上。周六晚上是唯一可以延长晚自习的一天,我会学得很晚,离开自习室时,常常是夜里两点多了。星期天一早又会钻进自习室,开始新的学习。困了用冷水洗脸,累了活动一下筋骨。”

   刘晓同学是第十二届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一等奖获得者,九六年被评为北京市十佳中学生,保送北京大学。他说最难忘四中老师曾给他留言“一份辛劳,一份收获。勤奋远重于天赋。”他回忆:高中三年节假日、寒暑假他从未休息过。除了一年的除夕(半天)和初一他和家人团聚之外,其余时间全扑在学习上。中午和晚饭前的零碎时间,都不舍得放过。周日要上数学、物理两个奥校,晚上回来照样看书。甚至军训时,又热又累,但一回到营房,就立即拿出微积分讲义自学。三年来用过的算草纸不下四千张。”

   清华大学赛艇队主力舵手郝彤途是我校96届的毕业生,他担任清华大学赛艇队主力舵手有一年多了。上次比赛输给北大,其中一个原因是他体重超标十几公斤。舵手的体重应在55公斤为标准,小郝是71公斤,这一下超标30多斤。郝彤途下了决心减体重。在千岛湖冬训时,上午和队友练习,他穿着棉袄练,出的汗把棉袄都浸湿了。下午他自己加练,跑12公里山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膝盖酸痛。随后每天订指标完成600个仰卧起坐(仰卧起坐和仰卧举腿各300个)。回校后,每天早晨5点钟起床跑步、围着400米跑道跑20圈。为了更快地减体重,晚饭他也不吃,经常饿得睡不着觉。三个月下来,他减了30多斤,在塞艇对抗赛中,清华获胜。(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因素)比赛结束,离他本科毕业设计完成只剩下一个月了,郝彤途每天熬夜到夜里一两点钟,甚至通宵。毕业设计,他得了88分。

嫩芽初绽见春光

   最后我还想特别提到我校九七届毕业生王重同学。他是高三?9班班长,三好学生,优秀共青团员标兵、优秀干部标兵。高三时加入中国共产党,考入北京大学。他在一篇思想总结中写下一段这样的话:在我的成长过程中,我也曾为听到周围一些对党认识不足的言论而感到疑惑;在我对党的了解过程中,我也曾为党在历史上犯过的一些严重错误而感到震惊;社会上的贪污腐败现象,也曾在我心中投入阴影。但随着我人生阅历的增加、对党的了解的深入,我逐渐排除了这些问题对我的干扰。对于后两个问题,我在这里愿引用列宁的一段话:“在这样崭新、伟大和艰难的事业中,缺点、错误和失策是不可避免的。谁害怕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困难,谁被这些困难吓倒,谁见了这些困难就悲观起来或者惊惶失措起来,谁就不是社会主义者。”这段话可以说对我起到了拨云见日的指导作用,使我提高了认识,也使我感到自己的信仰更加坚定了。

   嫩芽初绽已见春光,王重同学这一番朴实真挚的言语让我们看到了新一代四中人不仅具有勤奋向上的刻苦精神,而且充满了忧国忧民,探索真理的一等襟抱。


 
     

Top >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北京四中校友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