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界无穷天地宽

—— 访老书记李裕浙

  四中学子多把自己人生职业生涯的起点向前延伸到四中,这也难怪,毕竟我们是在四中实现了由少年向青年的转变,基本形成了自己的人生观与价值观,为走向社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然而以四中为人生起点的人虽为数众多,有幸在四中续写自己职业生涯的人却不多见,曾任四中党总支书记的李裕浙老学长,就是这为数不多的幸运者之一。

  2006年5月26日上午,李裕浙书记接受四中百年校庆筹委会有关同志的采访。回忆起自己少年时在四中求学那一段峥嵘岁月,以及多年后又回到母校工作、奉献的奋斗历程,老书记的心情格外激动。如烟的往事,变革中的思考,均化作记忆中的潺潺流水,伴随着生动的话语喷涌而出。

  水流千遭归大海

  李裕浙1946年考入北京四中,在四中度过了初、高中的五年学习生涯。尽管那是个风雨飘摇的年代,他也亲身经历了那一场

天翻地覆的伟大历史变革,他至今仍清楚地记得1947年发生的著名的“5·22运动”,当时正在读初二的他已经放学回家,听到消息后又钻墙回到学校,亲眼目睹了那场反抗国民党黑暗统治的正义斗争,但四中优良的教学传统、扎实的学风、名师们的敬业精神及独到的教学特色,在那动乱的年代仍得以保持。李裕浙至今仍记得张子锷老师那充满神秘色彩的物理实验;记得刘景昆老师不告缘由,要学生先用一周时间背熟元素周期表,结果令人终身受用,乃至虽60年没有接触化学,但他今天仍能完整地背出;记得自己当年作为四中第一任生物小组组长,亲自动手采集标本,制作标本,浓厚的学习兴趣已经到了入迷的程度……。正是名师们的心血转化成了学生血液中的智慧与知识,名校的教诲使他得以德智体全面发展,为承担社会历史使命和终生的工作、学习创造了一个良好的开端。1951年,为响应党和国家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号召,正在读高二的李裕浙毅然中断学业,投笔从戎,从此“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开始了自己漫长的军旅生涯。直到1984年方才转业回到北京。党和政府为他做了很好的安排,将他分配到中国人民银行工作,银行的司长也表示欢迎,这在当年可以说是相当难得的机遇。但是,当他的老同学,时任四中校领导的刘铁岭老校长同时也找到他,告之母校需要他,希望他回母校工作的时候,李裕浙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回归母校,从而放弃了即将到手的一切。

  1985年,李裕浙回到了阔别34年的母校,负责筹建四中电教室并出任电教室主任,从而再次把自己与四中紧密地结合在一起,一直工作到退休。他尽管为此失去了许多,但得到的或许更多,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能为母校微尽绵薄之力,感到很欣慰,这就是每一个四中学子都会有的母校情结与情操。

  胸中自有楷模在

  1985年,因刘铁岭书记调任他职,刘秀莹校长兼任书记,李裕浙任四中党总支副书记,1990年刘秀莹同志退休后他又继任书记。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提拔”,李裕浙笑言这是“历史的误会”,可能大家都以为他是部队转业干部,理所当然地会讲政治,所以选他做书记。殊不知他在部队一直从事教学和技术工作,从未担任过政工干部。但尽管他从未做过政治工作,他却知道自己心目中的书记应当是什么样子,以一个技术人员的眼光,他更知道知识分子成堆的单位需要一位什么样的书记,他只要按照这个样子去做就是了。而当年在四中求学时所培养锻炼出来的语言表达能力和文字表达能力,也足以支撑他去当好这样的书记。

  李裕浙或许有些“生不逢时”,因为他正好赶上学校的管理体制由党委负责制转向校长负责制。一时间有不少当书记的因此产生了失落感,而且从理论上根本就搞不清楚将何以把书记负责的“发挥党组织的核心领导作用”与校长负责的“以教学为中心”这两个“心”统一起来(可能直到今天仍有不少人还在因此而犯“糊涂”)。面对新形势下如何发挥党组织的核心堡垒作用,李裕浙也感到有点儿难,难就难在既不能放弃责任,又不能越俎代庖,而其中最核心的、最难的、最需要胆量的,又莫过于坚持老生常谈的“实事求是”这四个字。由此出发,李裕浙和他的团队很快统一了认识。

  首先,是认识到必须对基层党组织在学校工作中的地位和作用给予科学、准确的“定位”。学校行政工作是以教学为中心,党的工作也应当以教学为中心,因为不可能离开学校的中心工作而进行党的工作。但党组织的领导作用并不体现在对行政工作的直接指挥上,也不能停留在“名义”上,而是要把政治工作“渗透”到行政业务工作中去,围绕学校的中心工作发挥党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为此,他们明确提出要摆正“位置”,调“正”姿态,不去争谁高谁低,不是在“旁边”保证监督,一般也不参与行政的分工,而是扎扎实实地把工作方向转到政策研讨、思想疏导、信息反馈、寻找薄弱环节、提出改进建议、建立思想工作网络、发挥党员模范作用等这些该干的事情上来,通过党的工作去保证学校中心工作的完成。

  其二,是要在准确“定位”的基础上,进一步明确党总支的基本工作任务。即一是要通过参与决策和做好思想保证,确保学校工作保持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坚持正确的办学思想,落实党的知识分子政策;二是要以领导班子建设为重点,加强党的自身建设,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三是要以树立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为重点,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工作。

  其三,方向和任务都明确以后,就要实实在在地去抓落实,一步一步地去落实具体的工作目标、渠道、标准、方法、步骤、成效检验……,一个一个地去解决现实存在的具体工作问题。在这一过程中,四中党总支尤其强调要把政治工作规律与教学工作规律有机地结合起来,要求党务工作者必须同时也成为教学工作的内行,认为唯有如此才能真正取得在学校中心工作中的发言权,才能真正实现党的基层组织的政治核心作用。

  就这样,李裕浙带领党总支一班人,按照自己心目中的书记形象去做、去闯、去研究、去探索,把党的工作做得有声有色。尽管在工作中难免困难和挫折,但他确信:解决的办法总比需要解决的问题多。就凭着这股劲,他成功地实现了由一个技术工作者向政治工作者的转变,成为一个在教职员工和学生心目中合格的好书记、好领导。百年光彩四中魂谈及一年多来在《四中校友》报上展开的有关四中精神的大讨论,作为身兼老校友、老领导多重身份的李裕浙书记自然感慨颇多,认为很有必要好好研究一下四中的校魂,因为他从自己的亲身经历中,深切感受到四中校魂确实存在。例如他当年参军,一起分配到空军院校的大约有100多人,来自北京各所名校,都是优秀生,但相互一比就可以看出四中学生的与众不同,绝对能分得出来,因为来自四中的十几个人身上总有股说不出来的劲。34年后他再回到四中,感到今天的四中人身上还有那股劲儿,虽然与当年相比有所变化,但共同点还是很多。

  至于这股劲儿究竟是什么劲儿,一时难以说清,但对李裕浙而言绝对能够感觉出来。例如四中作为平民学校所特有的平民精神,他回忆自己在四中上学时,尽管那是在旧社会,但有钱人家的子弟谁也不敢张扬;当年一位教历史的女教师,家有专车接送,但她从来不敢直接坐车到学校,只是在西什库口就下车,徒步走进来。又如四中以理科见长的优势及扎实的学风,自己在校时尚未感觉出来,但一到军校,原来在四中只能算中等成绩的学生毫不费劲,成绩全部是5分。再如四中以刘景昆、张子锷、向锦江等为代表的教师队伍高尚的敬业精神、独到的教学特色及其对学生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四中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优良传统等等,都值得好好研究、总结和提炼。

  或许四中精神是全方位、多元化的原因吧,李裕浙认为要想用一两句话就把四中精神概括出来恐怕很困难,效果也不一定好,很容易造成因过于概念化而失去特色,起码他自己还没有想好将如何表达。但这并不妨碍一代又一代的四中学子继承和发扬四中精神,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充实、完善和铸造四中校魂,让百年四中光辉永存。

  张雪强(65届校友)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