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8年11月,韩家鏊同志出任北京四中校长。其时距结束“文革”噩梦不过两年,十年浩劫给中华大地造成的创伤尚未完全平复,四中如全国一样正处于恢复整顿时期。面临着拨乱反正、百废待兴的复杂局面,韩校长团结校领导班子一班人齐心协力、殚精竭虑,发动和依靠广大教职员工,积极稳妥地落实中央及市教育系统的各项政策和要求,使四中逐步摆脱了“文革”阴影,重新步入健康发展的轨道。

  学高为师德高为范

  在为40多名同志平反了冤假错案,落实了知识分子政策后,摆在韩校长面前的首要大事就是尽快地恢复正常的教学秩序。此时国家已恢复了“高考”,四中再次被市里明确为重点中学,新生入学重又开始择优录取。因此,让四中这所有着优良教学传统的名校再现辉煌,是履任不久的韩校长及四中全体教职员工决心为之努力奋斗的目标和方向。

  韩校长说,他曾有幸和令人尊敬的老教育家张子锷老师有过几次深谈。他请教张老:“您觉着要办好四中最主要的条件是什么?”张老沉吟片刻说:“就是要忠诚于党的教育事业。”接着张老又缓缓言道,四中有一批老师很有水平和事业心,他们都能够做到“热爱学生、热爱科学、热爱教学”。这些老师兢兢业业,整天都在琢磨着怎么把学生教好,怎么把课备好,如每堂课应该如何向学生提问,应该举些什么例子,应该看哪些参考书,必要时还要组织学生到工厂、实验室去参观考察,不断地丰富学生的头脑。他们从不计较个人的利益得失,一心一意地为教育事业无私奉献。有这样的一批老师在,四中又何愁办不好呢。

  张老的话给韩校长以很大的启发。他怀着敬畏之心详细了解四中的校史沿革,探究四中的办学特色和成功之路,虚心地与校领导班子其他成员和教研组长、班主任交换意见。来自各方面的信息都印证了张老的话。四中之所以声誉卓著,正是源于有一批德高望重的一流教师撑起了四中校园的蓝天。像刘景昆、李直钧、马文元……等名师,韩校长虽未曾谋面,却觉神交已久。“文革”前韩校长曾担任过清华附中校长,将该校与四中比较,韩校长说,“文革”前清华附中的崛起,主要是依托清华大学的力量,而四中的成功之处,则主要在于从办学伊始就有一批优秀的教育家开创了优良的校风,带出了一支过得硬的教师队伍,这支队伍代代相传,是保持四中长盛不衰的最深厚之源泉。

  韩校长曾听过许多老师的课。四中教师出神入化的教学艺术令他感佩。他饶有兴味地回忆起他听罗宝贵老师讲课时的情景:“听罗老师的化学课,你都不知道他是在什么时候开始的,他的组织教学做得非常出色。一上讲台,他眼睛先看着桌子,并不看学生,半天不讲话,等学生安静下来才开始讲课,开始时声音很轻,而后越讲越传神,就这样一步一步引导着学生进入佳境。”每听一位老师的课,都会给韩校长带来一份惊喜。他赞叹道,四中的老师教学风格各有特色,可谓异彩纷呈,如漆士芳老师的课讲得非常细;王钊老师的课以严谨著称;而史连生老师的课则可称之为散文体。尽管风格多元,但殊途同归,都是以“教好每一节课,教会每一个学生”为宗旨。

  令韩校长更为感动的是四中教师的敬业精神。他回忆道,每天放学后,漆士芳老师在耐心细致地给学生辅导;在物理教研组则时常看到王钊老师叼着一支烟,长时间地默默思考着教学问题,教研组的其他老师告诉韩校长,那是王老师在准备教案呢;而教文科班的廖锡瑞、赵如璋、郭玉如三位老师,你什么时候到他们那儿去,都能看到他们在热烈地讨论如何教好学生。他们讨论起来就忘了时间,往往天都很晚了,校园里都快没人了,他们所在的办公室依然灯光明亮。韩校长感言,这才是“文革”刚结束不久,各方面的工作尚处于调整、恢复的特定时期啊!四中的教师不是被动地等着领导给他布置工作,而是完全凭着自觉在争分夺秒。为了四中的荣誉,为了无比热爱的教育事业,他们忘我工作、精益求精,诚如张老所言,有这样的老师在,四中一定会再现辉煌。

  恢复元气振奋士气

  在恢复正常的教学秩序工作中,韩校长与校领导班子成员思想统一、配合默契。韩校长说,常规性的工作主要由主管教学的俞汝霖副校长以及王修言主任等同志负责。他们工作扎实,有条不紊,一步一个脚印地使四中的教学工作稳步前进。

  回顾当年工作,韩校长介绍说,为了恢复元气,学校主要抓了课堂教学,班主任、政治课及团、队工作,高三毕业班,学生学习方法交流及课外活动等等。

  韩校长对抓好班主任的工作非常重视。对当年在这项工作中树立的先进典型丁榕老师的事迹他至今仍记忆犹新。韩校长回忆道,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到丁榕老师正在教研组里兴高采烈地讲学生的故事。从她生动的讲述中不难察觉到她对学生怀有深厚的感情。后来通过较多的接触,韩校长了解到丁榕老师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班主任。这位老师很全面,在她身上凝聚着许多教师的优秀品质。她有献身的精神,热爱学生,像一团火。她和学生的关系既是师生,又是同志,又是姐妹,又是母子。她很有创造精神,不断地探索教育工作的规律,从不满足于已取得的成绩。她善于捕捉时机,在每个阶段向学生提出新的奋斗目标。她具有多方面的素养,文学的、艺术的、科技的、体育的。她和学生一起解剖青蛙、一起对诗、跳舞、跑步、打雪仗、骑自行车旅行。她有很强的组织能力,有计划地培养全班同学轮流当干部,她是班上一位很优秀的导演。韩校长动情地说,从丁榕老师身上可以看到塑造人类灵魂的事业是一项多么复杂和伟大的事业。鉴于丁榕老师的突出表现,校领导班子决定大张旗鼓地宣传和倡导她的献身与创新精神。先校内后校外,宣传工作有声有色,反响巨大。很多老师都深为丁榕的事迹所感动,并表示愿以她为榜样进一步搞好教育教学工作。丁榕老师于1984年被评为“全国优秀班主任。”

  韩校长说:“一个教师要带好全班,必须琢磨每个学生;而一个校长要办好学校,也要琢磨每个老师。”

  为了恢复四中“文革”前的良好声誉,当年的许多工作亦是围绕着振奋全校师生的士气而展开。如学校曾组织了一次全校性的校会,请来了8位校友向全校师生讲述他们当年在四中是怎么学习的,怎么锻炼的,老师又是如何教育他们一步步成长,为他们奠定了坚实的人生基础的。校领导把全体老师请上台。校友们讲得非常生动,他们用自己的切身经历追忆了四中的辉煌年代,昭示了四中的光荣传统,大力弘扬了四中精神,令全校师生精神振奋,激情满怀。再如为了展示“文革”后四中学子的新风貌,学校鼓励学生积极参加社会上有一定影响的竞赛活动。学校为此很下了一番力量,精心配备了指导老师。而四中学子果然不负厚望,在全国各类重大赛事中屡屡获奖,为四中争来了很多的荣誉,且因此极大地增强了全校师生的集体主义精神与凝聚力。另外,学校抓了教学观摩和课外活动,区教研组和区教育局分别在四中召开了现场会;韩校长还亲自掌握了古典诗词的“积累背诵”。通过多方面的工作,四中的教学质量一年比一年有进步。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在文科班廖锡瑞、郭玉如、赵如璋及所有任课老师锲而不舍的努力下,1980年至1982年连续三年四中出了三个文科“状元”,在当时的环境下,令所有四中人感到扬眉吐气。

  百年过客薪火相传

  当年萦绕在韩校长心头另一件“待兴”的大事是如何抓好在“文革”中曾遭重创的校舍建设。为此他和燕纯义副校长煞费苦心,多方设法,亦曾几次到教育部去寻求支持。虽然部里的各位领导对四中的请求均表示同情和支持,但由于资金渠道不通而难以落实。机缘巧合的是韩校长的爱人和当时的市领导白介夫同志的秘书相识。于是通过这一关系,韩校长将四中的校舍建设问题递到了市领导面前,后来由市主要领导段君毅同志拍板,北京市出资,四中的校舍建设项目终于启动。1982年4月,韩校长调离四中。虽然不能在自己的任内看到美丽的新校舍落成,但他仍感到心已无憾矣。

  韩校长笑言,自己在四中仅工作了4年,在四中近百年的校史中只能称之为一个“过客”。而且在当时的环境下所做的工作,不过是哪儿的路不平给铲几锹土,哪儿有水给垫块砖头,真正大刀阔斧的教改,且令四中再度辉煌的开创性工作,则要归功于后来者及全体教职员工了。韩校长是如此自谦。然而毋庸置疑的是,四中能于劫难后迎来“中兴”的曙光,离不开韩校长与他的战友们励精图治、秣马厉兵。四中人对每一位如韩校长一样的“过客”满怀尊敬与感激之情。正是由于百年过客薪火相传,才凸显了四中深厚的文化底蕴及可持续发展的不竭源泉。四中人为此而感到自豪。

 

  闫世宁(65届校友)

 

相关文件:
 
  韩家鳌老师书法作品选(1)
  韩家鳌书法作品选(2)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