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岭树重遮千里目,江流曲似九回肠”。但凡世间事,难有自始至终一帆风顺者,而能从逆境中奋起,方显见真英雄本色。“文革”之后,四中就曾经历了这样一场“凤凰涅槃”的激情演出。2005年3月7日,作为当年那场翻身仗的见证者和主要组织者之一,老校长刘秀莹接.受采访,深情回忆起那刻骨铭心的日日夜夜。

昨夜西风凋碧树

   1984年12月,刘秀莹从北京市委教育部调任四中校长,时年54岁。能到一代名校四中工作,当然令人倍感荣幸,但在当时形势下能否挑起这副担子,却又不能不令她感到如履薄冰,诚惶诚恐。

   时“文革”虽已结束多年,但其对教育系统的冲击和破坏仍处处显见。在当年的校园里,“全民经商”之风导致有些学生公然在教室里推销背心、短裤、鞋帽、袜子;“造反有理”改头换面为“发散思维”,令学生上课时专挑老师的毛病并比赛看谁挑得多;有些教师在教学中忽视基础知识和基本技能,标榜高速度高难度以致揠苗助长;学生中骄、娇二气滋长,每日早饭后从食堂到教室一路可见抛撒的油条馒头,浪费惊人;纪律散漫竟发展到有些高三毕业生将本班教室的日光灯管全部打碎;校园卫生惨不忍睹,一遇刮风废纸垃圾满天飞舞……

   1985年高考,四中总平均分竟比实验中学低了20分,在全市名列第八。一时舆论大哗,教师责备,学生抱怨,家长质问,校友非难,社会奚落……纷至沓来。

   一代名校,沦落至此。社会与全校师生疑虑的目光都盯在校长身上。而此时的校长也正在深思:四中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四中应该办成什么样的学校——难道仅仅是高升学率吗?四中应该培养什么样的学生——难道仅仅是适应考试的标准件吗?四中的传统是什么?特点是什么?难道这座历史名校就要毁在自己这一代人的手中吗?

   不能!当然不能!绝对不能!

为伊消得人憔悴

  决心易下,路在何方?校领导达成共识:欲寻出路,一要把脉问病,二要反思己过。首先是进行全方位多层次的调查工作,学校先后组织了对1960名已毕业校友的问卷调查、对清华大学在读四中毕业学生的追踪调查、对在校师生及学生家长多种形式的调查……,找出问题症结所在;并通过认真反思,认识到四中从上至下均存在盲目的自满情绪,而对四中严谨、扎实的优良传统却未能很好地继承发扬,学校的中心工作也尚未及时转移到教育教学中来。在认真调查和反思的基础上,又经过了多少昼夜的分析思考,多少次会议的热烈争论,并通过两次教代会讨论和逐字推敲,最终对症下药,确立了四中在新形势下的办学指导思想——坚持继承和发扬四中优良传统与改革创新相结合;坚持德智体全面发展与发展个性特长相结合;坚持抓好常规工作与教育科研相结合;坚持严格的管理与耐心细微的思想工作相结合。同时进一步认识到:德育为首、教学为主、体育是基础、后勤是保证,这是办好一切学校的基本规律。唯有坚持按照办学指导思想和办学规律办事,才是办好四中的唯一出路。

  “图难于其易,为大于其细”。方针路线确定之后,重要的就是更加艰苦细致甚至是琐碎的具体日常工作。而校长的工作虽干头万绪,但中心只能有一个,即必须以教学为中心,这是进行德;智、体、美、劳五育的主渠道。校长要抓大事,就必须从抓教学人手。

  在建立健全全校教学指挥系统、后勤保障系统并实行垂直领导、各负其责的基础上,从 1986年起,四中开始探索突破旧有的教学组织形式,建立起多层次的教学体系,对国家教学计划规定的必修课、发展学生特长的选修课、培养学生兴趣爱好的课外活动均分层次开设。其中对数学、英语等必修课实行ABC分组教学制,针对不同层次学生的学习特点分层施教,整体优化;先后组织开设了天文、计算机、生物技术、物理实验、东西方文化、名家名作赏析、形式逻辑、美学、公共关系等十余门选修课以及影视制作、切花、声乐、器乐、书法、绘画、篆刻、航模、建筑模型、舞蹈、软件制作、各项体育运动队等十余种课外小组活动,同样实行分层辅导,对有志者单兵教练,实行导师制。这一多层次的教学体系,能让各类学生都各得其所,教师能因材施教,从而把充分发挥教师主导作用与调动学生积极性有机地结合起来,使校园内出现了一派朝气蓬勃奋发向上的学习景象。

   作为校长,仅抓教学远远不够,在德育、体育方面同样要付出艰苦努力。为恢复四中的育人传统,学校首先从良好行为习惯的养成教育人手。通过让学生轮班值周管理评比校园卫生,自办小电视台并自主制作校园生活新闻节目,开展英语角、讨论会、辩论会、文艺大奖赛、办班报、参加学军和社会实践等各种活动,自己教育自己,自己管理自己,逐步养成关心祖国、关心集体、关心父母、关心他人的高尚情操和讲文明、有礼貌、守纪律、爱护公物等良好习惯,进而树立理想,懂得“比理解更深的是爱,比爱更深的是奉献”。校园风气为之一变。为发扬四中传统的体育优势,学校认真抓好学生的两操一课,保证每人每日45分钟锻炼时间;自编体育教学大纲,加强学生基本体能训练;要求必须学会游泳,大批体育尖子和等级运动员脱颖而出。

   做好上述工作的基础是抓好三支队伍的建设。学校在干部队伍中大力捌昌正、廉、严、实作风,要求领导者以身作则;对教师队伍给予充分的尊重,对青年教师落实传帮带,为教师外出参观、学习、参加学术交流提供各 -种方便等,同时不失严格要求,注勤口强师德建设;对后勤队伍强调树立为师生服务,为教育服务的思想。三支队伍齐心协力,同为四中翻身而努力。

   “攀山涉水寻常事,英雄不识艰难字。奇迹总人为,登高必自卑。登临无限意,佳气盈天地,来者尽翘翘,前峰喜更高。”整整7年,刘秀莹校长吃住在校,以校为家,全身心地投入到四中这场翻身仗中,可谓“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四中终于重回全市前列,而她却已到了退休年龄。“书生老去,机会方来”,人生也许有太多的无奈,但刘校长斯可无憾矣。因为她欣喜地看到,在全校员工共同努力下,四中已从低谷攀上了一个新的高度,校园整洁有序,学生体魄强健精神向上,学习质量大面积提高、勤奋进取严谨踏实的优良传统得以继承发扬……。她把一个充满生机的四中留给了后继者,同时也把更多的希望和祝福留给了后人。

梦里寻他千百度

  时至今日,刘秀莹校长退休已有14年,但她魂牵梦绕时时牵挂的仍然是四中。在渐趋平静的退休生活中,她经常想起1953年在北京市一次编写教学参考资料工作中与刘景昆、张子锷两位四中前辈共事时所受到的教育感染,更忘不了1984年后在四中那激动人心的日日夜夜。在采访结束时,老校长深情地说:“我时常回忆起在四中工作时领导班子的团结奋进,特别是和党总支书记刘铁岭同志在工作中紧密配合、相互支持;常想起四中师生对我工作的批评与帮助;也常为自己因工作失误带给别人的伤害而自责。忘不了黄庆发老师当年对我的谆谆告诫;忘不了王钊老师备课的精雕细琢;忘不了傅以伟老师妻子去世当天,上午的第一节课他就早早到了教室上课;忘不了当天要做新娘的柯建宇老师仍坚持完成教学任务;忘不了陈颖、高进老师到西双版纳采来的硕大而美丽的蝴蝶标本;忘不了丁榕老师所组织的91届毕业典礼是那样亲切动人;忘不了燕纯义副校长带领总务处职工亲手安装大礼堂每个座椅;忘不了曹大爷每年四季都能摆出色彩绚丽的花卉……这太多的忘不了,处处都使人感受到四中人的精神、四中人的力量。四中人是自强不息的,是勤奋严谨的,是真抓实干的,又是善于开拓创新的。作为一个75岁的老兵,我时刻关心着四中的进步与发展。四中就要过100岁生日了,衷心祝愿四中如高山屹立,如松柏常青,不断创造新的辉煌。”

  谢谢您,敬爱的刘秀莹校长!四中人也将永远记住您为四中付出的一切,记住您的祝愿和嘱托,衷心地祝愿您健康长寿!


 

张雪强(65届校友)

相关链接:北京四中历任校长   怀念杨滨校长   想起了几位体育老教师


xyb50316p1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