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济隆自1990年接班就任四中校长,到2003年把这副担子交给刘长铭,执掌四中十多年,成为解放后任职时间最长的一位校长。

  在百年校庆工作领导小组有关同志对他进行采访时,回想起当年的就职演讲,邱校长感慨颇多:“刘秀莹校长是我的前任,为四中做出了非常大的贡献,这么能干,而且德高望重的一位老校长,把担子交给了我,我确实感到了压力。”邱校长说:“那个时候,我就像是个举重运动员,面对杠铃,不管举不举得起,总要举一下。一定要把压力转化为动力,是我当时唯一的想法。”

这里是一片沃土

  早在上世纪的二三十年代,四中就以高质量的教学成绩,成为学生求学的首选之地。能被四中录取的学生,无一不被家长和原先的母校引以为荣,以致成为各自范围内名噪一时的佼佼者,这种情况至今未变。

  生源如此,老师更不一般,建校初期所聘教师多是北大或北师大的毕业生,有不少人还是当时的知名学者、作家。老师讲授数、理、化课程采用的大多是美、英、德等国的原版教材,使学生一开始就接触到最先进的知识;学校重视外语教学,教师外语水平之高,令其他学校望尘莫及。这个力聘名师来校任教的传统,同样继续到了现在。邱济隆在任期间,学校先后拥有特级教师16名,具有硕士学历的近30名,还有一名博士。如此强大的师资阵容,实为当时北京各校之首。

  一流生源和一流师资要求有与之相称的管理者,历任校长为造就百年名校各自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现在接力棒到了邱济隆手里,他不能不感到巨大的压力,但同时他也深知四中是片沃土,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校长,就得从这片沃土中吸收营养。在沃土上耕耘,肯定能收到丰硕的成果。

  上任伊始,他就认真拜读了历任校长的有关资料,研究、挖掘前辈先生们思想观念,并结合当时形势,充实自己的头脑。他对我们说:“像齐树耘先生,他的教育观点即使放在现在也不过时。比如:他对如何教导学生做人提出了很高的要求;他鼓励学生开展课外活动,认为参加社团活动是为他们走向社会铺了一个台阶;对体育运动他也非常重视,这些也都是我们现在依然要做的。至于我们熟悉的刘铁岭校长,从青年时代起就献身党的教育事业,为四中付出了自己一生的心血。刘秀莹校长在四中处于低谷时以极大的魄力进行改革,迅速地开创了新的局面。他们的思想、作风都是我学习的榜样。”

  另一方面,老师们先进的教学方法和敬业精神,也成为了他工作的推动力。老师们有一次对他说:“你在外边讲话,可别把计划当总结说。”话说得简洁,但也尖锐,体现了四中严谨扎实的一贯作风,外出办事或开会讲话时,他总是把它记在心里,不敢忘记。

怎样当个好校长

  如何领导学校?尤其是在四中,校长到底怎么当?采访中,邱校长谈得最多的就是这一点。

  “所谓领导,最主要的是教育思想的领导,校长要有先进、科学的办学思想,并用这一思想统一全校教职员工的思想,进而转化为全校的行动,这就是校长所要做的。”他说:“刘铁岭、刘秀莹担任校领导的时候,我做分管教学的副校长,在这一时期,四中的办学思想已经总结出来了。我上任后所要做的就是坚持这一办学思想。校长应该是个实践工作者,不一定要作具体的事,但得抓大事,而且要抓住,抓细,把正确的教学思想转化为教学实践。”他还说:“我当了十多年校长,每天做的事就是这16个字:发现问题,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

  邱校长的习惯是每天早上7点到校,和学生、老师聊聊天,从中了解情况。发现的问题不一定都要提出来,而是等到必要时再提出来,然后带领大家一起分析,找出事情背后的思想内容和解决办法,做到感性向理性升华,从而在统一思想认识的基础上,让问题得以正确地解决。

  四中办学思想中很重要的一条是“四个结合”,推行分层次教学体系是贯彻执行“四个结合”办学思想的一个重要方面,但刚推行时却遭到不少人反对,理由是“这会影响高考质量”。

  邱校长不为所动,旗帜鲜明地坚持这一做法,他说:“我们当校长老师的,得对学生的一辈子负责,你有正确的学生观,教学效率才会高。书是学生自己念的,谁也替不了,学生的积极性起来了,谁也拦不住。要着眼于学生的长远发展,人才培养模式化,搞一刀切,是解放以来我国教育的主要弊端之一,抹煞学生个性的事,我们不能做。以前刘老说要让学生能跑的跑,能飞的飞,我们应该给学生创造这样的条件。即使高考分掉下来了我也认。但如果把学生作为个人捞取功名的本钱,良心要受到谴责。”大家思想统一了,教学成绩自然也就起来了。不仅考上清华、北大的学生数量连续居北京各校之首,而且学生们的课外科研成果,体育运动的成绩,学生艺术团的表现,均让大家眼界大开,为之一振。

1996年他被评选为全国10名优秀教育工作者之一,被称为“艺高人胆大的邱校长”。

创业难,守业更难

1995年11月7日,时任总书记的江泽民到四中视察,落座之后对邱济隆校长讲的第一句话就是:“久闻大名,不,不,不,是久仰大名,如雷贯耳。来到四中,三生有幸。”四中名气之大,由此可见。

  要把这块名牌保住,不能出半点差错,就成为后任校长必须要完成的任务。正如邱校长自己所说:“在四中干好了是应该的,干不好是不得了的。社会不答应,领导不答应,师生们不答应,广大校友更不答应。

  ”邱校长自上任始,就以打造队伍作为自己工作的中心。“创业难,守业更难。”要实现四中的可持续发展,保持百年名校的百年声望,全在于是否有一支能坚持四中办学理念的干部、教师队伍,这远比硬件建设重要得多。

  在队伍建设这个问题上,他有一个观点是:队伍建设的关键在于形成一种机制,这种机制要有利于人的进一步发展。为此,他多次对年轻教师们讲:“教育要与科研相结合,四中的老师不是教书匠,你们要成为教育家,要体现自我价值,做出一番贡献,我这个当校长的给你们搭桥铺路。”

  上任后不久,他就为每一个外语教师创造了送到国外培训的机会,一些非外语学科的老师,邱校长也联系了美国的一些大学,轮流送去培训。关心、尊重教师,重奖鼓励业绩突出的教师,调动他们的积极性,是邱校长做得最多的事情。既便是在老师兼职做家教这样敏感的问题上,也是因势利导,并不强行禁止。因为四中有四中的制度,教师不违纪,校长就不管。他对此笑言:“我不能当个英明校长,就当个开明校长吧。”

  当然,教师也不是没有压力,在四中的校规校纪中,仅每年学生评教的内容就包括任课老师15项指标,班主任23项指标,这些都是量化的。此外,学生还要写一篇1500字的作文《我心目中的老师》交给学校。所有这些,都迫使四中的教师,必须努力工作,不断提高自己才不致被淘汰出局。

  这个例子表明,用科学化和人文化相结合的方法管理四中这支队伍,是邱校长一向所坚持的。而这样的做法,对校长个人的道德品质、人格魅力显然提出了更进一步的要求。特别是在进入上世纪80年代以后,新旧思潮的替换过程,使每个身处其中的人都会感叹:“教育可是越来越难干了。”当校长实属不易,这里面苦辣酸甜都有,都得品尝。

  一方面要保住百年名校的牌子不倒,另一方面还要让学校跟上时代的步伐。问起邱校长对此的感受,他的回答是:“苦中有乐。”

  在四中工作了十多年,邱校长完满地完成了这个任务。守业有成,邱校长当之无愧。而他说的“苦中有乐”,我们也由此体会到了。

  从四中这片沃土中吸收营养,随四中的发展而成长,邱济隆取得了成功。他多次被评为北京市和西城区的优秀教育工作者,连续两届当选为中共北京市委委员,出席了中共十五大,数次受到江泽民等领导人的接见。

  面对如此殊荣,邱济隆把这一切都看作是四中的给予。在多个场合下他都直言:“不要说自己给四中争了多少光,实际是我们大家都在沾四中的光,校长沾得最多。四中是块名牌,是片沃土,没有四中就没有我邱济隆的一切。”

 

张乃久(62届初中校友)
xyb50701p1

相关链接:北京四中历任校长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