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面对的是鲜活的生命
——记特级语文教师李家声
 


   李家声老师认为,世界上最危险的两个职业,一是教师,一是医生;一个呵护灵魂,一个守护生命,二者的危险均在于“误人”。他说,自己作为一名教师,面对的是鲜活的生命,故而从不敢有一丝懈怠,时时以绝不能误人子弟为己之戒。尽管李老师常有如履薄冰之感,但他又无比热爱教师职业。他说,古人云,百年之计,莫如树人。培养了一个人,培养了一个好人,培养了一个人才,这是一个多么大的价值啊!孩子们那渴求知识的眼神,是那么纯洁无瑕;传给他们知识能力后的快慰,是天下最大的奖赏。还有什么比身心投入地当老师更好的事呢?

  课比天大情如海深

  1996年春天,一向不知疲倦的李老师感到腹中隐隐作痛。起初他并未在意。过去小病小灾他一忍一抗就过去了。但这次却态势不妙,疼痛感在日益加重。他去了医院。医生没有从他表情上看出有什么剧烈的痛苦,既然这个病人还能忍得住,病情就应该不算严重吧,于是仅给他开了一些止疼

 
 

药。服药之后,疼痛有所减轻,李老师以为没事了,忙碌依旧。终于有一天,李老师撑不住了。课正上到一半,他一阵眩晕,站立不稳,脸色苍白,虚汗淋淋。学生赶快给他搬来椅子,说,老师您坐下讲。但此时李老师坐都坐不住了。到医院一查,阑尾炎已经穿孔了。李老师常套用豫剧大师常香玉的话:“课比天大。”因此手术后没多久,他的伤口还流着脓,用纱布顶着就又走上讲台。为此有人称他“拼命三郎”、“钢铁战士”。

  李老师从讲台上倒下时,班里的学生都哭了。李老师在他们心中的分量太重了,师生之间的情谊实在是太深了。

  听李老师的课,学生们大呼“过瘾”。李老师讲课时从容有度,或激昂振奋,或潇洒倜傥,或舒缓细密,或一气呵成。总之,一举手一投足均有美感,一蹙眉一沉吟皆在传情。学生感到,李老师的知识是那么渊博,情感是那么丰富,他总是能让同学看到最美好的东西,既获得了语文学习的能力,又开拓了视野,升华了感情,获得了享受。一位毕业生在离校时,曾不无伤感地对李老师说,以后我恐怕再也遇不上您这样的老师了!还有一位学生家长找到李老师说,孩子为了听您的课,在文理分班时竟要改变初衷,连自己的前途都不考虑了!

  而李老师对学生同样一往情深。他说,爱学生是基本的师德、修养,在教学诸环节中都要突出“爱生”的原则。要千方百计地使学生热爱本学科学习,时时处处为学生着想。为此李老师上下求索,寝不安席。他付出的心血,取得的成效,在校园里有目共睹。例如,他苦心孤诣地为学生总结出文言文阅读基本能力的“三字经”、现代文阅读基本能力“四句话十二个字”、作文指导三十个字的“主题词”等等,学生们反映“非常管用”。他所编的《北京四中文言文阅读训练教材》已有四、五篇选文与高考相遇合,不能不令人折服。

  李老师常说,教学无小事,例如批改作文,他侧重鼓励,批语书写工整,且要有文采;出考试题,要突出学习性,难易适度,让学生通过考试看到收获,增强信心。他还经常结合学习内容、结合社会热点、结合学生思想情绪,把前人名言警句书于黑板,给学生以做人及读书学习的指导。李老师尊重学生人格,认真听取学生的心声,他爱自己的学生甚至到了“护犊”的程度。尽管他对学生要求严格,却最反感别人说学生半点不好。他直言没有不对的学生,只有不对的老师。他觉得每一个不同性格的学生都是一道独特的风景,都应以欣赏的眼光看待,他屡屡赞道:四中的学生多好啊!到哪儿去找这么好的孩子!动情时他亦曾以孔夫子的话叹曰:“吾党之小子狂简,斐然成章,不知所以裁之。”

  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2003年,台湾教育界的一个参访团来到四中。邱校长点名要李老师讲一课。听课的参访团成员有二三十人,其中许多人是台湾的国文老师。李老师讲的是唐代王维的诗。他“秉庄敬自得之精神,持操之在我之气概”,古今中外,旁征博引,淋漓尽致地诠释了王维诗作的神髓,最后还吟诗一首,作为本堂课的总结。李老师讲毕掌声雷动。参访团中有一位是台湾最好的中学“一女中”的校长。据说此君最善挑剔。然而他对李老师的学养却深表钦佩。在座谈会上,他对李老师说,你讲诗人,你其实就是一位诗人啊!并盛情邀请李老师去台湾讲课。

  2004年,李老师随国务院侨办组织的“华文讲学团”访问美国,一个月的行程,李老师走遍美国全境。他以其深厚的国文功底,将中华语言文化的传统、影响、传承的重要意义及汉语教法等进行了深入浅出的阐述。李老师的学识及饱满的爱国激情征服了无数海外华人的心。听众中不乏一些台湾大老。在他们最为敏感的繁、简体字的问题上,深谙“文字学”的李老师举重若轻,他从中华文字的源头、性质、字形、字义、古今演变及繁体字现在大陆的地位等方面开讲,一举抹去了罩在这一问题上的政治色彩,令台湾大老不住地点头称是,心悦诚服。讲学团的领导说:“李老师,你为两岸统一做出了贡献。”2005年,李老师在马来西亚讲学又获成功,该国教育部长为其颁发了“传授华文教育突出贡献奖”。李老师的讲学,扩大了中华语言文化在海外的影响,体现大陆中学语文教学的最高水平。他为祖国争来了荣誉,为四中争来了荣誉。

  但李老师一向把荣誉看得很淡。他的学生都记得,李老师经常教育他们的一句话是:莫问收获,但问耕耘。

  一个学生曾经问李老师,要在四中当一名教师都需要什么条件呢?李老师回答:第一是学识,第二是学识,第三还是学识。他解释道,思想品德修养固然重要,但却是每一个人都必须具备的基本素质。而“术业有专攻”,作为一个以“传道、受业、解惑”为职业的“先生”,就要自己先学,先钻研,在本知识领域做到广、深、惟如此,才能在教学中得心应手,胜任而快乐。

  四中的张老曾有一句名言:要给学生一杯水,老师要有一桶水。李老师深深以为是且又有所发展。他说,在当今知识爆炸的时代,教师还应成为“自来水”,要源源不断地提供新知,给求知若渴的学子以满足感。

  为此教师要踏踏实实做学问,必须“心无旁骛”,具有克服“急功近利”诱惑的定力,静心专一,以平淡之心看待外界的评价反馈。他把自己的人生理念也灌输给学生。他对学生说,追求“莫问收获,但问耕耘”这一境界,你们就不会为高考而患得患失,不会猜测哪些知识和高考无关就不用心去学。只要你们具备了真才实学,不但高考会不在话下,你们的一生都将是美好的。

  2004年高三同学的最后一课,李老师吟诗一首:“匠石运斤,伯牙鼓琴。谁为郢人?钟期知音。千日千里,感念深深。如何临歧,心之殷殷。有思钟情,为己美身。守白持坚,不缁不磷。濯足万里,振衣千仞。日升月恒,唯在诸君!”表达了师生间的深情挚意及人生共勉。

  生当衔环死当结草

  李老师是四中1966届的初中毕业生,“文革”期间到东北插队,后又当过工人,在本钢公司第6中学教过书,恢复高考的第二年考入沈阳师范学院并读了研究生,毕业后在本溪师范专科学校任教,1993年在邱济隆校长力邀下调回北京四中任语文教师。

  在四中先当学生后当老师的人生经历,令李老师对“四中精神”颇有体悟。他认为精神即是一种意识,还包括一些心理活动、心态、思想观念等等。“四中精神”具有丰富的内涵,每一个四中人都会有自己的感受,这些感受有共同的,亦有因个人经历而在某一方面感受颇深的。他说,就自己的而言,得益于四中最重要的就是一种进取精神。这是一个核心,奋进不懈,无论顺境逆境都要意志坚定,绝不懈怠懒惰,不为挫折所困,一步一个脚印地向前迈进,从而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再有就是努力求知,不断提升思想情感,追求较高的知识水平,勤于思考,一定要在自己所从事的领域里做出成绩等等,都是“四中精神”赋予自己的信条。

  2001年,李老师55万字的著作《诗经全译全评》出版。很多业内人士惊叹:一个中学老师,能在《诗经》领域里有如此深入的研究,收获了如此丰厚的成果,实属不易。李老师说,作为一名语文教师,应力求成为某种程度的专家,这正是“四中精神”的一种体现。

  李老师回忆道,在海外讲学时,大使馆的参赞和许多华人听说他是四中的老师,均面露惊喜:四中的老师都来了!四中可是中国最好的中学啊!为此李老师深感北京四中真是一块金字牌匾,既应为母校而自豪,又应倍加珍惜、呵护,要使这块金字牌匾永远不暗。李老师的儿子亦是四中毕业。他说,我家两代人皆深受四中恩惠,均成长于四中这方沃土,我现在四中工作,就是怎么干都不为过,当年我的老师怎么教我的,我就怎么教我的学生,生当衔环,死当结草,以报答母校深恩。他曾吟《偶感》一诗以明心迹:“倏瞬四十载,四中结深缘。忆昔为学子,求知得真传。从教为恩重,尽志已鬃斑。师生珍金字①注①金字牌匾

  闫世宁(65届校友)


 
 

相关文件:北京四中召开李家声老师教育思想研讨会

xyb60628_p5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