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头缝里长出的苗
—记物理特级教师缪秉成先生
 

  缪秉成先生是北京四中继张子锷先生之后的第二位物理特级教师,也是西城区的第三位物理特级教师(获此殊荣的第二人,也即文革后评出的第一位物理特级教师是实验中学的张继恒先生)。他在物理教学上的造诣及其突出贡献自无须吾等小辈来评说,然而与两位张先生不同,缪先生的成绩主要是在一个极其不利于物理教师成长的环境下取得的,却并不为多数人所知。

  2006年3月11日,我们在四中校友会见到了久负盛名的缪秉成先生,并与之畅谈了整整一个上午。先生身着一件中山装,扣子扣得整整齐齐,正襟危坐,不苟言笑,然言谈话语举手投足之间,无不透露出一股说不出的儒雅之气、书香之气,令人肃然起敬。或许已经是“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一生多少难忘的岁月,多少激动人心的时刻,均化入平淡如水波澜不惊的叙谈之中,静静地流淌……

  男儿何处不英雄

  1957年,缪秉成先生毕业于江苏师范学院,由于当时的北京师范学院尚无本科生毕业,故每年均要从江苏师院等学校分配一批应届毕业生来京补充师资队伍。品学兼优的缪秉成也被选中而来到北京,却被分配到了条件相当艰苦的北京体育学校,而且一呆就是七年。

 
 

  对于刚刚走出校门的青年学子缪秉成来说,从杏花春雨的江南温柔之乡,来到塞马秋风的冀北苦寒之地,生活上的艰苦和不习惯都算不上什么;但对于一个学物理的人而言,新的工作岗位却实在是不算理想。

  缪先生的母校江苏师范学院是由东吴大学、江南大学和江苏文教学院三所院校联合组建而成的。其前身东吴大学的物理系本来就很有名气,这座用庚子赔款建设起来的著名学府曾先后培养出费孝通、赵朴初、雷洁琼、李政道等一大批专家学者;而来自江南大学的物理系系主任朱正元先生原本是浙江大学的十大名教授之一。名校名师的教诲使得缪秉成对自己选择的物理学专业寄托了很大的希望。但是现在,他不得不在一所以体育专业为主的学校里教书,面对的是向来对物理课不怎么提得起兴趣的所谓“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尖子生。

  然而那个时代的人是没有什么个人选择的。既来之,则安之,缪先生牢记母校的毕业赠言: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教书。虽然工作岗位不理想,但人却不可虚度年华。他全身心地投入到物理教学工作中,千方百计地去培养学生们对物理课的兴趣,很快就做出了成绩。参加工作后的第二个学期,他就担任了学校的理科教研组组长。时年23岁。毕业后的第三年即1960年,他又参加了由北京体育大学钟师统院长、北京体校古奇踪校长(被缪先生视为自己参加工作的领路人,被评为特级教师后还专门写信致谢,惜古先生已作古)等体育名人领衔的体育院校物理课教材的编写工作。

  天下之事物,事皆有理,物皆有理。物理与体育运动本来就有着不解之缘。为了响应当时体育界提出的“前方打仗(指26届世界乒乓球锦标赛),后方提供精神食粮”的号召,缪秉成充分发挥自己的物理专长,积极投入物理原理在体育运动中的应用研究工作。他通过听专业课,发现球类运动轨迹偏离抛物线,是球在平动转动时与气流相互作用的结果,正好与流体力学中的伯努利原理相符。经过深入研究,他先后在上海《科学大众》、《体育报》等报刊杂志上发表有关乒乓球力学、排球发球中的飘球力学原理等专业论文,获得各方一致好评。尽管在体育专科学校中物理并非主课,但他没有辜负物理教师这个光荣称号,他对得起物理教师这个职业。

  俯首甘为孺子牛

  由于院校调整,北京体育学校被并入北京师范学院体育系,原中专教师纷纷调出,缪秉成先生也在其列。没想到他被调往当时西城区最差的98中(现已并入西城外国语学校)。从1964年到1982年,他在这所出了名的差校中一呆就又是18年。

  旧时的北京曾经形成过三大贫民聚集区,即天桥、德胜门外和西直门外。98中就座落在其中之一的西直门地区。学校硬件设施落后,教学条件之差固不必说,其生源质量也足够令人头疼,大多是以最低录取分擦边或以试读生的身份入学,被人称之为“瓜菜代”。附近的半壁街小学最流行的话就是:“不好好学习,早晚是98中的货。”该校学生也曾自编歌谣以自嘲:“98中,大杂中(九十八正好组成个‘杂’字),学生偷萝卜,老师偷大葱。”缪先生将要面临的困难及其发展前景可想而知。

  然而志士之所以成为志士,就在其从不失志。即使身处差校,也不能放弃努力,不能放松自己;既然身为老师,就要对得起学生,对得起家长,更要对得起自己。缪秉成又一次开始了更加艰苦的新的征程。

  或有人言:你一个大学本科生在这样的学校教这样的学生初中物理课,应当毫不费力。但缪先生不这样看,他确信只有不会教的先生,没有教不好的学生,而要想把差生教好,先生就必须付出百倍千倍的努力。

  为此,他遍访名校,聆听名师讲课,如四中王钊、张升老师的课他全听过(以前还听过张子锷老师的课)。为了更多地掌握相关资料,他经常到北京教师进修学院的资料室去备课。为了培养学生对物理课的兴趣,他认真对待每个学生提出的问题,深入到实践中去验证,力争给出物理原理性的正确解答。

  例如:为了回答有关机械加工工艺工差中的“1道”是多少,他亲自到北京第一机床厂去了解;为了帮学生弄清轴承中的滚珠是如何进入轴承套的,他到轴承厂做实地调查;为了讲清为什么电风扇在启动和停转时给人以倒转感觉的频闪效应原理,他又跑到北京电扇厂去亲自证实……

  苦心人,天不负。在缪秉成先生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他的课越讲越好,名气也愈来愈大。他成为西城区第一批物理教研员,是所有教研员中唯一一位来自差校的老师。西城区教研中心专门为他组织了两次公开教学课。与此同时,他还在《中学物理教学研究》、《物理教师》等杂志上发表了不少关于物理教学的论文。渐渐地,北京中等教育界都知道了在98中有这样一位妙语连珠的缪老师。

  从北京体育学校到98中,整整25年,缪秉成先生一直工作在并非有利于物理教师发展的工作环境中,然而他却在不如人意的环境中做出了令人信服的突出成绩。1980年,苏州大学讲师团来京讲学,团中有一位缪先生当年的大学同班同学,在听到他的事迹介绍之后,感慨万千,盛赞他真正是一棵石头缝里长出的苗。

  长风破浪会有时

  缪秉成是棵石头缝里长出的苗,但石头缝毕竟不是禾苗生长的适宜地方。随着缪先生在中学物理教学权威地位逐步树立,很多名校都把眼睛盯住了他,想方设法地要把他挖走。首先是实验中学,但因西城区不同意而未能成行。以后四中刘铁岭校长又带话来邀他加盟,八中也在努力争取。虽然他内心很愿意到四中,但最终还是服从组织分配去了八中。

  1982年至1990年,缪秉成在八中工作8年,担任物理教研组组长,52岁时仍承担三个毕业班的物理课教学任务,此外还教了第一届少儿班,负责教高中物理部分。随着人才流动环境的逐步改善,1990年,在刘秀莹校长的全力支持下,缪秉成先生如愿以偿地调入四中,一直工作到退休为止。

  在四中工作这几年,是缪先生如鱼得水最舒畅的几年。他的教学风格得到了校领导、同事和学生们的一致认同。来四中第一年,他在学生打分评价老师的活动中排名第一,第二年仍为第一。四中还为他的教学科研活动提供了良好条件,使得他能在杂志上大量发表研究论文,数年内发表70余篇。他被评为物理特级教师,事迹被录入新华出版社出版的教学科研成果展论文集中。是北京四中给缪秉成先生的教学生涯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张雪强(65届校友)


 
 

 
 
 
<%@LANGUAGE="JAVASCRIPT" CODEPAGE="936"%> xyjjh_Address
《四中校友》网站网址:http://www.szxy.org
E_mail:szxy@szxy.org
电话:10-66183735 66175566-232
通信地址:北京西城区西皇城根北街甲2号 100034